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孤单的狂欢|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孤单的狂欢

[注:本文写得颇为偏激,请戴着有色眼镜自动过滤过激字眼,不胜感激!]

记得很久之前,有句歌词似的东西,写的很好: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忘记了来源是哪里,但是此时此刻,凌晨三点,我却难以入眠。而这一切,只有一个原因:兴奋,为了一个reseach idea的兴奋。此时此刻,正是我孤单的狂欢。

我真的怀念,三年之前,与经济学相逢的那个瞬间。那个时候,当乔岳老师翻开范里安中级微观课本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而且一无所知的小女孩,被牵着手领进了当代经济学的宏伟殿堂似的。直到此时此刻,依旧怀念那种慢慢迷恋上经济学的感觉。如果要我在facebook上填relationship status,恐怕我会在in relationship with 那一栏上毫不犹豫的填上economics,然后在is后面,填上 very deep。是的,经济学是一个让人沉迷的难以自拔的情人。每一次打开课本,都像是与经济学的开怀拥抱;而那一篇篇文章,好象是经济学在娓娓诉说自己的故事。如果经济学是一个人,那么有一个很好的词儿来形容:有故事的人。不仅仅有故事,而且有很多很多故事,说不尽、道不完。每次逢到经济学,就像一个作家看到了一个素材宝库一般,前面有无尽的探索在等待。每每念及于此,更感叹世间怎么会有经济学这般的完美情人——时时刻刻保持新鲜感,让你永远不会厌倦的情人。纵然,我深切的知道,经济学永远不是我一个人的情人,而是一个大众情人。然而,大众情人的魅力正在于我可以深深迷恋,迷恋到一点都不介意别人和我一起迷恋,而且难以自拔。

纵然,经济学也曾伤害过我。时而,他向我展示高傲的一面——在去年春天收集齐了所有的据信的时刻。那个时候,我才深深的感觉到经济学的高不可攀——是不是继续追求成为了当时的艰难抉择。然而当我心底的呼声告诉我follow my heart的时候,一切的顾虑都在瞬间烟消云散了。回头去看,我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放弃追求,于是才有机会看到另一番境界。经济学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人纵然知道前面荆棘遍布,会弄得遍体鳞伤,却还是义无反顾。尤其是当一个research idea闪耀在面前的时候,什么金钱、名利、分数,套句颇为俗气的话,都化为浮云了。其实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可以这么passionate的时候,答案很简单,因为爱。因为爱,不会在意什么伤害;因为爱,不会计较付出与失去。

爱永远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一旦陷进去,有的时候就很难自拔。有的时候偏执会让人发狂,理智逐渐消失。曾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我不敢去质疑经济学:对那些经典假设一点都不敢多想,仿佛就像是很害怕看到一座华丽的高楼大厦轰然倒下的瞬间一样,承受不起。后来,才知道经济学根本没有那么脆弱。毕竟这是前人一砖一瓦一点点盖起来的,而不是一夜速成,自然有自己坚持的理由。在那段时间,还不能忍受的是别人对经济学的批判,伴随的是自己对经济学多多少少的盲目崇拜——这种感觉,绝对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都好。然而当时过境迁,当最外表那层华丽的面纱渐渐褪下,没有失望,却找回了更多理智。没有批判的看问题是盲目的,盲目的判断又有几分价值?回归理智,淡然地看待问题,然后发现原来当爱的火焰渐渐趋于平静,反而更看到更为核心的美丽。是的,美丽依旧。

我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爱经济学的,因为爱这个字眼太过于感性,“科学”的味道太少。只是很不幸,几个月前亲身印证了一句话叫做“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去年冬天,当最终决定放弃申请Econ Ph.D的时候,狠狠的痛哭了一场。当时完完全全放纵了自己,努力的寻找心底的呼声。然后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至今让人刻骨铭心。那时那刻,我终于知道自己陷的有多深。纵然已经决定的事我会一直坚持,短期之内不会读Econ Ph.D了——相应的,我决定走出象牙塔,去外面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经济学,或许会有更多的发现。只是在这残存的几个月中,爱却变得愈发浓烈。终于渐渐的找回触觉,找回那种intuition oriented reseach idea迸发的感觉。沉醉,当此时此刻,脑中兴奋的细胞赶走所有睡意和刚喝掉的那杯红酒的催眠作用,我的神经已经完全被经济学主导。

我不知道当明天一觉睡起来,再看到这篇blog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一样的疯狂。只是当所有思绪像泉涌一般的奋力喷薄之时,感情又如何不加以宣泄?有多少人活了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的,都不知道自己所爱究竟为何。在现在这个年纪,能逢到自己的挚爱,是不是一种天大的幸运。然而,当一切淹没在慢慢人海中,个人的渺小又让人感叹命运的无情。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抒发自己的感情了,太多的时候学会了平衡和压抑,反而多少有点自我迷失。正因如此,此时此刻的酣畅淋漓,才让人更加享受。思想的脉搏,永远不会因肉体的束缚而停止。最后让我用另一句感人至深的话结尾吧:即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至少你还有思想的自由。至少相比于集中营内的那些前辈,我幸运的多的多。


Comments

  • Frank says:

    As always, the struggle of love and hatred. You can try to write a romance novel.


  • googya says:

    有这样的体验才算是精彩,我很久没有像你这样兴奋过。为你高兴。。。。。


  • Carol says:

    也许这就是成长吧。和经济学的柏拉图之爱能持续多久呢?这是否意味着以后经济学的文章会越来越少呢?

    BTW,开头那句话源自阿桑的一首歌。


  • merlyle says:

    恭喜你~

    "所有的据信的时刻",错别字⋯⋯


  • dadac123 says:

    看到这篇文章不禁思绪涌动,想到了好多。
    与你相反,我是不得不半路转而学经济学、金融学的人,可是我内心真正喜欢的确是玩乐队以及计算机。
    这件事情一直都让我觉得很痛苦,我在努力让自己爱上经济学,可是我内心深深觉得无法割舍的却是音乐、计算机,我无法否认我内心的感觉,它们就像不定时的炸弹一样随时要爆炸开来。

    当然,经过自己的不断尝试,还有很重要的碰到了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老师,终于让我开始慢慢对经济学有些感觉了,有时候也会冒出很来瘾的感觉。克是我总觉得对我来说这更多的是源于好奇而不是发自内心的深爱。
    看你的这篇文时,也让我重新对经济学的魅力有了更深的感触。
    只是对我来说,看你的这篇文时,我脑袋里浮现的对象很多时候并不是经济学,那是我心底里更喜欢的着的却又不得不压抑下去的感情。

    你的感情很有感染力,而且,我也觉得深深喜欢着一样东西的时候,是那样的动人。也重新提醒了我,我心中真正喜欢的东西,既然如此难以遇到,死撑也要撑下去啊。
    我想一边完成学业的同时,一边要把我曾深深喜欢的东西重新融入我的生活。

    越写越乱了,就此打住。以后打算多来你的blog看看。祝好!


    • cloudly says:

      很开心看到有人会在此得到共鸣~当时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比较的小激动,所有有一些疯狂,呵呵。也算是真实的感情的宣泄吧~感情总是疯狂的。
      容我多说一句。这东西其实很实际,有点像恋人和是和结婚的人。人一生中可能会有很多恋人,但并不是每一个都适合结婚的。同样的,人一生中也会有很多喜欢的东西,但不是每一个都可以作为职业的。毕竟我们要先生存是不是,要先喂饱自己是不是……
      所以我想说,小心的balance兴趣和职业是很重要的。除了经济学,我也喜欢摄影,喜欢天文,喜欢古诗词,但是对于我来说,那些都是爱好,经济是我选择的可以作为职业的东西。同样的对于你来说,无论什么原因转到经济/金融,如果你需要依赖它生存,那么就试图爱上它;如果计算机/乐队可以支持你(和你的家人)的生存,那么你完全没有必要勉强自己继续学经济(不过从你的言语中我猜测,可能就业是你转经济金融的一大考虑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