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小世界|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小世界

最近一直在验证小世界理论,屡试不爽。这两日院里难得请来一批大牛们来开会,本来想这事儿跟我没关系,那些大牛们也不会理我。后来导师说“你去吧”,我就厚着脸皮去了。去之前导师很nice的把几乎所有人都跟我说了一遍,我就天天在认人,以免认错了尴尬……多亏导师的详细信息,聊起来我才有的放矢,不至于直接抓瞎。第一天基本上就是听讲座,一场场听下来感觉有些没接触过的领域确实陌生,但一些接触过的还好,稍稍练就了一下英文讲座当中文听的顺畅。

当时看参会名单的时候,一看到Daniel Rubinfeld立马感觉世界真小,去年夏天做merger simulation的时候参考过PCADIS模型,这东西正是Daniel和Epstein鼓捣出来的。哇,这次居然见到真人了,还和他聊了好多,show了一下social network,顺便合了张影。可惜当时只给后者发过邮件,呵呵。后来国内很多人看到我的日志([cref %e5%85%b3%e4%ba%8epcaids%e6%a8%a1%e5%9e%8b%e7%9a%84%e4%b8%80%e7%82%b9%e7%ae%80%e4%bb%8ba-brief-introduction-to-the-pcaids-model])之后开始发邮件询问详情,大多数来自国内做反垄断比较好的机构如东北财大和清华。其实,很多人知道他是一本著名的教科书:《计量经济模型和经济预测》……可惜我反应总是慢半拍,昨天一搜才恍然大悟。他发言的内容让我有点新奇的感觉,原来online advertisement也有反垄断的问题……有点意外。

然后居然看到Colorado U的Yongmin Chen……冠一的老师嘛!不得不再次感慨世界真是小。今天和他聊了一下午,顺带做了一下午导游。我觉得我好乖他问啥我就回答啥,快把可怜的背景都如实招了……话说,为了向冠一证明我们聊的很好,也拍了一张合影,在滔滔黄河水边。再,今天大老远跑到章丘百脉泉却一无所获,结果傍晚去黄河却意外收获夕阳西下,真是美。一路上我们吟诗、颂赋,什么“黄河之水天上来”、“此地空余黄鹤楼”,好不热闹。发现原来一直瞻仰的Yang Chunlei居然满腹经纶,念起诗来滔滔不绝,和Yongmin老师一唱一和,好不热闹。其实当时看到他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为学术“鞠躬尽瘁”那种人,特别敬业的感觉。他人也很好,上午不自量力的向Daniel介绍social network的时候,他也在场,说了好多想法,让我受益匪浅,知道怎么脱离表面浮华、以后怎么深入做下去。对我这么一个undergraduate肯如此真诚相告,确实让人感动。看来所谓大牛都是颇具才华之人,不论在那个领域都可以大放异彩的。于是继续敬仰,努力学习中……还有Ruqu Wang老师,也是超级nice,听说我去巴塞罗那第一反应是“你去踢球么?”,好幽默~ 后来一路上也是聊的很high。跟这些学者聊天让人感觉颇为畅快淋漓,都是积蕴颇深,说起话来自然谈吐不凡,自然很是舒服。当然,他们的水平体现于讲座,我就不一一列出来了,以免说错了误导大家,列表见这儿。只能说,一天半听这么多leading research确实有点囫囵吞枣的感觉,尤其是一些没接触过的看起来很新鲜的东西。慢慢学习~

哦,差点忘了Changying Li,南开研究产经的老师,是yongmin老师的学生,也是山大的老学长,世界真的是太小了。其实本来还想和Choi聊聊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没逮着机会。还有很kindly的Richard,帮我拍了好几张合影,感动啊。他的paper原来也多少看过,只是没继续研究下去所以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看到他这么“屈尊”真的让我蛮感动的。原来这些大牛们也没啥架子嘛,有点意料之外,其实却也应该在意料之中,都是学者嘛!哦,还有那个曾让我们“惊为天人”的林平老师,也是很nice~一点都没有架子,说起话来文质彬彬的感觉,不枉当年周围那批女生们猜测他年轻时候的气度和对他恋恋不舍 🙂

废话了好多,小世界我就不继续感慨了。今天和Mirrlees些许接触,发觉果然如导师所言,挺真诚的,一点都没有想象中“诺奖”的隔阂。不过我确实有点胆怯,想不出说什么好。不过来日方长,有缘总会再见面~

DSCN6143

亲切可人的Daniel Rubinfeld~

DSCN6144

吃饱喝足拍照去(Yang Chunlei,Ruqu Wang,Changying Li)

DSCN6160

扯了一路的Yongmin Chen(这白平衡设的真失败……)


Comments

  • roy says:

    将来的你会意识到,你永远都和大牛很近,却又很遥远。

    大牛就在你生活的每一天,触手可及;但你自己要成为一大牛,却又路途遥远。要想不成为大牛的伴生矿,才是追求。


  • roy says:

    OK, 不想做好的研究,只要能认识那些能做出好的研究的人就可以,是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