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济南真的很热[4th week, June]|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济南真的很热[4th week, June]

今天连喝了两罐咖啡挺过了一天的考试,眼睛肿肿的精神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昨天没有睡着,因为宿舍实在是太热了,根本就没法睡着,我实在是难以想象济南的夏天怎么会这么难熬,我都怀疑自己真的在济南待过么?

看到一同学写的日志很搞笑“不在乎衣服领子大,也不在乎裙子短,只要凉快就行”,其实大家在宿舍里都是属于类似的。实在是不好在网上说女生宿舍里的真实情况,大概揣测一下当人热的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会如何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这么热,哎,还是考试周。还好大概最后一周的时间了,熬过了就好了。希望诸位老师们也能体谅我们的辛苦,大热天的给个好分数吧~好好回家过暑假。

然后就是希望暑假的时候有机会出去走走。嗯,厦门、敦煌,现在比较想去这个两个地方,西安也可以。前面那个就不说了,这是属于能把我周围的人都唠叨烦的一个事儿(见文末)。敦煌实在是越来越向往了。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同行者,有点想自己出去走走,而不是和爸爸妈妈家庭旅游。或许自己出去会稍稍自在一些吧。

然后就是老老实实的看看书,写写论文,应付一些不得不应付的事儿,大概就是这样吧。那天看《经济研究》把我乐死了,那文章好玩的紧,光华的硕士真的不一般哎。那天一研三的学长说“科研还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至少你有这个能力就能获得相应的报酬”,只是我实在是不这么认为。科研在我看来,黑暗的紧。或者说,一群高智商低情商的人玩来玩去,都是那么小家子气。相对而言,经管类的稍稍好一些,至少大家的情商都高一些。话说现在看《经济研究》已经和原来远远感觉不一样了,不知道是《经济研究》水准提高的快还是我看问题的角度发生变化了。最最欣慰的就是基本达到秒杀所有关于宏观的模型,原来的时候最多也就能秒杀一般的微观模型,碰到高微的还是束手无策。现在大概可以秒杀的就是宏观、博弈论/信息经济学这类的模型了。争取下半年秒杀大部分计量模型。嘿嘿。

话说,今天刚刚借了两本好书,是《经济思想的成长(The Growth of Economic Thought)》。

作者是(美)亨利.威廉.斯皮格尔(Henry William Spiegel)。

之所以说是两本,是因为出版的时候是上下册的。

经典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当代经济学教科书译丛”绝版系列的。

目前打算在考试前粗略读一下,应付考试……当然,其实是很值得细读的。

电子版下载在这里:http://sites.google.com/site/loyhome/Home

转载的一点简介:

本书从经济思想的萌芽时期说起,上溯圣经、古希腊、早期基督教作家的经济思想,依次对前古典经济学、古典经济学,以及当代经济学的流变和发展作出了详尽、中肯和独到的介绍和评论。作者选择了一种文化的方法而不是技术的方法,因而在书中包括了不少经济学家的传记细节,使全书显得极富人情味,这不仅强调了本书的人文主义导向,而且也生动地揭示了经济思想何以会在特定的时间发生某种转折。

本书是写来作为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课程的教材的,但专业研究读来也会受益良多,作者亨利·威廉·斯皮格尔是美国美利坚天主教大学的经济学名誉教授。

----------------------------三年之前的一篇关于厦门的日志--------------------------------

厦门之恋

一直想去厦门大学,这是周边同学都知道的一件事情。然而随着高考分数的呈现,厦门大学变成了一个已经破碎的梦。不过,其中交杂的我对厦门的眷恋,却未曾改变。

记得高三一年顶着所有人的嘲笑和冷眼毅然在大学目标一栏写下“厦门大学”,班里同学半讽的话语我也全当没听见。厦大不如山大,这是高三一年我所听到的最多的话。但是这些话没有动摇我,除了……去厦大,基本上就是为了厦门,为了这个美丽的滨海城市。一直只是道听途说,直到我买了一本《中国国家地理2005年增刊——选美中国》,这本书一直陪伴着我直到现在。一页页翻下去,精美的图片震撼着我。高山冰川、峡谷河流,每一样都是那么的美丽。直到翻到后面的最美的五大城区,才有了一点城市的味道。生活在城市里面的人还是离不开城市的,自然更多只是一种渴望。厦门美丽的风景顿时让我沉醉,而鼓浪屿的魅力更是让我无法抵挡。

看到那湛蓝的海水,顿时倍感亲切。正如我在一条短信中写到的:原来我对厦门的渴求,是来自心灵深处对至纯至真的向往。湛蓝的海水背后,是不断缠绕我的梦。归来吧,归来吧,它像母亲一样召唤着我。去那里,是一种回归。厦门,当你只能是一个远远的符号,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心痛?未来还很漫长,我希望还有机会去你那里,投入你温柔的怀抱。厦门之恋,不曾改变的一种情结。本来想去厦门之后周末便去鼓浪屿的,这样在四年之内可以步行游完这个美丽的小岛。现在看来,近乎一种奢望了。
几天后的旅游,也许会选择一切更亲近自然的地方吧,像九寨沟、张家界、黄山、桂林之类的地方。因为那些地方,以后去的机会更少了。

---------------------------------------结束------------------------------------

可以看出我的文风变化还是蛮大的,至少不似原来那般“哀怨的忧伤”了。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