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与R有关的那些趣事儿(北京篇)|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与R有关的那些趣事儿(北京篇)

最近充当了一下传说中的“空中飞人”,哦不,确切的说是“地上跑人”,连续9天,换了3个地方,正好每个地方都是三天……真是过足了一把折腾瘾(这里另有一位给祖国伟大的航空和铁路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折腾强人)。那句有名的话是谁说的来着?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折腾!

好了,我就不废话绕圈子了,不过是分别去北京和上海的两个R会议分会场都凑了凑热闹,充个人场,主要目的是去学习。多好啊,免费的学习机会,真是难得。而且还是可以和各行各业的人之间广泛的接触和交流,怎一个爽字了得!

仗着我曾有过几年(>2)的当记者(无论是文字记者也好、摄影记者也罢)的混饭经验,在这里不写一个长篇累牍的报告怎么对得起两边辛辛苦苦、默默无闻、不求回报、可亲可敬的会议组织者们呢? 按照从小被谆谆教导的记叙文的顺序,自然还是按照记忆中的顺序慢慢理。

首先是5号上午,嗯,华丽丽的决策失误从人大东门进去之后顺着路牌按图索骥找到了那传说中宏伟壮观的“明德楼”。哇塞,真的是很红很壮观啊。结果就在壮观的大楼中迷失了方向,傻傻的在明德主楼里面绕了半天才看到Taiyun屹立在法学楼下的阳光投射的长长背影……好在还有几分钟才开始,那个“提前半小时”签到的要求就被我们这么干脆的无视之了…… 会议开始之后,主席致辞。看到了传说中的Yihui兄的真人——照片,和只在传说中才有的cosplay真人再现——陈堰平主席“神似再现”yihui兄 风采。这个我就不扯远了……大家有兴趣可以参照这里汇总的R会议现场花絮

其实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很多人(当然也顺带感慨了一下北京圈子的广泛和便利,闷在济南才发觉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或者说漂亮点,山野村夫?啊,我是一朵隐居的云~)。依旧按顺序来。

先是在开始前简单的认识了一下Taiyun一行的另外三位青年才俊(其中一位博客见这儿),两天时间大家就混熟了。说真的,看到他们我就特别有一种看到了祖国未来的希望所在之感……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前浪要争取不死在沙滩上啊!后生可畏,加以时日,必成大器。

而后是没想到坐在我旁边的、一袭白衬衣风度翩翩的白面书生就是鼎鼎大名的《我是一只IT小小鸟》的主编——胡江堂。其实这本书我早就知道,但一直没有细细读过,只是在左岸读书那里陆陆续续的看过其中一些很好的文章。其中胡江堂写的那篇个人经历的文章初读时更是有切身的体会。可惜,我怕是要和IT行业擦肩而过了,从一个“当局者”抽身离席,改做“旁观者清”了。没想到的是今天在看COS主站的会议官方网页的时候,一眼瞄到了他的trackback,然后就顺藤摸瓜跑到了他的博客上去。感动的是他居然在博客上也提到我了,刹那间只有一感:受宠若惊。

还有一些敬仰已久的人。来北京前我就一直在陆陆续续的看各位神牛的beamer,除了惊叹还是惊叹,大感自己纯属“班门弄斧”,也罢,就算给大家添点笑料放松一下也好。先后认识了人大的几位英才:左辰(关于此人后文有详述)、关菁菁,这两位是演讲的,而我几乎都在半懵半懂的状态,隔行如隔山啊;范建宁、“邱三郎”(名称来源见这儿)这两位默默奉献的英才让我实在是感动万分。还有重逢的颜林林、丁鹏、刘思喆等等,数不胜数……哦哦,还有特意赶来的上海会场的主席张翔~

听了一天的演讲下来,真的很累,因为知识都是新的,要不断的调用大脑中残存的细胞来反应(估计要是有个散热风扇的话这个时候都快转爆了),而不像是 在学校里面上课,只需要以5分钟一次的频率刷新一下大脑内存中的数据就可以了。真的是难得的机会,接触这么多领域的知识,一下子大大开拓了眼界,受益匪浅!尤其是那些空间计量还有地质分析中的应用,感觉特别有前途。

6号上午安排的我的演讲。说实话,排在左辰和Taiyun这两位英才的后面,我心里着实惴惴不安。一个是布满数学公式的高深的理论、一个是图片遍地的视觉盛宴,当时特别能体会到什么叫做“相形见绌”。我一个不是做统计的人,自己又不怎么喜欢做计量,其实对统计、对R的了解实在是有限的紧。这次来百般无奈之下弄出一个计量和R还有点关系不至于跟大家搭不上话,为了掩饰我统计学的多么差只能临时抱佛脚来之前抽了一个晚上把资料室里面的顶级期刊无论是中文也好E文也罢,搬出来粗粗扫了一遍。其实我也不想粗粗扫的,但是没办法,就我那点知识学的,看看中文的经济学期刊还凑活,看英文的若不是我研究过的东西基本就是出来顶着一个个单词发呆的地步。为了圆满完成“打肿脸充胖子”的任务,我就华丽丽的把所有的跟计量有关的关键词摘了出来,记录了一下他们出现的次数……然后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在beamer上面讲“这个是最前沿的东西”啦!哈哈~然后现场充分发挥临时想象力,扯着扯着就扯出了一堆事先没有准备的段子,逗大家开心。我这来扮小丑娱乐的,也要娱乐的敬业一点嘛,是吧?

这次最深的感触就是“百花齐放”,各个领域来的都有,技术层面的、理论层面的、应用层面的、扩展层面的一应俱全。记得钟其顶老师(做食品标准的)说到他们鉴定葡萄酒的时候,会亲自尝一尝最珍藏的葡萄酒,当时我心里那个羡慕,哦,确切的说是嫉妒啊!后来他居然还垂青我问了我一些经济学方面看待标准的问 题。可惜我才疏学浅,虽然导师是做法经济学的但我造诣有限没能得到真传,只能大致的说了说我们现在对于标准是怎么评价的。脑子里没有相关的文献果然就是不行,说起话来特别白痴根本不像一个经济学专业锻造出炉的学生。不过读文献读多了脑子也就死了,这也是个问题。看来读书读到“忘记”的地步,才是真正融会贯通了。

还有就算我很“拽”的扯了一下“高频数据计量”,自己虽然会用到这个东西但是一时半会连文献都还没看。这不就有人好奇的问起来了,貌似是做金融的,很关心的问我能不能预测股价……其实我想说的是,股价如果能预测了,根据有效市场假说,大家就都赚不了钱了……诚然,这个有效市场假说成不成立还难说,但是股票这玩意儿我真觉得是无法预测的。既然说到计量,我就得扯一扯那点浅薄的计量经济学和时间序列的知识,什么arma, arch之类的先摞上去,免得暴露自己的无知。估计陈老师要是知道我计量学得这么差还敢出去“忽悠”他人,一定对我的评价打个0.1折先。还好,由于不对称信息的存在,他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是写完推荐信以后的事儿了,不会影响啥的,嘿嘿。话说,报告中我还引用了陈老师当年在邮件中教导我的一句话,嘿嘿,未经原作者允许擅自引用了,事后再致歉吧。同时还引了欣欣姐那篇经典的经济研究论文,等到从上海回来后,再向他们一一解释、致歉好了。

然后丁鹏问起来我那个beamer中搜罗的DAG,也就是所谓的“有向无环图”。要知道我花了一个晚上就扫了十几本期刊的文章,哪里记得住哪篇具体再讲些啥啊。不过这东西貌似很火,也很有用,尤其是做因果分析。不知道能不能够借鉴一下做点文章。

哦,还得顺便说说左辰。早在去之前瞻仰了一下他的Beamer就觉得这人简直是神(我当时给Taiyun说我就不用去丢人现眼了),去了之后有幸一起吃了顿午饭更是敬仰之情哗哗的流淌~人大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接触的一个个人大的青年才俊都是让人只能抬头仰望的。一个本科生,能把理论应用起来,写一些东西,真的很不简单,各位可以移步这里这里或者其老窝这里敬仰。我就不说了,看完之后我觉得我是幼儿园的……哇哇,能亲自瞻仰如此神牛真貌,还能攀谈几句,纯属荣幸。泪~!

曲终人散之后,我们几个漫步在人大的校园里,谈笑风生。话说大家最后总结出来一个结论,那就是很多机缘巧合最终凑到一起,都和Yihui兄有关。他就像一个HUB,把大家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当然对我来说,还有Taiyun这样的伯乐,否则我也永远不会碰触到R,更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故事。更感慨的是,人大统计学院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来让大家天南地北的聚在一起,交流、切磋、学习,作为一个本科生,真的很知足了。(再插曲:刚讲完下来就有几个同学 来问我GMM,然后我就大致说了一些参考资料。一开口就叫了我一句“学姐”,我也没觉得怎么;但是很囧的是,末了她们问了一句“您现在是硕还是博”,我就很无奈的愣了一下,低声语“我现在大四……”估计她们觉得那声学姐叫的很亏。这还没完,接下来一个老师级别的人走过来,张口就说“陈老师,那个……”我一 下子又傻了,急忙打算他解释道“我不是老师,我现在大四”……总之一天之内无奈了N次,早知道就在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加上“我是经济学院经济系大四的学 生”了。拜托,偶的身份证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出生日期:1988年X月X日”,偶还有大好的青春呢,这么被叫的都觉得自己瞬间跨越了一个时代 W$%#&#)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