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以色列:充满冒险的旅行|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以色列:充满冒险的旅行

以色列。耶路撒冷。特拉维夫。

以前这三个词总是远远的存在于我的词汇库里面。对于他们代表什么一点概念都没有。上一次说到以色列还是读书的时候,有一个summer school在以色列,管吃管住,于是各种心花荡漾。结局自然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次终于成行。期间各种波折,比如护照被扣了一个月,比如延长行程,比如开始疯狂恶补关于这个国家的知识。犹太人、天主教、基督教、耶路撒冷、穆斯林,很多很多都是模模糊糊的概念。然而真正经历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转机、落地的那一刹那、吹着潮湿温暖海风的那一刹那,突然间有种梦想落地的感觉。以色列。

一呆呆了两周,这个时候分外感谢我的公司。以色列这边的同事特别热情,把我们放在最好的海滩上、早晨醒来就可以去沙滩悠悠然然的散步。对着海风吃早餐,对着海风看落日。实在是不能在浪漫了。

记录一些我意料之外的发现:

  • 特拉维夫(Tel Aviv)和耶路撒冷(Jerusalem)非常的不一样。特拉维夫的狂欢始于半夜,凌晨两三点整个海滩上还都是人,还有很多小孩子开心的玩耍。整个城市好像不需要睡觉一样,早晨六点醒来海滩就开始熙熙攘攘。
  • 这边的饮食非常健康,人们吃好多好多蔬菜,也有肉,也有鱼。最让我意外的是早餐也有鱼,而且不仅仅是烟熏三文鱼,还有一种柠檬腌过的鱼片。开始我还是拒绝的,后面好奇心害死猫吃了一口,惊为天人,再也控制不住,于是每天的早餐从鱼片开始。
  • Shalom and Shabbat Shalom. 意思是你好和周六好。因为周六是以色列的安息日,所以一切都归于平静了,连饭店都不怎么开门。

其他的各位移步到英文博客去看吧....我实在是懒得翻译+搬图片了。

http://blog.cloudlychen.net/israel-full-of-adventures/

随手抄一段:

在以色列东北和叙利亚交界的地方有个湖泊叫太巴列湖(galilee sea),也叫加利利海,湖的东岸就是著名的戈兰高地。1989年,因为太巴列湖水位下降,在它西南岸的奥哈罗 (Ohalo)出露了一个史前遗址。不过,以色列的考古人员对这个遗址只做了初步发掘,太巴列湖的水位就重新上升,又把它淹没了。直到1999年湖面再次 萎缩,新一轮的发掘才得以重新进行。也许正是因为湖水的长期保护,奥哈罗遗址中幸运地保存了大量植物遗存。经过鉴定,其中的谷物籽粒绝大多数都是野大麦; 野小麦的数目非常少,即使加上和小麦属近缘的山羊草属植物的籽粒,总数也不到野大麦的四分之一[ 4]。遗址中还发现了石磨,在它表面甚至还黏附着一些淀粉颗粒,说明它至少有一个用途是把野生谷物磨成粉。经过测年,人们发现奥哈罗遗址是大约1.9万年 前形成的,可见当“新月沃地”的社会还处在狩猎–采集阶段时,对一些人群来说,野大麦恐怕才是他们最主要的粮食。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