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理想主义者和出国|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理想主义者和出国

最近的繁忙终于渐渐告一段落,有一个短暂的喘息之机可以做点事儿。昨天和一位学长一起吃了顿饭,算是最后的送别,因为可能有一段时间都无缘再见了。学长在这几年大学的生涯中帮了我很多很多,依稀记得经常厚着脸皮去问他一堆堆弱智问题,然后他耐心地跟我一一解答。还有影响我特别深的就是他对于学术的态度,反对造假、反对浮躁,一心一意追寻自己理想中的学术。读博士读的这般清心寡欲,确实难得。每每念及于此,都会不自主的自卑一下,感叹自己经受不住五彩斑斓的诱惑。

然而学长的理想主义却让我觉得有点稍稍过了。他还有一年就要博士毕业,我本以为他会找个不错的学校留校当老师,然后继续他的学术生涯。可是没想到他的决定是考英语然后出国。因为这一年要写博士论文所以几乎还没有时间准备英语,如此申请的话最早也要博士毕业后的那个秋天了。当然毫不怀疑他的能力,连人大某天天在blog上吹嘘自己的坎布里奇生涯的人都能飘过去,何况这种如此热爱学术的人。只是学经济的大多根深蒂固的有一种“机会成本”的概念,不由自主的就会进行一下成本-收益分析。博士毕业出国、再读五年的博士……大好的年华就要在论文的陪伴中度过了。只是他的固执来源于一种对学术的热忱,对国内研究的失望和一种对国外最先进宏观和计量研究的渴望。总而言之,一种对于学术的理想主义。

我从来不讨厌理想主义者,我自己也是一定程度的理想主义者,喜欢把未来预期的很美好。只是最近接二连三的碰到许多因热爱学术而想出国的,让我恍然间有种错觉。记得当初决定飘洋过海的时候,总有人很艳羡的跟我说出去就好。我只能苦苦的一笑,想想这般艰辛的道路滋味只有自己可知。但是我没有选择,如果想多学一点经济学,最高效的路子就是出去读。我无意于学位,所以不想在国内浪费两三年的时间然后拿个不错的硕士文凭、以便在申请的时候传递一个不错的信号。难道所有出国的人都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态?时间啊……这么长的时间白白浪费在申请上岂不是很不划算~

有的时候在想,学术圈子明明那么小,为什么大家还挤破头的往里冲?只是因为习惯了么,习惯了在大学的教育中被一群学术圈子里的人打造成学术胚子?再叹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去。不过也不合适,我还没进去,怎么知道里面的人想不想出来?只是见过太多想进去的人,不禁怀疑到底经济学到底有多大的魅力使得他们难以自拔?当然,最理想的就是能进能退,像赵云一般。


Comments

  • 萝卜 says:

    确实是很佩服能静下心来搞学术的人,毕竟社会上绝大多数人还都是现实的浮躁的。
    而我,差距还是太大,只能向着目标厚着脸皮扑过去。。。。 😡


    • cloudly says:

      我每次见到如此诚心醉于学术的人,都除了敬仰之外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耐得住寂寞不是吾辈能做到的,所以只有望洋兴叹了。


  • tengfei says:

    看你的blog总让我很惭愧 😥 你的文字里总是透露了对你所学那一领域的发自内心的喜爱,我觉得我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来思考自己究竟适合做什么,应该去做什么,一直到现在,还在纠结很多事情,如果有一天我对某一工作能有你现在所有的这种热忱,那我知道我一定找到了我找了很久的东西了。有时候我会很羡慕想你师兄那样的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择了,他们就是很执着痴迷于一件事情,这种简单我很羡慕。因为我没有过。ps:好久没来了,看到之前的食物,你手艺真是不错啊,这大晚上口水都流出来了。


    • cloudly says:

      “透露了对你所学那一领域的发自内心的喜爱”,何以见得?我现在倒是很难说出经济学到底哪里迷人、值得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如此奉献。不过我一向是属于“做什么爱什么”,属于“日久生情”型的,接触久了总是有点恋恋难舍的感觉吧。至于选择,我是觉得与其浪费时间想清楚,不如随便找条路走下去,总不会太坏的。
      至于好吃的,呵呵,你去找yihui嘛,他不是新婚么,让他亲自下厨摆喜宴去~


  • ElvisFAng says:

    也许是对人性的追求。


    • cloudly says:

      嗯,感觉这学长有点追求“哲学”层面的思考的感觉,喜欢清净的环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食人间烟火~
      话说,我感觉最近出现了好多不食人间烟火的……奇怪。


  • tengfei says:

    你以前的博文啊,看起来都是大爱这个专业。。“好多不食人间烟火的”,开来2012果然是要来了,呵呵,yihui新婚回去他一定要宴请八方才行


    • cloudly says:

      你这近水楼台的就多帮我们吃点,我连yihui人影都没见到……这家伙真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佩服佩服。
      哦,别忘了多拍几张照片,我们都没见过嫂子 🙂


    • cloudly says:

      你这不用睡觉的?爱荷华时间貌似是凌晨……真勤奋啊


  • 世界草民 says:

    俺刚在国内混了一个经济学博士,自己就觉得很垃圾。要有机会,也会到国外去读个有真才实学的吧。


  • 谢益辉 says:

    窃以为有些理想主义者从某种角度来看也很可怜……

    楼上的待我回Ames再请客吧,哈哈


    • cloudly says: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也挺理想主义者的,只是不挂在嘴边罢了……
      另,有空说一下文档的事儿吧,我好有压力把小册子再写一点,taiyun的文档已经可以挂上去了。本来想见面再说的,结果事不遂人愿,所以只能邮件说了~


  • Quantminds says:

    😀 这个太扯了


  • tw says:

    为什么你选择去西班牙而不是去美国留学?语言会成为障碍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