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再谈网络成瘾|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再谈网络成瘾

觉得自己曾经在这个问题上和别人探讨过许多次,不知道有没有写过文章来说说。但是因为观点在脑中着实已算不上新鲜,故而用“再”这个词来强迫自己弄出点新鲜的观点来。

之所以在浸透了很多日经济学思想之后来写这么一个更近似于社会观察的题目,主要是因为昨天看了《大众软件》一篇很平实的文章(链接为文章目录,现无电子版文章)。多多少少的,有些想说的话。

为了和“网络成瘾人群”拉近一点距离感,我还是在罗罗嗦嗦的说一下我的网游经历吧。

我可能是我们那一代人(站在八十年代尾巴上的)最早接触电脑的一批之一,从286到386到586一直到后来的Windows95,那都是我在上初中前的记忆。在很早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网络游戏玩,更多的是一种近似于现在“网页游戏”的MUD模式。当时比较流行的是“归谷”(盛大的前身)和“第九城市”。(说起来也有趣,现在这两家成为了网友行业内最大的领头羊)

然后我成为了最早接触“石器时代”的那一批玩家。可以说,石器时代仍然是我现在心中最美好的回忆。那还是石器时代1.0的时候,玩家大都是高校学生和网吧老板(因为上网成本太高),而且素质和现在的这两种人群不能同日而语。我是有幸混在那个圈子里面的少数例外,但是当时的环境却让我感受到最为优良的感觉。

记得当时我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每天都在玩,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打怪、升级。因为那个时候外挂的盛行,大家往往都是找到一个地儿就开始聊天了。这个也是很爽的感觉。那个时候,装备也是很重要的,多多少少也牵扯一些现金交易。但是远远没有现在这种发达的程度,更没听说谁家的是专业Farmer。

后来是“传奇”在整个校园的风靡。这也是当初大多数人接触网络游戏的先端。但是当我稍稍接触传奇之后,就再也不感兴趣了。劣质的画面,无聊的打怪,蹩脚的操作……一切都跟石器的没法比。所以很快的,就离开了那个混乱的世界。

后来陆陆续续的有玩过一些游戏的公测,但大都浅尝辄止。一是没有时间长久的耗在一个东西上面,二是对玩家群体素质的失望,三是同质性的制作已经失去吸引力。就这样,我成功而幸运的离开了网络游戏世界。虽然现在有的时候还是会和三五好友在QQ或者联众打打休闲游戏,但大都逢场作戏,大家也并不那么计较什么得失,也不会刻意的约时间消耗了。

记得大概是高中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网络成瘾——虽然以前也经常和一个有“网络成瘾”倾向的好朋友谈论这个话题。但是我从来只认为这是个例,没想到会影响这么多人。后来还百无聊赖的去听了所谓的“戒网瘾专家”陶XX的讲座(因为是免费的赠票而当时班里没有人去),然后中途实在是对他嗤之以鼻到一定程度索性退场去隔壁省府的珍珠泉看风景去了。后来陆陆续续的在《大众软件》上看到许多报道,才稍稍感觉这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从我的角度看来,网络成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责任心而拥有大量自由支配的时间。因为据我了解,网络成瘾不仅仅表现于青少年,很多中年人也会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一方面他们出于的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就算开始不是,但是当你在虚拟世界生活一段时间后会多多少少的不适应现实生活);另一方面则是他们没有现实的“温饱压力”。然后又没有一项东西足够引起他们的兴趣,来全神贯注的生活。(从这个角度说,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不看电视剧却也能在网上待这么长的时间”。答案其实很简单,我们对互联网的用途不同。理解也不同。)

很巧的是,前段时间邻居家叔叔来了一个“网络成瘾”的侄子。由于我不常在家里住,并没有很深的和他接触。但是从我爸爸的口中,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他的情况。(其实我爸是拿现实中的悲惨来教育我,但是在我看来却有些多余了,因为我感觉我对网络的理解和认识已经早早的超越了娱乐的境界)从他的情况来看,很典型的“好学生——玩游戏上瘾——逃课不及格——父母百般最后无计可施——送给别人看管”。这也是很多相似的案例共同路线。我想说的是,一个孩子的成长决不简简单单的是知识的教育。虽然现在说“思想品德”的教育有一些过于表面化色彩,但是正是因为思想和道德观、价值观的建立不够健全,所以让很多人迷失在成长的道路上。很多人只是简单的为了读书而读书,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只是知道读书可以换来好成绩,好成绩可以让父母增光,可以带来物质奖励。我只能说,这样是一种完全的缺乏价值评估的体现。换言之,某些人认为“应该让孩子从小受点苦”然后“知道读书机会的来之不易”是很有道理的。我现在就深深感觉到自己读书机会的珍贵,尤其是在面对一年之后的就业or深造的选择之时。能多学一点东西,从最最根本的角度来说,是以后不会饿到自己的保证。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所说的一般肤浅。上文中那位曾经和我“争辩不知多少次他不是沉迷游戏”的好朋友,就是一位极其具有抱负、责任感和聪明大脑的人。但是有的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幸好他没有放弃高考,而且在一所重点大学中找到了自己应该从事的事情。这在我看来的确是依赖几分运气的。不知这位好友看了之后有何感想。我只能从我自己的观察来得出这种结论,或许又要被批判“自以为是”了。

网络成瘾并非无药可救,这是必须确立的一个观点。重要的是,必须让那个人知道他要干什么,并且让他认为自己“确实是必须要做”的。也就是说,要通过有效的沟通调动自身的主动性。然后,就是用有效的机制来约束他的行为——确定惩罚的方式和时机。在我看来,有效地惩罚是触动其“条件反射”的最好办法。但是如何有效,或许心理的惩罚会比身体更为深刻而持久一些。

当然我这里只是简单的用“有效”来说,有些多多少少的笼统。这不是因为我只是在说一种理论,我并没有学习过心理学,而是确实必须因人而异。

至少在我看来,我现在可以充分的了解网络成瘾的心理状况并且能一定程度的“对症下药”了,前提是这个人和我有着相似的经历。很多我不曾经历过的事情我无法身临其境的感受心情,自然无法与之产生共鸣,效果可能就要差很多。但是如果找一个经历相似的,但是结果完全不同的来沟通,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当然,我是反对药物治疗的,更反对监狱或者体力惩罚的。心灵的感受必须通过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的建来来改善,而不简简单单的只是一个外力作用的强迫过程。但是现在看来,太多的父母太过于主观的判断自己的孩子,以至于他们缺乏有效的沟通,让问题进一步恶化。这也是我们最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最后想给同龄人说一下,也就是现在大学的学生。网络绝对是应该好好利用和学习的,它会给你带来无尽的便利和收获。娱乐是我们必须的,但是不要过度的娱乐。能控制自己的人,才是将来得以存活的人。所以,从自身实际出发,找到一个明确的目标和方向——能够实践自身的价值的方向,然后孜孜不断的努力就可以了。在这样的压力和动力下,我不认为网络游戏还会有什么强烈的吸引力——它只是和篮球、跳舞一样的一种娱乐手段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