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无知的受伤|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无知的受伤

真的觉得自己有的时候就是没缘由的狂妄,班门弄斧地在各种数学专业的面前卖弄……唉。不丢人就奇怪了。

一大早,一同学QQ问我一个很“深奥”的题,大概就是一群人在排队,怎么来比较快。当时我脑子转啊转,最多也只想到运筹里面涉及的星星点点的图论,然后在R里面弄了半天连穷举怎么举都没想出来……顿时感觉各种悲哀。

最后,忍不住去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了出题教授的网站,然后顺利下到了一个solutions文件。当看到答案的时候,抽了一口凉气,Johnson’s algorithm?这是个神马东东?

果然,算法设计还是一个比较精妙的问题,像我这种连《算法导论》都没读过的人,怎么可能玩的转呢?最近不是很流行的在说,“以大多数人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哎!我就是好高骛远、无知使得自己到处丢人的典范啊。

好吧,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去读读《算法导论》了,至少这个Johnson’s algorithm我第一遍看wiki没看明白,没找到直觉和来龙去脉什么的。伤心啊。排队论排队论……算法果然水很深啊。


Comments

  • lonelyboy says:

    求下题目看看。。。


  • Frank says:

    It is important to focus. A person cannot understand everything.


    • Liyun says:

      我只是觉得算法这些东西挺好玩的,正好最近也没有什么很有挑战性的事儿要做,避免自己颓废掉……嘻嘻,就当玩智力游戏了。业精于勤荒于嬉……

      或许我是真的失去焦点了吧……哎。你给我找点好玩的事儿呗,嘻嘻。


  • yixuan says:

    算法导论……这可又是一本1000多页的神作啊……


  • Yihui says:

    哈哈,那句流行的话是哪位天才说的?

    知识技术这类东西,随便胡乱懂一些,精于一点,我觉着就可以啦。


  • gaotao says:

    每次听到丽云姐提到实变泛函的时候,我都不由得抽了一下~丽云姐学经济的都会,可我还不会泛函,情何以堪啊...

    P.S. 排队论水深是深,但是貌似已经发展的差不多了,而且非常实际有用!


    • Liyun says:

      泛函60分及格的飘过,嘻嘻。

      我也觉得排队论很实际啊,比如做饭的时候该怎么order,而且在算法设计里面也有助于等待时间的降低吧?


  • gaotao says:

    典型的geek心态,做饭还order....去帮助火车调度吧,中国人民会感谢丽云姐的!


    • Liyun says:

      唉,当你每次做法都要消耗2+小时,最后一盘菜上来之后,第一盘菜已经凉了的时候,就知道做饭的order有多么重要了。

      火车调度……火车的本质问题是供远远小于求,怎么解都不够,哈哈。


  • gaotao says:

    当丽云姐懂得上完一盘菜后发现前面一盘菜早已被搜刮的干干净净时,就知道做饭的order原来是多么的不重要。
    做饭的本质问题是,有一个人帮你做死的吃,哈哈哈


    • Liyun says:

      暂时还没遇到这种人……大家都是很收敛礼貌的等我一起吃……


    • 飘过 says:

      小心眼的人,总习惯于想小心眼的事,说小心眼的话,这就是所谓本性或境界。——"或许我该更大度点,更崇高点,能够努力接受这个二维的子空间,可是修养不到,品性有何求..."。——这是某09年留下的感悟,但是到了2012年的今天,我看他的言论,还是有些猥琐之嫌,文如其人,“修养”、“品行”不是数学、统计能计算出100分的,是要靠个人的思品长期修练,现实社会生活中“二维空间”都容纳不下,数学上再多维空间即使能计算求解,那又何益?——我本不想这样说的,请原谅我的“以猥制猥”,但算是对年轻人怎样做人给个提醒吧。


  • 飘过 says:

    礼貌是一种境界,损人也是一种境界,但站在第三方的角度来看,高低尊卑昭然若是。有一个故事说,有几个浅薄的年轻人想在众人面前羞辱萧伯纳。大声宣告说:“伟大的戏剧家都是农民工和白痴。”萧伯纳笑着说道:“先生,我看此时此刻你就是最伟大的农民工和戏剧家“。想羞辱别人反而自取其辱。唉,浅薄本不是年轻人的错,但年轻人不学会谦逊和”泛涵“(宽泛的涵养),就不能不说还是有些浅薄浅薄啊。


    • gaotao says:

      我不知道“飘过”师傅如何称呼。但是在别人的博客上做如此针对的话语,我不懂这算不算作礼貌。如果对我有看法,你可以直接到我博客上留言,有错我自然会改。看师傅留言,应该是认识我的长者吧,我还是暂时称您一声师傅。
      其实看到你这样的话,我本不想理会,人无完人,我没必要让每个人都喜欢。我是猥琐也好,是崇高也好,都是你的评价罢了,你所想罢了,与我何干呢?苏小妹在苏轼揶揄完佛印后说的话:“心中有佛,见人如佛;心有牛屎,见人如屎。”师傅若是经过风霜之人,还喜欢如此“以猥制猥”,不知是我年轻了还是师傅变幼稚了。。
      P.S. 我与丽云姐此处只是朋友间的玩笑话,若让你感到不快,实在抱歉。


    • Liyun says:

      咿呀呀,干嘛这么较真啊。说了都是年轻人嘛,年少轻狂一定有什么不好的啊,我都年少轻狂了这么多年了,各种被指责也就笑一笑过去了。生活的快乐、随心就好啊,嘻嘻。LZ有时间指教我一下吧,我都厚脸皮很多年了,估计得罪很多大牛还尚不自知。

      我和gaotao也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了,大家都习惯了直来直去的,不用想那么多才说出口。自然而然的多好啊~


  • 飘过 says:

    发个言,是希望你们看到,别的并没什么,我说的对也好,错也好,无则加冕吧,我从此省人了,886.


    • Liyun says:

      喵,这么希望引起我们注意啊,嘻嘻,有啥目的嘛……不方便留言的话可以email给我嘛,我开始好奇了……


    • gaotao says:

      本没什么,看到这先生您这句话,我笑了。好像我一直是个口蜜腹剑、暗中放枪之人似的。我不知道因为无心之失触犯了您什么利益,一直让您如此耿耿于怀。我并不想证明什么,只是觉得你摆这么高的姿态来教育我,让我也甚是奇怪,难道谦逊和“泛函”就是您口中说着玩玩的么?如果真有指教,发邮件给我即可,如果我真错,希望还能来得及道个歉,如果我没错,请先生您尊重自己的言行。


  • moore says:

    看了老半天,翻来覆去的看,才看明白原来gaotao是和“飘过”纠结啊。

    阅读能力老差了,才想说出“淡定”,才发现方向不对啊。


    • Liyun says:

      在gaotao出现以前,我是各种茫然啊。后来还是很茫然……这俩哥们都太喜欢舞文弄墨了,可费神儿理解了。


  • 飘过 says:

    本应“省人”的,但看到gaotao很“纠结”我的留言,尤其是当我完整看完gaotao的博文后,我特别感动于gaotao用“声波”表达出对其母亲的感恩,正如他所说“内牛满面”,真的深深地打动了我,如果我就此省人,觉得伤害了你们年轻人的情感,我会于心不安,所以,特地回来再向gaotao和Liyun道个歉,请原谅我的不慎言辞打破了你们平静的空间,我表示收回我的言论,并说声:对不起!


    • Liyun says:

      哈哈,“年轻人”这个词儿gaotao当得起,我就未必当得起了。老了老了……

      落园一向不平静,平静就不好玩了嘛!大家一起玩多热闹啊~嘻嘻。


  • ypchen says:

    学术界有个传统 一般叫Introduction或者Elementary的教材 都不会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 ypchen says:

    这篇发了也没几天吧 在近期博文里的 纯粹被标题迷惑进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