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土山湾拔草与古文|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土山湾拔草与古文

终于把心里这根草拔掉了~在moore童鞋提及那么久之后,我终于把念想转变为了行动力,遵循王守仁同志“知行合一”的思想,辗转了几趟地铁。在一个周日的下午,在工作人员即将关闭大门谢客的时候,我就堂而皇之的闯了进去。

第一份惊喜是一本护照。原来除了世博护照之外,还有这么多,上海这么喜欢搞这套东西啊。然后长长的一串名单,对我这种人最有效了,逐个的拔草吧拔草吧。

2011122711145442ba

土山湾特殊之处在于它是中西文化碰撞、融合的历史痕迹。在上海,在徐家汇,当中西方文明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土山湾忠实的记录了这一切。绘画、雕刻、建筑艺术等等,都有着东方文化的烙印和西方风格的痕迹。再念及其民国时期的大历史背景,一曲婉转而悠扬的文化交融曲就此鸣响。

博物馆不大,但是没想到我逛了好长时间,很多东西多少确实觉得新奇。很专业、很精致的博物馆。

然后最近一直在读《明朝的那些事儿》,貌似这套书风靡了也有些时日了。我总是这么落后……谁让我原来以为他是戏说历史呢,就没想读。后来在一位朋友的大荐之下,觉得再不读点历史就枉为华夏儿女龙的传人,于是乎赶紧的开始努力读书了。这套书确实好长,7卷啊,我真佩服这个作者可以这么孜孜不倦的把明朝的历史一点点用白话语言、符合现在表述习惯的方式展现给大家,而且其材料组织罗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很少有“断”的感觉,很连贯(也造成了我一读起来就停不下,废寝忘食的状态肯定是有的,跟当年一口气读三国的状态有的一拼)。现在读到了万历,联想起去年春天读《万历十五年》的情景,好熟悉的陌生。

初中的时候在语文老师(影响我很大的老师之一,要不我肯定跟文艺青年八杆子也打不着了)的鼓励下,读了很多古文,后来不自量力的死在了《资治通鉴》下——真不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应该翻开的书。而后就中断了古文的阅读,转到华丽的诗词去了。类似的故事还有大四的时候我雄心壮志的要继续打牢统计学基础,直到搬回家一本陈希孺的《高等数理统计学》,在反复翻看前几章无果之后,我彻底死心了……

这两段经历的不同之处在于,不读古文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除了别人海侃的时候插不上嘴,少个卖弄的机会罢了。而不学高等数理统计,那就是跟我自己的本专业过不去啊。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计量尽是渐进论。所以今天看到yixuan童鞋感慨大样本理论的时候,顿时心里一抽,俺这个从没正儿八经学过测度论和极限定理的人,也居然从计量经济学的课程上存活了,各种侥幸后怕……话说俺们当年,就是对着一本Hamilton的《时间序列分析》中大概第4~5章的渐进理论推导,生生的活下来的。计量里面那么多plim,说到底也就是那么几个定理,转来转去居然一致性就出来了,现在想想当年真的不知道怎么对着满眼的“asymptotic”活下来的。这样无知者无畏的好处就是,现在看algorithm,一上来就是各种asymptotic性质,可是心里很有底的可以说“不怕不怕啦”,都是骗人的纸老虎,纵然知道自己的对于渐进理论的理解还真的很有限……

跑题再跑回来。现在心里真的有一些特别的“惶恐”,不读书真的觉得有种比不过“吴下阿蒙”的感觉。在我一直奉行的“偏见源于无知”的背后,也要“知行合一”的去“退而结网”,不能总临渊羡鱼啊。从我的角度来说,为了说服别人,我更倾向于沿着别人习惯的逻辑走下去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把自己的逻辑和成见强行的加在别人身上吧。于是,要学习的东西真的太多了,根本不知道很多圈子里人们的规则是怎么玩的。念及于此,总为自己的无知觉得惶恐,惴惴不安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
插曲: 最近如Yihui兄所说,COS的小宇宙持续不断的爆发——当然这跟R最近在学界和业界都很火热(估计是有一大批学界的人毕业去了业界了吧)有很大关系。先是和松鼠会的联合(大赞taiyunyihan的辛勤劳动啊 p.s. 这丫头的网站地址我居然找不到了~sigh),然后我这样在魔都嗷嗷待哺的人终于也盼来了一丝曙光,TopGeek伸出了橄榄枝~ 神马热闹之类的,伦家最稀饭啦~ Hoho,又有的玩咯!


Comments

  • moore says:

    同学,你串词了,从王守仁到土山湾,后面又是测度论又是时间序列的,最后还来了段TopGeek 。 真可谓“乱花渐欲眯人眼,又是一年好时节”。 


    • Liyun says:

      我这是流水帐也要写出点水平嘛~ 土山湾 -> 历史 -> 古文 -> 数理统计 -> 计量经济学,线索很清晰嘛。最后的我也标明了是跑题了,其实也不算,重点是我现在的无聊的无所事事的状态,要不也不会有时间去玩博物馆去读历史……

      话说,点名还真管用啊,嘻嘻。


    • moore says:

      告诉你个窍门,百试不爽。

      一般叙事的时候,要假装作者是不知道的,通过叙事中故事中人说出来,这样藏锋,比如王守仁一段,你可以假装让文字中的moore说出来,咔咔咔咔,yixuan 感慨的那段还不够深刻,要多花些文字上面,这样

      等读者读懂了,也就懂了。


    • moore says:

      看看,我还是串词了。我本要说的是如其断其十指,不如断其一趾。

      每次只说一个话题,光土山万湾和历史就够写了,不要跨领域串乱了,要厚重,要不惜笔墨上面,形成一篇主旨明确的文字,可以被别人引用来引用去。


    • Liyun says:

      哈哈,我这不是难得有时间写日志嘛,索性一股脑写完。换句话说,就是我蛮自私的,写blog更多是为了“让自己舒服”而不是“让读者贴心”。也许太过随性了吧。


  • cloud_wei says:

    你漏了Mango二佬啦

    此外 http://yihanxu.com/


  • gaotao says:

    读《明朝那些事》我就和中毒一般,待我再读第二遍。。最近被太云骗去读古龙小说,也快中毒了~~


    • Liyun says:

      每当想到我就快读完了,心里就无比的爽快。真心长啊!

      好在古龙的小说大学的时候就被祸害过了,争取若干年后达到百毒不侵才好。


  • ypchen says:

    我们上次从松鼠会的活动出来以后去北大西门的畅春园食街吃饭 路上还看见了一家叫“依云轩”的馆子 曾经老谢说开公司的话 公司名称可以叫“熹云轩” 我看叫“益云轩”也不错


  • ypchen says:

    土山湾这地方以后还有吗?我过段时间还应该会去上海,每次我都住在徐家汇衡山路,离那里不远吧。


  • ypchen says:

    对啊 那里就像北京的后海 新天地也去过 舞池好小 跟三里屯工体的night club比差太多 可能我没去对地方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