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何言假期|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何言假期

准确的说,我现在是处于复活节假期中,传说中的“春假”……但是,一点点都没有放假的感觉。虽说不用上课了,但是还是有好多事情要做。刚刚忙活了两天搞定了下个月初要做的presentation和referee report——话说这东西,老师挑一篇已然可以在QJE发表的文章让我来写这个report,痛苦的我啊。整个过程我觉得几乎找不出来他们的什么漏洞,受益更多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着一种“批判性阅读”的态度,要一点点深究每一个细节。可怜我还摊上了一篇六十多页的文章,一段段的读啊读啊,嗯啊,然后还得调回来看看big picture是啥,最后洋洋洒洒的总结了一番还帮他们画了好多图以用在presentation上。总而言之,我觉得做slides的时候我就是一个salesman,想着怎么帮他们卖的更好一点;写report的时候又成了批评家,要小心翼翼的来探究每一点到底是不是合情合理,不停的在google scholar里面搜相关文献(因为我实在是对相关文献不熟悉啊,经济史……挖坟啊挖坟)。于是乎,一鼓捣就鼓捣了两天,呃。

然后看看todo list上面,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继续改paper(话说Frank兄耐心真好唉,都没有催过我。我是各种慵懒啊!),然后说好要重新拾起来的小册子,还有眼瞅着就要开始写毕业论文了。嗯,我还很野心勃勃的打算写一篇完整的论文。完整means“有模型,有数据,有结果”,汗。这个freamwork列出来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可能嘛!”,直接先把自己怀疑了一遍。上学期很讽刺的高宏考得特别好(有点好的没天理,对照我以前的破烂高宏基础和周围人之强悍),development却一塌糊涂(本来还蛮自信的,呃……),搞得我都没啥信心做实证的东西了。好久没碰微观了,现在又重新把高微拾起来了——准确的说是应用那块,IO。这学期一方面很爽,只有两门课——高微II和经济史(我彻底对宏观无奈了,RBC啊RBC,算了吧还是),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整天琢磨着怎么写论文。话说,听同学说urban economics讲的很有意思,牵扯到spatial econometrics,还得有空去蹭蹭课……呃。

另一方面也有一点好消息,前段时间奄奄一息的薄荷终于又恢复生机了。真不知道是巴塞的阳光太灿烂水分蒸发太多,还是它本来就很吃水。嗯,反正总而言之就是我前段时间太懒了,总忘记浇水,弄得人家半死不活的。现在终于每天记得浇一次水,就又见到从枯枝残液中萌发的绿色了。勃勃的生机让人觉得日子还是蛮有希望的,尤其是对着电脑发呆的时候。看一眼窗外绿色的薄荷,嗯,稍稍振作一些吧。

话说,我好想是把pasta做到了一定水准了,难吃的我自己也不想碰了。每次做的时候总是想做一锅省事儿,结果做完了连自己都不想吃,就放在那里直到坏了然后就有理由倒掉了。我还是吃米饭吧,米饭啊,炒米饭啊,这个死循环看来是难以跳出来了。越来越少做各种fancy的菜了,很久都没有正儿八经做中餐了,懒就一个字啊。

算算在巴塞也呆不了几个月了,七月就要闪人了。不知还有什么记忆,值得在这短短的两个月中创造和留存。或许记得的,只是怎么重新找回忙碌的感觉吧,在大四下半学期悠闲了近半年后。总而言之,我就是个忙碌的命,命中注定的,改不了的。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