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的城市角落

有时候会偶尔坐火车去50英里之外的公司上班,这途中的一个多小时就是盯着窗户发呆的时刻。火车会经过很多汽车无法经过的地方,而且也不用像开车那么专注,自然有时间和心思来琢磨一些课余话题。

三藩的历史也不算太短,而城市一直在经历着各种变化迭代。比如我所居住的potrero hill区,因为临近海湾,所以历史上是码头和仓库的聚集地,以及附带的工厂等。随便开车走走,还是能看到不少简陋的厂房和仓库。这些仓库大多被短期出租另有用途,比如开个小展览厅,或者搞个复古的工业风酒吧等等。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涌入,很多闲置或者半闲置的仓库就被有计划的改造成新的住宅或者商业建筑。开着车在三藩兜风,就会经常注意到又有新的区域被开发起来,然后周边的区域变的越来越热闹。

很多建筑在建设的时候,是有围墙围起来的,所以开车经过看到的无非就是一块“立入禁止”的牌子。有时候围墙并不透明,所以路过的时刻很难知道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直到有一天围墙拆除,才得以一窥内部建设的样貌。而如果建设并不迅速,这些角落就一直被不透光的墙围着,慢慢的积攒灰尘。

这个时候就感慨,若是有个会飞起来的无人机多好,就可以飞跃围墙的阻隔,窥探墙内的荒凉。我想墙内定是荒凉乃至狼藉的吧。不知道有没有流浪的猫狗在里面寄居,或许对他们来讲是个不错的安静之处。可是猫狗可以钻缝隙,那些常年露宿街头的流浪汉呢?三藩虽然还算温暖的,但再好的帐篷也毕竟比不上遮风挡雨的屋顶。

这些,都是一个发展中的城市不为人知的角落,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故事。和上海很不一样的是,上海的闹市区里面也会经常走过所谓的“棚户区”,看着摇摇欲坠的老房子里面伸出来一根根长长的晾衣杆,不耐烦的妈妈们训斥着到处顽皮的小男孩。弄堂的门口还有三五闲人要么择菜,要么听着收音机遛猫。这些场景都是鲜活的不加遮掩的,而三藩的另一面就被一堵堵墙围在看不见的区域里面,自行发酵。

不知道在那些流浪汉的眼中,三藩是不是和我生活的很是不一样。虽然大家都可以顺着山势爬到twin peaks上面看风景,只是不知道没有厚厚的冬衣包裹的他们是不是从内寒到外。越是希望探究不容易看到的区块,越是希望接触不容易沟通的人,越是觉得这个社会是那么的复杂而生动。只是我们习惯了禁锢,习惯了在自己最舒服的区域安安静静的打发时光。那些没有读懂的梦想,或许在未来很长的时间,也不会有读懂的契机。

墙,可以围起来一座城,也可以围起来一片建筑,也不知不觉的阻断了交流的声音。围墙,围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