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朴实的小贩|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朴实的小贩

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顺便去买菜。其实记忆中有印象的还是小时候跟着爸爸屁颠屁颠的去菜市场,从一头转到那头,然后再转回来,每次都是我说“累啦,别转了”,他才恋恋不舍得拎着菜顺便拎着我回家。

今天一时兴起,其实一般说来我都是懒得很,去超市看看什么在打折,还看得过去的话就买一些回来做做。而今天,则是好几天没吃水果了,想买点水果顺便买点新鲜的蔬菜,而不是超市里那种不知道放了多久的。不知道为什么,想吃桃子。也许应季的水果只有桃子,而且实在是不想吃西瓜。

回家的路上有母子俩在卖水果。母亲看起来已是花甲之年,儿子则是二十多学一副书生气,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大概是第一次出来卖菜,母子俩好像对此都不太擅长,到我去买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太阳落山了,他们还剩了很多菜没卖出去,尤其是那么贵的香菜还因为保存不当蔫了。我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收摊,看到他们一副落寞的样子,感叹着忙活一天连本儿都没赚回来,但是还是充满希望的闲聊中总结着一天的教训,明天要怎么做更好。

我挺了下来,正如前所述,只是想买点水果,有桃子再好不过。但是驻足很久,很失望的发现没什么水果。那个“书生”倒是很热情的问我要点什么,豆角啊、西红柿啊、黄瓜啊,朴实的言语推荐了半天。可是我实在是不会做豆角,也吃了好几天西红柿黄瓜了。所以,只能找些理由搪塞过去。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儿,就试探性的问问,有什么水果么?“书生”摇了摇头,略有抱歉的说没有。他母亲则是一边收摊,一边推荐其他的蔬菜。突然间,她说“对了,还有几个桃儿,要不要?白送给你,不要钱。”我愣了一下,然后看她掀起来一块塑料布,露出下面被掩盖的几个桃子。桃子不大,也不多,可能只有两三斤的样子。皮白白的,还有些疤,一看就知道是在附近的山上摘的,不会太甜虽然也没什么农药。我略作迟疑,那母亲继续一边找着塑料袋装着,一边说着“真不要钱,这桃儿是在家附近摘的,也没用钱买,所以送给你。”大概十几个桃子,也就两三斤的样子,不多不少。她热情的递给我,然后我迟疑着,就听那“书生”说,“没事儿,拿着吧,回去洗洗就能吃。”盛情难却,我就收下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直接走人,就停下来挑了两个茄子,不到一块钱……想找点零钱付了直接走人,也没找到,只好傻傻的掏出来一张让他找……

买完菜到家门很短的路上,我一直在感叹着这对儿母子的朴实。印象中的小贩都是牙尖嘴利,砍价跟割他们肉似的让人难受,还总是试图缺斤短两。但是这对母子实在让我感叹,白送给我的这几个野生桃子虽然看起来一般,但是让我觉得额外珍贵,胜过我花更多钱从超市里买来的皮儿红彤彤的大桃子。

回到家里,觉得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番热心,就细细的洗洗,一个个吃掉了。桃子有点硬,皮儿上有挤碰留下的坑,和自然生长裂开的疤。小心的用刀削掉那些不能食用的部分,将白白的桃肉送到嘴里。初尝,稍有生硬,不甜,略酸。但是细细品来,却是酸中带甜,别具风味,绝不是大规模种植能培育出来的“实在”味道。

说到这儿,想起来小时候,爸爸每次去买菜都是要去菜市场待一下午的。他喜欢和菜贩子们聊聊天、拉拉家常、下下棋,不知不觉每次都是临近黄昏我打电话才能叫回家来。而每次回家,都是拎着很多菜。次数多了,我就抱怨“买那么多干嘛,吃不完都坏了。”爸爸的回答却是“我就挑着买了一点,剩下的都是菜贩送的,他们收摊,扔了也是浪费,就送给我了”。一直不理解菜贩怎么会主动送菜,而今天突然间觉得,菜贩们也是非常可爱的人,他们辛苦的去收菜,日夜不停的运进城,还要冒着大太阳守着摊儿,碰到恶劣天气或者供给过剩基本都是要赔钱的。很多老家的亲戚都说,收菜然后出去卖菜远远比在家种地辛苦的多。菜贩省吃俭用,不过是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来换的一碗饭吃,换得孩子上学的钱、盖新房的钱、娶媳妇的钱……他们劳劳碌碌一辈子,可能都没时间停下来想想自己为什么活着。只是一种坚韧的信念。那种为几毛甚至几分钱都斤斤计较,原来让我觉得很无聊,现在才觉得,他们太懂得“积水成渊”的道理了。

后来,习惯了爸爸每周末往家里拿很多菜,还经常打趣的说“又去市场上教育人家普及科学知识啦?”倒也不觉得和他的身份有什么冲突,他总是喜欢并且善于与人交流的,而且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地位。我大概是继承他的基因,很喜欢温和的说教。譬如最近和一群08甚至09级的小孩子一起上课,总有人会问我很多问题,无外乎大学怎么过、经济学是什么、考注会有用吗等等。我按照自己的理解,把自己走过的弯路和经历的痛苦一一告诉他们,并毫无保留的针对他们的问题提出真挚的建议。

不过,我发现最近自己实在是有点“倾诉狂”,总想找人说话,而且滔滔不绝。或许是假期实在是太无聊了?这般耐不住寂寞,大概不适合学术吧。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