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担忧|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担忧

半夜,写一点略显沉重的东西。

如果让我说,我对一个社会最大的担忧是什么。不是食品安全,不是环境危机,不是那么那么多煤体上热炒的社会矛盾。而是,机会均等。当看到阶层之间的流动性变差的时候,就知道社会已经走入了一个离机会均等越来越远的时代。

这不是我今天才有的观点。大致两三年前,还在象牙塔里面学习理论经济学的时候,这就深深的嵌入了我的思维模式中。

看了一篇又一篇农村大学生就业难的报道,不禁黯然。劳动力市场,竞争的规则无外乎优胜劣汰,没有一技之长,确实难以就业。我们鼓吹什么德国式的职业教育,却不知在那些教育资源匮乏的技校,根本给与不了与其文凭本应相称的技能。

山东的高考,恐怖。原因,高考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记住,不是之一,而是唯一。

然后,在城里的孩子欢呼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时刻,农村的孩子却看着越来越少的录取名额,越发的无助。

不止一次,要好的朋友们向我讲述那些他们看来无法企及的东西—一进大学,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电脑,嗯,直到我上本科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是进入大学之后才接触的。那时,我总是不可思议的听他们讲述高中会考的时候计算机上机都是老师代考,心里想着计算机不就是随便考考就过的东西么?这种心情,和爸爸从小就灌输我英语的重要性别无二致—虽然没有天赋,但是在多年浸润之下,英语还是过得去的。说到底,我被赋予了太多的机会。

找工作,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海投,从来不知道群面会有多么残酷。而电视上看到一年又一年的招聘会,黯然。去年,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农村出身的应届生们,在一堆简历中间,挑选自己中意的助手。第一次深切的知道,原来计算机教育,也可以被那么刻版和机械的灌输。很多人,很聪敏,很勤奋,很认真,很能吃苦,却没有那些急需的技能。残酷的现实是,劳动力市场永远都是现货市场,没有人会在entry level投资期货。没有即时竞争力,只能悲剧。

更可怕的是,往后还是恶性循环。父母贫穷,孩子无法接受良好教育,成年后无法找到收入丰厚的工作,无法进行后期的在职培训,无法找到收入丰厚的伴侣,只能一直这样下去。你能对他们的孩子,又期望多高呢?机会,均等的受教育机会,在哪里呢?

每一个新生儿甜甜的微笑,都是那么的震撼人心。然而,从他们投胎的那一刻,被预订的命运就越来越多。时间,再也回不到高考刚刚开放的年代。农村孩子的无助,从他们认可命运的那一刹那,已经无法改变。什么大学生,什么外企富士康,都成为一个个金光闪耀的牢笼。有人说,大学给了很多农村孩子过高的期望,然后进入社会在现实中梦想摔得粉碎。一度觉得很对,后来却发现根本就是大学再也不那么名副其实。顶着一个本科文凭,却没有学到应有的本事。学历,无情地随着批量印刷的证书,贬值。今天一直回味着director那句意味深长的话,「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运用自己喜欢的知识」,是多么大的一种幸运!

托福,GRE,出国。这些光鲜的词汇背后,都是一笔笔钱积累起来的。越发地象「低收入水平陷阱」,根本无力突破命运的转折点。看看美国大学,私立名校本科生中有多少能自己负担学费?

回过一年多,踏遍大江南北,对于经济发展的第一感悟就是,制度改变命运。深圳博物馆,看着改革开放的记录,全身心震撼。上海,听着越来越多的朋友们讲述国企的变革,知道一代人的命运就这么被决定着。西藏博物馆,看着和平解放与文化融合,看着地方经济的一步步发展,听着交通对于区域经济的巨大影响...制度,制度,还是制度。

我所期待的,只不过是,1) 权力不再等同于收入 2) 更多资源不仅仅是资金,投入基础教育。然而,第一点,就已经折射所有制的根基了。第二点,单单改变起来也有点苍白无力。

如果你能看到这篇博文,那么第一点,先感谢过去那些年命运的眷顾吧。震撼我的那些人,永远怕不会有机会成为我的读者。


Comments

  • Xiao Nan says:

    沙发感谢一下 。。。


  • halida says:

    虽然现在有各种问题存在, 但是如果你可以看到普通人的笑脸, 那么你会知道还是有希望的。 什么时候大家都愁眉不展紧锁眉头的时候, 才是真正危险的时候。。。


    • halida says:

      我其实更担心的是, 经济发展减速, 会把一些很严重的问题暴露出来, 比如支离破碎的民工阶层符合无产阶级的特征, 是非常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中国如果乱了, 一些服务市场(比如IT)会严重萎缩, 有出国机会的人还能跑, 像我这样跑不了的就惨了。。


    • Liyun says: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命运的滚滚洪流来袭,真的是治世出能臣,乱世出奸雄了。


    • halida says:

      等等, 我发现不能回复的你内容, 只能继续回复我的评论?


    • Liyun says:

      是的...我设置的一层嵌套回复。


  • leevviin says:

    出生的一刻起,我们都被打上太多的标签。


  • moore says:

    同学,你想的太多了。


  • Yang says:

    看完这篇博文感触很深~英语,计算机,会开车这三点是很基本的三个工具,但是很多应届生常常缺乏这三条而被拒之门外~


  • 王骞 says:

    每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对此会都会感受颇深。前段时间看到我们高中时的一位学长读完北大的本硕博,拿到PhD,然后选择回老家 回到农村,回到那片熟悉的土地,我是没有那个勇气回去,父母家人辛苦的供子女读书,他们对子女抱着很大期望,然而现实社会很残酷


  • kelly says:

    作为在校准毕业生,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也不在少数,然而深度却不及您,实为惭愧。读完这篇文,感触良多,忽然也懂得自己接下俩该做点什么了。非常感谢!


  • yihan says:

    这也是我巨大的疑问啊!前两天去LSE的会议,我就问,为什么不管在什么国家,美国也好,中国也罢,甚至北欧,社会的大部分财富都是集中在少部分人手里的?教育、政策显然无法解释这一现象!然后人家就搪塞我,说是社会经济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说什么集中程度每个国家还是不太一样等等,这都是废话啊!问题是这个system出了问题啊!丽云你怎么看?


  • 狂人 says:

    我们其实没有真正的选择的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