落园 » 《中国的经济制度》中文版全文整理——张五常在科斯举办的论坛上长达二小时的发言稿|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中国的经济制度》中文版全文整理——张五常在科斯举办的论坛上长达二小时的发言稿

上法经济学课的时候,老师推荐看的发言稿。是著名的经济学家,现在香港大学的张五常先生于2008年夏天(7月)在芝加哥大学举办的科斯自费筹办的“2008 Chicago Conference on China’s Economic Transformation(中国经济改革国际研讨会)”上长达两个小时的发言稿。这里是他本人的中文版,题为《中国的经济制度》。因为较零散,我就整理了一下放在这里了,包含了全部十二部分的内容。张五常据说是唯一一个长达两小时发言的人~

文章链接(Google Doc):http://docs.google.com/Doc?id=df6h7zpv_185hqv8n8sq(因为文章较长,请点进去后再复制~)

PDF版本:中国的经济制度——张五常(PDF)

此外关于这次会议的一些介绍(均为转载):

由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商学院和科斯基金会共同发起的为期5天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30年”国际会议(2008 Chicago Conference on China’s Economic Transformation)。参加会议的代表都是由科斯教授和张五常教授共同商讨邀请,有大师级的经济学家诺思、福格尔、蒙代尔和德姆塞茨等,也有著名的海外华人学者许成钢、黄亚生、杨大利、肖耿等,国内应邀参加会议的经济学家有茅于轼、周其仁、盛洪、史正富、张维迎、张仁寿、马津龙、朱锡庆等,温州市前市长钱兴中先生和部分国内著名企业家王石、李勤、叶正猛、李跃胜等也应邀参加了会议。科斯教授端坐在轮椅上自始至终参加了5天的会议,并亲自致会议的开幕辞和闭幕辞。所有的与会代表都将这次研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国际会议亲切地称为“科斯会议”(Coase’s Conference)。

另外一些,有四位诺贝尔奖聚集一堂:

由新制度经济学创立者科斯发起的“中国经济改革研讨会”日前闭幕,这场有4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参与的国际学术会议将温州列为重要的经济样本,是温州及温州的经济界人士“登上”的最高规格学术研讨会。昨天,刚从美国返回的温籍学者马津龙、张仁寿、企业家李跃胜以他们的现场感受向我们展示了国际顶级学术研讨会的面貌和世界级经济学大师的风采。

  文中出现的部分经济学家

  ●科斯: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福格尔和诺斯: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蒙代尔:欧元之父,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德姆塞茨:产权理论泰斗

  ●张维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盛洪: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许成钢:伦敦经济学院终身教授

  ●周其仁: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茅予轼: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伟人科斯”

  科斯今年98岁,已经是行动不便需要依赖轮椅,但他的思维仍然非常清晰。会议第4天,他邀请上午做过演讲的马津龙和原温州市市长钱兴中共进午餐。钱兴中说:“有机会的话,希望您能够到温州来看看。”老人笑着说:“我要是能支撑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那就是一个奇迹了。”但是,5天的会议里,这位98岁的老人却在现场听完了全部的会议——他是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年纪最大、也是唯一一个听完全部议程的。

  最后一天,科斯作总结发言,当他说到“我即将长眠”时,全场的经济学家都站了起来,热泪盈眶地为他长时间鼓掌。

  “会议即将结束,这时科斯向在场人道别;人生即将结束,这是科斯在向人类道别。他没有子女,但他祝愿后人不再遭受他这一代人所经历的20世纪的苦难。”马津龙这样在他当天的日志上写道。

  科斯生活节俭,他的助手王宁回忆说,十年前他被推荐给科斯与他见面时,这位大师是乘着公交车过来的。当时王宁发现,科斯穿的鞋子相当不错,但是一直过了十年,他还是在穿那双皮鞋。张五常也曾在散文里写过,在参加诺贝尔颁奖的时候,科斯带着一把破旧不堪的雨伞,那把伞他已经用了四十年……

  这一次的会议费用却是由科斯承担的,花费高达数十万美元。他的助手王宁向参会者说明了这个情况之后,许多人在购买机票时,都主动地选择了最便宜的那种。    

其他还感兴趣的可以自行在网上搜索一下,资料还不少。


Comments

  • soros says:

    😐 看看靠谱不


  • Online Up says:

    Great article I will be looking forward to reading more in the future.


  • Haihan says:

    其实我看过张五常的东西我觉得用contract theory里的multi-task P&A模型就能反驳了,地方政府作为一个承担了多任务的agent,只有GDP是可以容易衡量的,而县际竞争又为这种激励机制提供了high power incentive scheme,现在发展中的很多问题,比如污染,房价等等问题其实就和这种体制有关吗?


    • cloudly says:

      我觉得如果单纯从激励角度看,确实是只有GDP是能观测到的信号,或者说事后可以验证的,所以比较容易造成单纯的追求经济增长而忽略发展。但是实际上问题并不仅仅与此,我倒觉得是分配和所有制依旧是大问题,尤其体现在房价上。


  • hat1 says:

    其实和何必和五常计较呢.
    大家都是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