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记得初学此文,恍若已然是初中时代的事情了。时间的流逝,永远是有一点点无情的。有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懊悔,为什么当年没有多背一点古文——或许人就是这个样子吧,书到用时方恨少,当年或许难免逃离贪玩一词。可是,话说回来,倘若童年只是一场背书的记忆,那么又有什么美好值得回味呢?念及于此,这懊悔便也轻了好几分。

人总在成长,而所谓成长一词,或许恰恰包含了痛苦的味道。没有人是舒舒服服就可以得到经验的,要不我们也不会创作“吸取教训”一词了是不是?得到的时候,不免已然失去了了什么。如果人那般贪心,怕是会被“机会成本”一词折磨的死去活来了。既然失去了,必然是还有其他的在等待。故而,说一句不以物喜,却也不过分。

社会的节奏总是在加快的,而这快速的节奏背后,是疲惫的身躯。公园,成为了老人和孩子的天堂,以及年轻人奢侈的梦想——或许我应该把学生排除在外吧,无论如何,他们的日子多少还是比上班族舒服一点的。人们忙碌到,地铁,公车,机场成为了难得的休息的契机。找一个阳光明媚,抑或是细雨绵绵的下午,静静的坐在街边的咖啡馆,散漫的注视着匆忙的人群,成为了一种有点奢侈的享受。奢侈的味道在于,你已然没有权利选择不同天气下不同的活动,只能顺应天气的自然变化,随遇而安。

刚刚下过了一场雨,多多少少阴沉的天气一下子被晴灿灿的阳光打破。巴塞罗那的下午是漫长的,从弯弯的阳光开始,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日头还在云端依依不舍,久久难离。这样的光照下,绿树茵茵的,便有了树下孩子们舒展的欢笑。看着街对面,那群并不能称之为狂欢的孩子,黯然的意识到这已经是不属于自己的狂欢了。抖一抖肩上的背包,难以再多的停留,还要稍稍加紧步伐,或许是一种希望追回刚刚不慎流逝的短暂时光的习惯,却不知道这种习惯什么时候就变成自然了。

然后叹一句,世界总是在转的,不以己悲。顺便收拾一下低落的小情绪,安慰自己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的时光你也曾不知浪费的挥霍过。或许只有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谁也没有办法获得更多。想到这里,便觉得没有什么可悲凉的了,幸福都是一瞬间的事儿,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那么一个或许稍显特殊的瞬间过了,就只成为回忆了。有人的回忆更多苦涩,有的人的回忆更多甜蜜,无非都是自己的选择。谁知道什么时候最后一颗稻草会被压弯,然后就彻彻底底的平等了。或许有的时候还在艳羡,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有时间去回忆中找寻温暖。回想一下自己的回忆,是的,大多是甜蜜的,不过只因为从来没有时间去记住和回忆那些痛苦的日子。若痛,痛在当时,便也就罢了。即便回忆,也只不过是回忆痛苦之后的振作,怕是谁也不想不断的用痛苦折磨自己吧。得到的,失去的,反正来的时候不曾有,走的时候也带不走。人生短短几十年,或许不过是乐在当时的坦然吧。

总觉得风是神奇的,风一吹,云便散了,然后太阳就出来了;风再吹,雨便来了,然后街道就淋湿了。喜欢被雨水浸过的街道,静静的,然后忽然洋溢起烂漫的水花。行人避之不及,然后嘻嘻哈哈的笑着,感叹一声命运的玩笑,便也就罢了。阳光,从来都不是奢侈的;奢侈的,或许是雨水吧,或者是一场细雨过后,稍稍被激荡的灵魂。

有的时候很羡慕那些走过千山万水的人,知道山可以多高,水可以多清,风可以多急。想想那年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该有多么大的气势,才能把千钧的豪放,硬硬的拧成了涓涓细流。每当看到巴塞罗那的海,就在想为什么地中海可以这么宁静——就那么蓝蓝的一片,静静的呆着。海边,大多数季节都是拥挤的,然后看透人们赤裸裸的渴望沙滩的细腻,还有拥抱海水并被其浸泡的心。千山万水,不知见证了多少峰回路转,以及那旁边一颗颗曾经绝望然后颤动的心。还有那山高雾浓,拨不开的云雾缭绕,是谁在试图,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吗?

纵然,日出是不常见的。太阳升起了,便叫做日出了。日出日落,或许再自然平常不过,只是那随之而来的美丽,又有多少时间,曾经耐心的欣赏过?总是懒惰的,然后以忙碌作为最好的借口,遍地,鳞伤,却还不知悔悟。看着窗外静静驶过的列车,有点小小的憎恨玻璃的宁静,隔断了哪怕一点点声音上的联系和共振。这大概是一种喧闹与己无关的感觉,却不是主动的选择宁静,而只是无力进入世界另一边的热闹。玻璃不会试图阻挡阳光,而阳光就那么随意的倾洒下来,照亮了每个角落,却挽不回失去的悲伤。

于是,学学千年前的范仲淹先生,叹一句“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然后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去,心底却还在纠缠着当时的背影是不是足够美丽。却不知,路人根本无暇顾及你的美丽,人家忙碌的脚步从来不会因为你短暂的孤单或狂欢而停止。一阵箫声飘过,不知是谁勾起了,那年那份,“人间难得几回闻”的孤傲⋯⋯


Comments

  • Yihui says:

    这篇作文放在初中高中大概可以得满分吧


  • sparky says:

    文艺是疗伤的甘草吧,阴霾的情绪付诸笔端,原本的不堪和狼狈都优雅美丽很多。很长时间见到的都是学姐理性冷静的文笔,这样的文字是亦智亦情呦


    • cloudly says:

      居然还在关心我的blog,嗯……
      话说,你是内保了么?保的什么方向?还继续与经济学并肩作战么?


  • 书生 says:

    想当年,我能一口气背下全文…………唉,老了啊……


  • merlyle says:

    此刻的宁静,不忍打破⋯⋯


  • gaotao says:

    不知道丽云姐状态上的“21”“20”“18”是何意?是距离离开的时间么?
    生活无非就是体验二字,无论情,景,人,事,我只想把这些体验极大化,多几次到高峰体验,末了忆起时,我想还能一样的快乐。“乐在当时的坦然”吧,我越发觉得我不快乐了都..肿么办


    • cloudly says:

      我就奇怪了,你的评论怎么都被扔到垃圾评论里面……
      那个是倒计时,论文的日子……因为我有点想赶这次的R会议,如果时间来得及并且找的到机票钱的话,可能回去一趟……


  • gaotao says:

    哈!~虽然我这次没时间准备材料~~但是还是要去一趟,陪一个SAS同学去参加R会议~~哈哈哈,到时候可以又见丽云姐了~~


  • gaotao says:

    我就说我的评论丽云姐怎么都忽略了~~让人好生心伤一阵~丽云姐交换个链接如何?我的博客又光荣的复活了,可以开始写写了,话说这确实比SNS网站上写文章来的畅快 😀


  • gaotao says:

    机票钱~这一飞怕是要4000+了吧~~这真不容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