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擅板共金樽。|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擅板共金樽。

FullSizeRender 3Café Venetia's long table near the window cornor

曾经喜欢大片大片的写抒情的文字,好似墨水便可以扫清所有的情丝。然而时间流逝,往往回头看的时候,又觉得那年的记录太过矫情,虽是发自心声、却难免略嫌做作。

好像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变的越来越没那么心思细腻。以前稍有波折就会心绪难平的情况越来越少,很多事就这么放任自如的去了。开心就好不是么?人生苦短,何必浪费时间在纠结着纠结着。若是不知如何打发时间,便简单到找个咖啡馆静静的坐着,看看繁忙的街角、晒晒慵懒的太阳。或是读读书抄抄笔记,或是铺张纸写写日记,倒也非什么固定的模式不可。

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自己一个人跑到Palo Alto,一遍又一遍的从university ave的东边走到西边、西边又走到东边。街边的商店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变化,有的只是一种阳光洒下的璀璨。想起来初中的时候资源有限,还在一期一期的读纸质的杂志。那年那月常读的是《萌芽》,小小的年纪学着那些无病哀吟的青年作家们、一次次的“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个时候不知道海峡对面是什么样子,看着他们“忠孝东路走九遍”仿若一种隆重的仪式。后来真正有机会实地踏足忠孝东路,才恍然间意识到这条商业街似乎和上海的南京路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后面越来越流连于三藩,一遍遍的走过Market Street,却觉得这条街和以前习惯的商业街却是有所不同的。在短短的几公里长度内,这条街串联着严肃、奢华和落魄。

上学的时候不知道周末和非周末有什么区别,反正就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上自习而已。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一周七天有什么区别,好像周末就是坐飞机在各个城市辗转来往的时间。后面开始朝九晚五不用长途奔袭之后,才知道原来周末是可以这么惬意的享受。那些平时见不到的人越来越容易见到,那些平时没机会去的展览终于可以一探为快。还有格外珍贵的brunch,懒懒的睡醒然后悠然的去吃个早饭,再约上三五好友谈天说地或者游戏畅快。这一切都成为了平日规律的生说中难以负担的奢侈。

决定不再去翻过去的日记,决定不再为了一些遥远的记忆而陷入沉思。需要面对的现实索性不如勇敢的去面对,然后趁着还可以犯错误的年纪勇敢的去犯错。以前总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到的,现在才明白之所以做不到是因为受限于时间——唯一对所有人都公平的资源。

听听典雅的慢节奏器乐,看看街边老友相逢的热情拥抱。阳光是一种神奇的养料,滋润着脆弱的心坚强而勇敢的振作。

 

IMG_0198

on the Valentine's Day, at Palo Alto.


Comments

  • grapeot says:

    啊,写的好棒。我也有一片类似的文章,也是在palo alto downtown写下的。。http://grapeot.me/downtownzhong-you-he-kai-fei-ji.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