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我(对于统计方法)的一些偏见|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我(对于统计方法)的一些偏见

Yihui写篇文章居然链到了我那篇吐槽文,瞬间亚历山大...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一定要文责自负么?

其实我经常会有些自我的偏见在那里,而且有时候明明知道这些偏见的存在不好,还是很难说服自己改变它们。

比如,最深的偏见就是我对于计量经济学,我实在无法从根本上接受计量经济学属于经济学的这个事实...我对于它从统计观点出发搞的“因果推断”始终加上一个引号。

再比如,计量经济学内,我偏见最深的就是时间序列分析,我实在无法从根本上接受时间序列分析居然可以做因果推断,这东西更多的是预测的意味嘛,和机器学习的观点很像...

再再比如,机器学习各种模型中,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些完全没有假设检验的...这东西至少也得能算个方差什么的才让人觉得靠谱些吧?

再再再比如,没有假设简单的那些机器学习模型中,我最最最最无法认同的就是最粗暴的把各种模型结果混合起来,用类似bootstrap的方法求得置信区间之类...这简直是就毫无办法之下的粗暴猜测嘛。

然后最后一个问题,施老师说,这个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群体智慧”。呃,好吧,就算每个模型都提取了一定的信息量,然后这么混合起来就是万灵药了?怎么听怎么像中药一锅煮的感觉,而不是西药那么配方分明...

其实我还讨厌的是“数据科学家”这个说法...努力的把science的帽子往自己脑袋上套,是大家都要遵循“科学发展观”的缘故么?就像我原来特别讨厌有人争论“经济学是硬科学还是软科学”一样,一定要沾上科学的边么?是为了好申请经费么?

如果科学,定义为消除我们对于世界的不确定性,那么无论是经济学还是统计学,不用争议多少,自然都是科学。如果科学,定义为探寻事物发展的因果规律,那么怕不是建立在演绎法逻辑之上的方法,都算不上科学了。我想说的只是,定义可能并不重要,如果定义是狭隘的,那么必然排除了一些有用的方法;如果定义是广阔的,那么必然包容了一些没用的方法。这东西又不是非黑即白的...

我只能说,科学在我这里的定义相对狭隘,宁缺勿滥,所以我的偏见有这么多...偏见越多,观点越偏颇,经常有过两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年为什么那么幼稚和狭隘的感觉。所以大家一来请见谅落园文章的局限性,二来欢迎帮我突破局限性,用鲜明的观点和生动的例子来说服我——不仅仅是一些口头上关于定义之类的争论。

------------

照例跑题:确实如yihui所说,我的blog文章太多了,找起来难免不方便。尤其是对于不是常年订阅的读者来说。所以我决定对自己的blog主题动动手术了,瀑布流什么的最近蛮流行的,挺好的打算学习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