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没有数学的经济学[3rd week, June]|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没有数学的经济学[3rd week, June]

现在说这么一个标题,简直就是“非主流”,毕竟经济学现在几乎就是应用数学。但是承蒙几位老师的辛勤教导,我很幸运的没有把经济学学成数学。越来越学习经济学,才能体会到数学背后回归到原汁原味的经济学的美丽。

前两天正好是课程改革,让我们经济系的去提提意见。也许是感受太深了,我哗啦哗啦的说了一堆东西。然后看到侯老师哗啦哗啦的不停地在记,心里稍稍有些安慰。但是另一方面,也很明白,自己这些八成只是一种良好的愿望,而不见得最终能付诸实践。席间有些话不便明说,看着刘国亮老师直穿人心的眼神,我实在是有种苦不能言的感觉。第二天给他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许只是因为在考试周,所以这点时间显得格外珍贵。我也很久没有写这么长的邮件了,只是发觉自己还是性情中人,不写太对不起自己。

邮件中我强调的就是“数学之后的经济学”,在一长串的数学推理之后回归到经济学的原始朴实的感受。这也是承蒙学长的教诲,让我一直坚持着在数学推导中时刻警醒着经济学含义。

不想再把重复的话写两遍,把邮件里无伤大雅的部分直接贴出来。

---------------------------------------------邮件正文开始--------------------------------------------

刘老师:
您好!很抱歉在百忙之中打扰您了。
只是昨天下午在班会上有些话没有说出来,既然说了给您写邮件,我还是索性一吐为快吧。

总的来说,感觉经济学是一门知识更新非常快的学科,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追赶潮流、什么热门关注什么,但是相对的,打基础不能打歪了。大三一年的专业课训练承蒙各位老师的辛勤教导,感觉自己对于经济学才算是刚刚入门。也深深的感受到经济学是一门很美的学科,在现实世界的多变之中探寻着事物发展的规律,试图寻找着帕累托改进的可能。这也是学习了这么多专业课后,越来越喜欢经济学的缘故。

很欣赏也很感激您一直倡导的对于经济学思想的重视。诚然,现在很多时候我们都把经济学学成了应用数学,可能在金融等专业表现的更为明显。开始的时候我也对经济学里面的数理化有很多的疑问。但是今年以来,先后跟着陈强老师和张健康老师听了“高级宏观”和“金融经济学”两门课,深深地感受到数学公式背后经济学的美丽。在构建数学模型时候的对于经济现实的高度抽象,在解出数学上的解之后用简明而生动的经济学思想去解释它的经济含义,这是在复杂的数学推导之后让人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才深深地体会到数学作为一个逻辑推理的工具对于经济学思想表现的重要性。在接受了数学的严谨推理之后,才更加的对最后结果的经济学含义感到信服。

但是很遗憾的是,能把数学公式的经济学含义完美呈现的老师实在是太少了。
*****************此处内容不便公开,见谅!********************

*****************如非常感兴趣,请发邮件向我索取**************

记得彭实戈院士经常说“数学是很美的”,我现在所感觉到的就是“在复杂的数学推导之后,把结果回归到经济学是很美的”,而且在这个过程和结果中让人有一种很兴奋的成就感。但是很不幸的就是,可能我们的课程设置并不能够达到使我们的积累足以承载这样的幸福的程度。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概论统计虽然都是必修课,但是一方面讲的过于注重数学解题技巧,另一方面未曾告诉我们怎么在经济学中应用。加上一年级的数学课直到大三才有中级微观,此时很多人把数学工具忘记的差不多了,然后再去很被动的复习。因此,如果初级的西方经济学能在大一开设,我认为中级微观最好紧跟着学完数学课的大二或者大二下学期开设再好不过。

同时,我们的数学工具的积累远远不足。只有金融数学基地班在开设数学分析和高等代数、实变函数、运筹学等等基本的数学工具课,但是我认为对于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来说这些课也是非常必要的。到了中高级宏微观,被数学工具所限,然后被动的去看数学院的课本,这恐怕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这也是我这一年以来最常经历和最为痛苦的事情。我个人认为,学校应该为希望掌握这些工具的同学提供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毕竟自学是一件相对高成本的事。

然后就是昨天很多同学提到的经典著作选读和人文知识积累的问题。这大概是经济系最独有的现象,也是最为难得的现在还有很多人愿意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一些名家大作,探寻经济学发展的脉络。但是很遗憾的是,太多的各种课程冲击了我们举办读书会的时间,也没有老师能够带领我们好好的去讨论一本书、一篇论文。这对于理论的学习可能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毕竟让大家不顾考试的压力去静下心来读自己喜欢的东西是有些难度的。记得我去年冬天大量阅读一些经济学著作却没有人可以交流,最后被迫只能在网上看一些其他人的评价之时,颇有无奈的凄凉之感。这也是促使我踏踏实实的写博客、把这些感触及时的记录下来的被动动力。稍稍有老师的一点指引和压力,我想大家能做的很好,因为昨天您也看到,不仅仅是一个两个人有这样的期望。
至于其他人文学科,比如哲学、历史、心理学等等,这是在学习经济学到一定程度之后必须弥补的人文学科知识。而且山大的一大优势就是“百年山大,文史见长”,有着这么多知名的人文学科的专家鼻祖。记得徐超丽老师曾经给我们说,她们当年是整个山大的老师在教她们,然而到我们现在,只有山大经院的老师在教我们。这其中的差别,不言而喻。我和周围一些同学深深地体会到在山大四年未曾接受人文学科博大精深的熏陶的遗憾,直到大四才有时间和机会去自由的选择一些其他院系的课程。
此外,公共选择理论、社会调查方法等等都是颇为实用的课程,能开设再好不过。

最后说一些自己感觉走弯路、浪费时间最多的事情吧。
*****************此处内容不便公开,见谅!**********************

*****************如非常感兴趣,请发邮件向我索取****************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可能您也没有时间一一看完。如果您能把上面单独列出的几条看了,多多少少能实践一些,我就感觉自己花这么长时间写这些东西还是有点意义的。当然,我也很理解,课程改革并不是一个“帕累托改善”的过程,最多只是从一个帕累托最优点跳到另一个帕累托最优点,因而改革中间必然会有很大的阻力。只是从一种发展的角度看,若想培养更多优秀的经济学专业学生,这些改革还是必须的。每每谈及”知道你们山大经院的学生数学比较差、没学过高级理论“,都有一种颇为悲哀的感觉。从我个人说,是迫于出国的要求,自己要去补这些欠缺的知识。只是最后,能不能在知识这个层面上和其他国内的院校有着一个相同的竞争力,还是有待验证的事情。但也唯有,尽人事、听天命。在和其他院校同学交流的时候,深深的感到自己所学的欠缺。只祈求,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祝您一切顺利!
此致敬礼!
陈丽云

p.s. 附一篇文章,是经汪丁丁老师同意后转载的他的CCER改革方案。http://www.loyhome.cn/662.html 有些值得借鉴的地方。

---------------------------------------------邮件结束--------------------------------------------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完此文,有的时候实在是有种颇为无奈的感觉。居安思危的精神,是不是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忘了。只是恨自己,徒有一番冲动,却始终无能为力。或许如昨日和学长所言,山大于我,只是过客。


Comments

  • 魏太云 says:

    我不认为实变函数对经济学有多大作用,实变函数算是大学数学里面很抽象很复杂的一门课程了,里面得很多问题都很难回答,我在学实变函数的过程中从来没有联系到经济学,觉得差的太远了。现实生活中的经济学应该是很具体的吧?

    很多数学院的学生(包括我)对实变函数都是一知半解的。个人觉得单纯学经济的想插手实变函数等数学课程很难,更是费力不讨好。当然可能是我水平不够,cloudy妹可以随便找一本实变函数翻几页看看。

    运筹学很实在的东西,管理学的都很重视,这门课真的很实用,但真要深究下去也是深不见底的,不过我们可以捡我们需要的。


    • cloudly says:

      在高级宏微观理论和博弈论中有关于不动点的东西,因为经济学家总是求一个“均衡”嘛,所以牵扯到了实变和泛函。
      我本来是想选泛函的,但是看了看课程介绍直接被打击了。实变还没翻过,虽然已经买了一本书……
      运筹学我们会用就可以啦,毕竟不是专业的数学研究,我们只是作为工具去了解,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