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安逸的富二代|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安逸的富二代

听着听着音乐,突然间想起一个人,索性捉起笔来,描绘一番。

想说的这个人是我曾经的一个客户,那还是那个上海温暖的象夏天的秋天,也是那个出差跑到陕北冰冻的象冬天的秋天。那是第一次去到陕西榆林的客户那里,第一次自然什么都不顺利,客户基本不怎么搭理我们,一副给你们个机会来办公室喝杯热茶就不错了的姿态。那个时候,可谓见识透了做市场的人的嘴脸变化之快,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被人拿住当作了把柄。事后,还在那里费尽心思的揣摩客户的心思,不知道为什么上午的太阳说变就变成了下午的阴云。天晓得那个时候对我的心理是一种多么大的折磨和考验,职场的水深自那时开始体会...我们那时的客户都是国企,里面明争暗斗派系不断,搞不好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搞不好人家来笑嘻嘻的啃了你都不知道...

只是在那众多的客户中,有那么一个不同寻常的客户。他第一次见我们,特别不友好,是那种放在表面上的不友好。我心里一悸,不知道会不会下一秒就被毫不客气的扫地出门了,心里顿时生出了若干委屈,而奇怪的是那是我居然控制住了内心的万千波澜,还在那里堆满了笑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一些不得不问的问题。

估且称呼这个客户为度总吧。度总年纪不大,又是技术部门的领导,自然充满了技术范儿。度总是榆林当地人,西北汉子的性格爽朗的很,在这么一个不知道隔壁是不是就藏着暗箭的地儿,也是直来直去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加掩饰。也是这一点,让我后来越来越好生感激—其实很多时候这些部门的领导也是只能奉上面领导的指示行事的,有的时候跟你山路十八弯也只是一些不能做的事儿,绕来绕去的,害得我们只能不断的猜度,好生费力。度总则不会跟你浪费时间,说什么就是什么,爽快的很。

隔了一段时间,再去榆林,又见度总。这次上面大概是点头了,所以一路下来我们就只是操作一些具体事务。这个时候度总难得的,坐下来跟我们讨论技术的东西(我一直觉得做咨询尤其是纯乙方,两分技术,八分耐心与人交流),这些相比于人情那些我自然更熟络一些,所以聊起来倒也敞快。度总也是个数码玩具迷,当时正巧背着一个kindle还有一个ipad去了,就跟他相互鼓捣了好久这些玩意儿。还给我拷贝了一些音乐,这也是为什么突然听到这些音乐想起他来的缘故。

后来听说,度总开了一辆非常好的车来上班,大概仅次于他们老总。这显然不会是单位配的。联想到榆林那地儿暴发户甚多(煤炭发家),我们就揣测度总家里怕也是殷实的很。大致的人生轨迹无外乎是,上学,然后毕业家里找点关系塞进国企,舒舒服服的做个闲差头头,舒舒服服的过着小日子,买个几千块的耳机发发烧或者空运几罐普洱解解渴之类。一个三十出头的技术领导,低调而文艺的很~

这种富二代的人生,让人几乎无可指责和羡慕什么。极度的安逸,与世无争。可以喜欢什么玩弄什么,不喜欢就不理会,不用象我们乙方这样天塌下来也得陪着笑(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度要离开乙方做甲方的推动力)。关键是,你不会觉得他无知,他傲气,你可以感受到他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只是不用像我们这样需要努力的养活自己而已。但不见得他不能养活自己,搞不好真正做起东西来比我们都要强得多。只是不需要吧。有种大隐隐于市的脱俗感。

不知道,若干年后有没有机会再去品品他沏的那壶温热的普洱,在那个寒冷的秋天唯一让我感到有所温存的普洱。在那个弱肉强食明枪暗箭的环境中,唯一让我敢放下心来细细品品茶的味道的普洱。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