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把结论假设出来?——记郁彬讲座|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把结论假设出来?——记郁彬讲座

一如前篇日志所述,这次帝都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有幸聆听了郁彬大神(Berkeley统计系主任)的讲座——还是自由交流式的,让人受益匪浅啊。走出来第一感觉:我要去读Ph.D。

或许以前也说过,最佩服的人就是能 show the beauty of what he/she is doing 的人。我是个极度喜欢美丽的事物的人,不论是那个领域。只要让我看到事物的美丽,那么热情就随之而来,拦也拦不住。幸运或者不幸,昨天郁彬教授恰恰向我展示了这一点。5555,顿时热血沸腾,各种激动。强心针不能长打啊,我脆弱的小心脏真不一定承受的了啊。

郁彬有些很经典的话,摘录于此:

1. “我一直努力的目标,就是不跟我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多么的洒脱!是啊,你永远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你也没必要去喜欢所有人,更没必要讨好什么。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让自己活得开心,这样就很好了。

2. “经济学者要负责任”。无可避免的,提到了经济学(后面紧接着还提到了social network,连中两枪的我表示格外happy)。确实,一个经济学的研究应该更负责任一些,不要制定了一个经济政策之后,无论好或者不好,都没法评价。那么,这样的事情做下去没有任何的事后风险,确实是不甚公允的。对此,我表示深深的赞同,我也希望有朝一日的经济学研究可以更贴近社会民生、更好的服务于经济发展而不仅仅是某些IQ超高人群的brain game。而且,不仅仅是更好的应用,从theory的角度也应该给出更好的应用指导。

3. “最好的证明,就是假设和结论离得比较远,让人眼前一亮。要不,你干脆把结论假设出来好了!”。确实是,很多时候我们写paper,假设一大堆,尤其是理论经济学那边。是啊,你只要承认我的假设,后面的结论肯定没有问题。关键是,这假设有没有道理呢?如果假设完全是空中花园,结论再美好又有什么意义呢?另外,如果假设和结论就差那么一两步,这样的文章又有多大的价值呢?好的theoretical的文章确实应该是,假设和结论乍看不相干,然后通过巧妙的逻辑推导严密的证明出来。这才是有用的嘛。(话说,数学家们喜欢争执的是definitions,更严格咯)

4. “相关和漂亮,我可能会选择相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郁教授也一直在强调 enjoy the process not the results,但是很多时候 beautiful researches 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达到的。诚然,我最喜欢的research就是, simple and elegant,但是这样的研究从来都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定是不断的努力最后得到的。因此,我这里姑且理解为不能“好高骛远”,很多时候还是要静下心来慢慢沉淀,一点点突破,聚沙成塔。研究考验的不仅仅是人的聪明程度,还有耐心和毅力。一切的美好都是值得等待的。

5. 交叉学科。关于交叉学科,郁教授说了很多。她给我们分享她自己的辛酸历程,这才是今天可以站在聚光灯下的源泉。Title不是决定性因素,但是有的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科研目标不得不曲线救国。否则,空有一身本事但是科研资源不会自己找上门来的。郁教授在美国数十载,一步一步都走得那么艰辛,果然通往成功的道路从来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谁也不知道今日的失去明天会如何的pay back,但也不必因为一时的得失过于欣喜或悲伤。这大概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吧。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每个时刻,大家都在不停的努力,都需要一直去努力。另外,领域的选择,确实没有任何“随大流”的必要。只有自己喜欢的,才能做的卓越。还是,

做自己喜欢的事。

超级喜欢郁教授的坦率、直接和真诚。对我们这些还在、或者刚刚迈出校门的孩子们来说,这样的交流确实弥足珍贵。从来没有一个环境会是完美的,只是不同的环境会在人生不同的阶段提供不同的营养。我多少觉得,自己离开学校来到industry一段时间,是非常值得的(无法判定对错),而一开始选择一份与人打交道更多而不是天天面对数据的工作,也是让我受益匪浅的。很多事情,都要一点点的慢慢积累,路还长着呢,何必心急。只要时间不曾被浪费,就好。保持一颗看风景的心情,无论身在何方。

Thank you so much, Prof. Yu. I will go back to school and continue my research dreams one day, and hopefully, that day is not far away.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