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平行时空的分裂|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平行时空的分裂

<本小说纯属虚构>

6:30,格林定的闹钟响了。格林揉揉惺忪的睡眼,闭着眼睛抓到了床头的手机,然后眯着一只眼迅速扫了一下今天的日程。看到两个星期前就已经定好的八点钟和伦敦的视频会议,格林无奈地告诉自己,该起床了。其实格林昨晚定闹钟的时候已经过了一遍今日的流程,多少为早晨的会议做了一些准备。可是睡了一觉好像什么都忘了呢。

格林洗漱完毕,差五分七点出门。早晨的五分钟远远比晚上的五分钟关键,万一路上耽搁了,八点的会议迟到了可是不好。早到五分钟还有时间去拿杯咖啡,这样视频里看起来人也没有那么憔悴。格林出门前花了十秒钟审视了一眼落地镜里面的自己,还可以。果然,把衣橱里面日常通勤的衣服全部换成黑白灰是没错的,格林自言自语道。虽然不惊艳,这样早晨起来就省了十分钟琢磨如何搭配的时间。

格林徐步走向火车站,7:03,火车按照时刻表敬业地赶来。早晨通勤的人们大都一脸沉默,毕竟旧金山的清晨一向是冷冷的。张嘴说话都嫌冷,那么索性大家都低头看着手机。还是要感谢手机啊,格林呓语着,要不然这一群人在站台上眼神空洞的无语相望,该是怎么一番尴尬的情景。

7:45,格林到了公司。今天的路程比较顺,于是格林可以从容不迫地放下背包,然后去茶水间纠结到底是来杯咖啡还是泡点茶。格林不经意间看到公司多了一种以前没见过的茶叶,于是很愉快地决定泡茶。

7:55,格林已经初步处理完成了在睡觉的八个小时积压的邮件,然后抱起电脑向着8点的会议室走去。此时陆陆续续地大家都来了,只是金贵的早晨大家都来不及多寒暄几句,分别又散入了各个孤零零的会议室。格林找到了自己的会议室,看着时间显示7:59,就顺便重新摆放了一下会议室里面散乱的座椅,然后打开摄像头寻找一个入镜的最佳角度。还不错,格林等着时钟的第一位跳到了8,便按下了拨通视频会议的按钮。

一转眼一天就过去了。下午4:00,格林从最后一个会议中走出,然后如释重负地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格林看着邮箱里面标红的邮件都已经被回复了,然后远远地听到老板走过来的声音。格林在十分钟前刚刚跟老板发了个消息,说有件事情需要老板的帮忙。消息软件的屏幕一直显示未读,格林便知道老板大概也在开别的会。终于回来了,格林故作淡然地在座位上等着老板,然后两个人在一米之外交换了一下眼神,格林就知道刚刚那件事情尘埃落定了。

哦,格林想起来,早晨收到了另外一个时区的朋友发来的微信,当时意念回复了一下。下班的路上记得要回一下。

----------------

11:50,江凌揉揉惺忪的睡眼,顺手抓了床头的手机,然后习惯性地打开了微信。江凌记不住昨夜星辰昨夜风,只是依稀好像天快亮了自己才放弃了挣扎,把手机扔到一边昏昏入睡。江凌昨天创纪录地在某个热门游戏里面连升三级,欣喜之下不禁跟游戏里的朋友多吹擂了几句。人生得意须尽欢,只是江凌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真实的世界。

江凌看了看微信里面的未读消息,跟朋友乱扯了几句,意识到咕咕叫的肚子在抗议。江凌懒得换衣服出门,便索性在微信里面点了个外卖。小区门口的老板娘早已熟悉江凌的口味,手机那头听到滴滴的声音新的外卖订单进来,老板娘就习惯性地叮嘱了服务员一句,那个刚点的鱼香肉丝盖饭记得给他配盒辣酱,然后就又忙着招待别的客人去了。

半个小时不消,江凌已经刷完了朋友圈里面的各种消息,给单相思的妹子们点了几个赞,然后挠了挠自己鸡窝般的头发,心里暗忖着怎么外卖还不来。肚子已经抗议许久,再在床上等着也不是办法,江凌便妥协了,准备看看冰箱里面会不会有舍友留下的吃的。“大不了吃了再给舍友买一份”,江凌回想起上个月把舍友囤积的凉拌猪耳朵就着冰啤喝了之后,舍友无奈地对他发飙。不好意思啊小白,我这次吃完了一定记得去给你买,江凌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把舍友昨晚外带的鸡翅扔进了微波炉。

12:45分,江凌听到了楼道里面脚步声。外卖终于姗姗来迟,江凌看了看餐桌上的鸡翅残骨,心想幸好今天点的是鱼香肉丝而不是黄焖鸡米饭。江凌收了外卖,打开一看里面配好的辣酱,嘀咕着门口小区的老板娘真是会做生意,上次我在微信上跟她抱怨了一句鱼香肉丝不够辣,这次就知道给我送辣酱了,回头记得点个五分好评。江凌由于有着鸡翅垫肚,吃起来鱼香肉丝盖饭倒也从容不迫,顺便打开手机又杀了一局。“老子昨晚刚掉的那个御魂还真是好使,一下子就把对面杀得片甲不留”,江凌满意地用手抹了一下嘴边的红油。

下午两点,舍友小白回来了。江凌吸取了前几日的教训,直接主动自首坦白。小白看起来今天心情很好,也没当回事,就跟江凌打了个招呼回屋了。江凌多少还是有点良知的,打开京东买了一大包真空鸡翅,顺带多买了一些辣条。“小白这下不会记仇了吧”,江凌下完订单截屏发给小白,看到小白秒回了个好,就知道又化解了一场恩怨。哦,今天晚上大家要一起去打结界呢,江凌突然想起来游戏里面的那个集体活动,于是又切回游戏,沉浸在武侠世界里面去了。

----------------

格林收拾好了东西,下班回家了。其实格林的那个朋友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习惯性地问候一下彼此。格林跟她絮絮叨叨了一番,末了来了一句,“今天又是另一个土拨鼠日”。

屏幕对面的朋友大概已经笑得不能自已,而后岔开话题,问格林上周朋友圈里面晒的那个山丘是哪里。格林想了想,好像上个周末确是一时兴起,去爬了旧金山几十个小山头之一。适逢入秋,风景正好,视野开阔,格林便很诗意地配了一句,“天凉好个秋”,然后便被朋友圈各种赞叹淹没。格林在屏幕的这边自嘲着,这不过是个围城。国内的朋友羡慕着加州的好山好水好风景,格林却无数次对着朋友圈里面的美食欲语还休。“整个旧金山市连盘像样的鱼香肉丝都找不到”,格林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打着,然后如预期般,国内的闺蜜毫无人道地扔过来几张周末聚餐的图片。物是人非,格林无限地艳羡着北京那群朋友的腐败生活。

这样的围城情绪没持续多久,格林就想起好像周末有场莫奈的特展。想当年格林还在上海的时候,有个莫奈展览大概借了三五幅莫奈的画,然后为了撑场面找了个花店布置配套成一个所谓的实景莫奈花园,便吸引了无数上海文艺青年们跑去排两三个小时的队。格林查了查这次莫奈的特展大概有几十幅作品,心里嘀咕道,这才是特展。旧金山的博物馆外面就是金门公园,倒也不用刻意做什么花园,博物馆本身就嵌入大花园。想到这里,格林觉得好像扳回了一城,心里舒爽了许多。

----------------

江凌正兴致勃勃地打着游戏,突然被老妈的电话打断。江凌的妈妈一如既往地一边唠叨着油盐酱醋,一边催促着江凌去相亲。江凌试过各种方式,最后发现无论是争吵还是讲道理都没什么用,索性就把电话挂着免提,任老妈在对面造词谴句。

江凌自从大学毕业,就开始了北漂的日子。开始他也跟同龄人一样尝试了一下朝九晚五的生活,后面觉得实在素然无趣。正好有几个朋友攒动着搞了个摄影工作室。江凌虽然不会摄影,但还是可以帮忙在现场打打灯光后期搞搞ps,就辞职去工作室了。最近是生意淡季,江凌便跟朋友们打了个招呼说他只接ps的活。朋友也算仗义,知道江凌最近沉迷那款火热的网游,唯二的出门居然都是漫展之类可以刷游戏装备,某洋快餐联合搞活动江凌居然就一改口味天天去吃炸鸡翅。好在江凌干活还算靠谱,临时接个ps的活也会熬夜赶出来,所以工作室的朋友们也就任其自我放飞了。

江凌不是不想谈恋爱,但是他实在是搞不清口红到底有多少种红色、女生们为什么每次聚会都迟到半小时以上。有次江凌和一个刚认识的女生吃饭,对方一听他搞摄影工作室,立马两眼放光地问江凌周末有没有空去喝下午茶。江凌虽有点五大三粗,但也不抗拒陪女生喝茶这种事情。只是周末喝完下午茶送女生回家后,江凌还是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自己买单了一桌的点心饮料,结果对方摆来摆去就是不让江凌碰。咖啡馆里面的猫倒是配合,只是江凌也没机会抱上。大概拍了一百多张照片之后,女生终于满意地说我们可以走了。江凌想着自己上次一个人来不是这样的。那次他只是正巧在等时间,所以点了一杯咖啡然后还可以撸猫。自此之后江凌觉得,找个女朋友还不如养只猫好了。

江凌大概学过陆游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知道“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却不知陆游前面写的是,“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江凌回家继续打着游戏,顺便在间隙,给前阵子一起喝下午茶的女生,朋友圈里的自拍点了个赞。

----------------

11:50,格林梳洗完毕,在落地镜前整理衣着。其实一早格林周末的闹钟全关掉了,只是生物钟还是在早晨八点半把她唤醒了。格林睡不着,便开始刷朋友圈。格林有时候觉得有点被朋友圈绑架了。她并不喜欢微信,但这是她唯一能了解国内的朋友生活状态的渠道。久而久之,格林也便熟悉了朋友圈的套路,经常发个风景九宫格夹杂一张背影照,打造一种属于女神的神秘感。格林心想也好,至少背影照不需要ps什么,只消用用ins里面刚出来的滤镜,然后发到朋友圈就好了。

格林热了一杯牛奶,煎了个单面蛋作为早餐。格林今天没有打开工作日的衣橱,而是在另一个只有工作日衣橱2/5宽度的衣橱里面,花了四十分钟琢磨如何搭配出门。格林想了想,最后翻出了一件碎花连衣裙。

今天格林约了几个朋友,什么肤色都有,巧在没有美国土生土长的,倒也是一组别致的风景。格林画了个淡妆,换上了平底鞋,这样可以看完画展顺便在公园里面走走,然后大家去whole foods买点食物,回到公园围在一起野餐。破天荒的,格林在晚上发了一张带有自己正脸的朋友圈,因为那是一张大家的合影。由于角度的原因,那张照片看起来格林好像正好依偎在一个英国帅哥怀里,导致朋友圈下面一片惊叹。晚上回到家,格林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在朋友圈插科打诨,对帅哥的问题一律视而不见。

只是第二天,格林又晒了一张登机牌,标记的地点是旧金山国际机场,而登机牌的目的地写的是,London。登上飞机,手机关机,格林便沉沉睡去。

----------------

6:30,江凌的闹钟响了。江凌周末本不会这么早起的,只是今天要赶早班的高铁去上海,所以江凌不得不定了个闹钟。江凌这次去上海是要参加一个远房表妹的婚礼。其实江凌跟这个表妹并不熟,按说也不用特意跑这一趟。只是表妹曾经在朋友圈看到江凌晒的工作室的样片,觉得他们的风格挺别树一帜的,就跟江凌妈妈讲了想让他们来婚礼跟拍。江凌妈妈觉得难得有人欣赏自己儿子,而且说不好在婚礼上还能遇到一些单身女生什么的,就威逼利诱江凌一定要跑这一趟。江凌扛不住母亲的压力,本想跟朋友说一下然后一起找个借口不去了,结果朋友的女朋友一听说是上海的游轮婚礼便两眼放光,于是最后变成了江凌要去上海参加婚礼了。

江凌的这个表妹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一路顶着学霸的光环考进复旦,然后如愿在毕业后进入了上海顶级的金融机构工作。表妹和表妹夫是如何相识的江凌并不清楚,只知道表妹夫家里是上海的,婚礼便定在黄浦江的游轮上。江凌一向觉得这种精英人群的生活跟自己并无什么直接联系,只是正巧这次是表妹拜托,他也就去开开眼界。

朋友和他女朋友提前就到上海去玩了,江凌便一个人在高铁上继续打游戏。江凌在游戏的群里说他明天没法上了,因为要去参加婚礼。结果群里一片噩嚎,说江凌怎么这么不仗义,重色轻友。江凌笑了笑,说,你们谁在上海我请客吃饭,结果还真有几个上海的网友跳出来说有空,于是江凌便需要在上海多逗留一日,来请这些朋友吃饭。

----------------

格林睡醒了,飞机也快到了伦敦。下了飞机,格林在搭出租车去市区酒店路上,百无聊赖开始看各种群聊。格林很多国内的朋友早早就结婚生娃了,于是同学群朋友群就渐渐地变成了妈妈群。格林实在是融入不了这些话题,什么房子车子孩子,格林身在加州毫无感觉。可是格林越来越和以前习惯的社会节奏脱节,久而久之竟产生了一分焦虑。她努力地用朋友圈证实着自己的特立独行,却忐忑不安地怀疑着是否某日醒来这一切竟会是镜花水月。格林越想越焦虑,于是下了出租车到了酒店,放下行李就到旁边的千禧桥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格林仿佛在拼命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却又不禁自嘲,这样的挣扎也证明不了什么。

这时,一封邮件进来了。格林点开一看,明早九点的会议通知。至少不用六点半起床了,格林长吁一口气。

----------------

江凌玩了几局游戏,高铁便已经到了上海虹桥。江凌提着箱子,不用出高铁站就直接换乘地铁,先过虹桥机场然后到市中心,他不禁感慨上海虹桥设计的高明之处。江凌在地铁上发消息给表妹说已经到上海了,表妹礼貌地回复到了酒店好好休息,顺便叮嘱了一下明日婚礼的时间安排。江凌说好的,其实他并不担心,只需要跟着负责摄影的朋友走就好了。江凌按照表妹给的地址找到了外滩旁边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领完房卡之后看着房间落地窗正对的东方明珠,呆了。他第一次发了一张带有炫耀意味的朋友圈,配着这张绝佳的外滩江景图,加了四个字,我在上海。江凌看着朋友圈络绎不绝的赞叹,一时间竟无言迷失了。

这时,一条微信进来了。江凌点开一看,妈妈发来消息叮嘱他,明天婚礼上要是看到合适的单身女生记得让表妹帮忙牵个线。江凌回了句知道了,便又自顾自的打起来游戏。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