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博客的话语权|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博客的话语权

题记

我写博客可以称得上随意,基本都是自己再用什么才会去关注什么,然后顺带的去写点东西。因而,前段时间一直在忙活的学业,博客上大量充斥的就是此类的东西。不知道读者们怎么看,我是觉得博客的可读性降低了,毕竟我的立意是“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而不是一个经济学知识普及网站或者观点交流的地方。

昨天一位朋友提及我以前写的一篇文章,我自己回头好好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现在写的东西和原来几乎迥异——才半年多的时间啊!所以,沉淀的应该更多才是。对于互联网产业,无论是并购案还是google苹果相互持股案,我都没有太多的感触了——不知道是看透本质的麻木还是对于网路上新闻的沉静。Cnbeta已经只是扫扫标题了,不至于成为火星来客就可以了。但是今天要说的,关于“话语权”,则是离开济南那段没有网络的时间发生的一些事儿的感触。

中文博客的窘境

不知道多少人了解中国国内博客的现状,我想新浪搜狐QQ空间之流还是应该暂时从下文中所说的博客中去除,因为很多人在那里并不是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更多的只是一种记录生活的方式——类似于电子日记?所以,话语权对他们来说可能并没有太多的意义。然而大洋彼岸的美国,则是博客占据舆论半边天空的时代。相比而言,国内的这些独立博客的作者就更显得楚楚可怜了。虽然有Wordpress这种便利的武器可以很快地搭建一个舆论平台,但是坚持原创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很多网站只是随便的采集一些东西然后期待点击广告的流量。 或许大家都公认的一个事实是,独立博客是赔钱的,纯属个人爱好。

因而,在这样的情景下,大众对于博客的舆论功效认识不足是显而易见的。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市场上,对于普通读者来说“选择成本”实在是太高,鉴别信息价值的难度更是让人望而生畏(没有一两年的浸淫,没有长久的关注,实在是难以分辨)。况且,国内的言论管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博客作者也因此懒的去触动警戒线,在这种共同的作用下大家自愿或者被迫无奈的放弃了博客的话语权。或许从经济学角度,我们可以简单的看作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但是实际上的悲苦辛酸,又岂是一个高度抽象冷冰冰的经济模型所能一言以蔽之的?博客作者的众多无奈,到最后大家都只是一种出于理想化的坚持。在这个copy+paste的时代,简单的ctrl+c/v就可以毫不留情的复制所有的东西,实在是让坚持原创的人们心寒。这是技术进步的福音(从某种程度上,这是正外部性——一个东西对于周围环境有益的影响——最大发挥的途径),还是对于凸现了对私有产权脆弱保护的不堪一击。

坚持的意义

回到最初的题目。起因就是我的一位朋友,很著名的中文博客作者Jason Ng,由于不满淘宝卖家的服务态度,给了差评之后的一番风波。可以说,很幸运的是,有象我这位朋友一般的人会去在乎、会去站出来维权。而且,他有一个读众广泛颇具影响力的博客——这就足够了。在原文被Cnbeta全文转载之后,网上掀起了好一阵子讨论——这也印证了淘宝存在问题已久、民愤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虽然我并不是特别赞同他文中一些有点武断和偏激的说法,但是就自身的经验来说,在淘宝确实也是吃了好几次亏到现在才能从容不迫的去买到质优价廉的东西——但是不得不承认,选择和鉴别的成本实在是太高。

这位朋友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打一些文字,发到自己的博客上,让人真真切切的体会到独立博客的力量。这不是在新浪那种媒体编辑手中炒作起来的,也一不是某些所谓“草根”的噱头。很平实的力量,却让众多的博客作者感到振奋。一件很小的事情,却足以彰显独立博客的力量。很喜欢那个朋友写在结尾的那句话:要知道,得罪一个拥有博客的人是有代价的。

因而,我想很多写博客的人,尤其是在博客有着很大的访问量和影响力的时候,都深深地感到了自己的责任感。我现在写博客已经不如以往那般随意,除了读书笔记这种东西有很强的主观想法和随意性,其他的文章大都是经历了一番沉思之后才会动笔写成的。毕竟要考虑到的东西太多太多,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博客可以承载的。

漫漫长路上的话语权

前面的文字在话语权这个问题上显得有些过于悲观了,其实也并不是这般严重的。毕竟随着时间的进步,我们会找到更好的方式去捍卫自己的版权和话语权。相信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毕竟社会还是在不断进步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增长,还有道德等等一系列足以约束人们行为思想的东西。故而,这并不是一个过于遥远的梦想。

一路走过来,从校刊到电视台到网络媒体,从编辑到记者到策划,我有时戏称自己把所有的舆论平台都做过了。诚然,有很多东西还是我浅薄的经历中所没有接触到的,毕竟在学校这棵大树下还是好乘凉的。或许,只能说是直觉,博客必然是网络发展多元化的舆论产物。在这个追求自由的时代,我想越来越多的人会不甘于某些机械的控制。

政治学上常说,国家是暴力机器。可是,毕竟它暴力的权利正是我们每个人赋予的,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或许在公众的选择中,有些东西始终是不可或缺的。话说,谁会为自由呐喊?


Comments

  • Christian says:

    :mrgreen: :mrgreen: 是不是沙发啊。


  • Nan.Xiao says:

    “自从我辈成人以来,所见到的一切全是颠倒着的。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既然精神原子弹在一颗又一颗地炸着,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但我辈现在开始说话,以前说过的一切和我们都无关系 —— 总而言之,是个一刀两断的意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 王小波生前最后一封电子邮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