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一别未名十五载 初夏燕园浅浅苔[京城三日之末——北大游记]|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一别未名十五载 初夏燕园浅浅苔[京城三日之末——北大游记]

说实话,这题目起的挺绕的,前半句是从北大东门到西门再到南门出来之后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后半句则是硬按照平仄押韵凑起来的,不算工整(浅浅-千千),凑活着能看吧。

一别未名十五载。这不得不说是今天最深的感触。记得上次看到未名湖,已经是差不多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大概小学一二年级左右,九四九五年的样子。那个时候太小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只记得拉着爸爸妈妈的手,在未名湖畔看到了很多荷花浮萍——恰逢盛夏。没记得其他的什么,隐隐约约印象中有个塔,大概就是那个东南侧的水塔吧。今天刚刚穿过一片树林,看到碧波荡漾的未名湖,霎那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看到那些玩耍的小孩子们,好像看到了十五年前的自己,和爸爸妈妈走在未名湖畔……一别十五载,未名湖没有变,而我却经历了太多太多。

看到未名湖(p.s. 英译居然是the lake of no name,看到陈老师的推荐刹那懵然),突然间想起了一句话“去了欧洲,就知道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童话来了”。放在这里,不妨变作“看到未名,就知道为什么北大有那么多著名的作家了”。前几天或是幸运或是无奈的看到了清华初夏的荷塘月色,尚无此种感慨;常常游荡于济南的诸泉清澈之间,尚不能体会古诗的文人骚客风流潇洒。然而初览未名,却一下子就体会到了那种“写诗的冲动”。大概去年的时候还哀叹过“连年无诗,何以为家?”,可见许久不作,颇感生疏。在未名湖畔,第一次有种非常想写诗,却生怕自己的浅薄文字糟蹋了未名湖的风韵。想不出来怎么去堆砌那些词藻,或许未名,或许北大所承载的沉重的文化积韵,不是三言两语可以简单说清的。站在湖畔,望着波光粼粼,涟漪翩翩,体会到一种自然的沉静厚重和文辞的卑微轻飘,不足道也。

绕着湖畔,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那些三三两两坐在湖边的,大概正是燕园的主人们吧。不像我们这些需要拿着证件登记的,只是匆匆的过客,贪婪的呼吸着浸透着百年文化的空气,匆忙的流连在古老的建筑之中。说起来,北大现在大概正处于一种翻新的状态中吧。从东门进去,看到的是现代化的一栋栋宏伟的建筑,整齐划一却又不失个性,尤以现代的奥运会场馆和宏大的图书馆作为标志。然而顺势向北,穿过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当未名湖展现在眼前的时候,完全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古典风味。沿湖继续向北,大概就是那些古老的建筑们。除了正在施工的一片很大区域,星罗棋布的点缀着燕园各个角落的那些雕梁画栋,婉婉道来的,正是那些尘封已久的岁月。
DSCN3928
一直向北,找到了国内经济学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圣地——中国经济研究所(CCER,话说这几天把那些保研的梦寐以求的地儿都转完了哎,什么五道口、清华经管、人大、光华……)。本以为会是一栋现代的大楼配上周围绿绿的的草坪,然而绕了好几圈才发现,只是一个孤独的坐落在北边的庭院。庭院深深深几许,看到门口的“谢绝访问”,我只能怏怏而归。旁边有座假山,爬上去对着里面拍了一些照片,可惜难窥全貌。也曾想过直接敲门进去,或许汪丁丁姚洋会在,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说,运气好的话汪老师应该还没完全忘记前几天在邮件里跟他聊的那点儿事儿,能施舍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然而或许,CCER对我来说只是用来敬仰的,就算进去了见到汪老师了也没话好说,徒增尴尬,也是不尊重人家时间的表现,遂作罢。

莽莽撞撞的直接向南,拣了一条小路就急穿而行,却没预料到后面的坎坷。好象是一些被废弃的屋子,还有灼烧过的痕迹。乱七八糟的路上有很多东西,只能小心翼翼的踩过去。其实从进了北大之后,一路上快门就没停过。在这种废墟之中,我突然有了拍照的性质,啪啪的几张留下。这时听到有人的声音传来“居然有人站在里面拍照”,确定了一件事儿——正路不远了,也发觉了另一件事儿——这地儿貌似不适合拍照哎。

向西,走到的是红湖。其实这两天在北大清华很感慨的就是有很多水,虽然都是绿绿的没什么源头活水,但是也算是不错的风景。红湖相比于未名,虽然小得多,但是也算是因此获福,没有那么多游人的骚扰。登上校景亭,风景一览,不失美丽。

继续走啊走,没想到走到了西门。其实一看到一堆人的地方,就知道大概是某个景点了。果不其然,正是遍布在各种邮票明信片宣传册上的北大大门。古朴的风格,却掩不住“北京大学”四个烫金大字的傲然。然而相机很不给我面子,没电了。哎,没办法,看到了“畅春园”,先去吃个饭好了(插曲:居然多找我钱了,相当于只花了2块吃了一顿大餐,事后才发现,赚了哎,日后有机会再补上吧)。嘻嘻,连续三天,清华人大北大食堂我都吃过了,饭菜的质量性价比依照我的经验也差不多和这三所大学的排名成正比——莫非吃的好就能发更多论文?幸运的是,吃饱肚子之后,相机神奇的又能开机了,趁机赶紧抓了两张大门的照片,然后它又罢工了。也罢,已经知足了。

又入西门,一路向南,走到了勺园。没想到勺园是个教学楼,前面只是一片花坛而已。用手机草草的拍了两张,然后就投奔到宿舍区的超市和书店了。话说,这三天把清华人大北大的校园超市也都逛完了……很不幸的还是没有找到学长想要的那两本书。三天内我创纪录的把清华北大人大中关村内内外外近二十所大大小小的书店都逛了一遍,还包括人大校内的旧书市场,居然还是没找到那两本书……无语了。

从南门出去,在最后一家书店寻找无果之后,不再执着。后面就是血拼的经历,不再细表。总结一句就是:购物真是女人的天性。此外,信用卡的存在绝对对消费有巨大的刺激作用。京城三日,我纯属贡献内需来的……什么动态规划远期效用然后计算出最优消费路径之类的,我想对于真实的人来说,哪有那么多考虑啊?尤其是现在的八零九零后们,哎,有些事情不得不承认……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