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自然实验,社会行为,etc.|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自然实验,社会行为,etc.

老天原谅我在这个考试周前万分紧张的时间还奢侈的写日志吧。这篇日志起源于我今儿上午很奢侈的看了一会最新一期的AER。 我实在是太怀念AER红色的封皮了,想当年,天天泡在院里资料室的时候,几乎每一期AER、QJE、JPE都会翻翻,看看人家都在干嘛,虽然也知道这些期刊上的文章某种程度上都是有些陈旧的了,不过关注一下他们的idea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嘛。

没想到来这边之后,反而失去了不禁阅读这些期刊的机会。所以今儿看到AER的时候,那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溢于言表。

这期AER上有两篇文章很吸引我,至于详细的内容我列在英文博客上了(谁让我先打开了英文博客然后开始写东西呢?这里再把所有的东西都翻译一遍实在是太无趣了,索性就不翻译了)。先说一个人,李欣(Sherry Xin Li ),是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让我怀念的是今年春天在清华蹭课蹭讲座听的时候有听过她的讲座,是当时少有的感觉很有意思的东西——在《第二人生》这个网络游戏里面做的一些实验。她让我关注的一大原因是她的很多research是基于网络市场的,而我自然很关心网络市场是怎么被经济学家们研究的。AER的这篇有点类似于对豆瓣的研究,关注的是一个电影评价网站,什么情况下人们会更乐于奉献之类的。蛮有趣的,关系到公共物品和社会行为,都是我感兴趣的话题。

然后不出意外,看到一篇和social network相关的。是一篇网络博弈的。今年数数看已经看了不少网络博弈的东西,开始的时候其实对这玩意不太感冒,后来看多了也觉得多少有点意思了。这篇文章很能迎合我们的直觉,记得有一次看到一个朋友写过这么一个故事(貌似以前在说从众行为的时候有提到过):

我曾经在工作中下意识的使用过从众的理论,比如说在网站改版的时候,大家知道,网民通常会反对的,这时候,如果我直接发一个公告,后面肯定一堆人骂;所以 我后来再发此类的公告,都会先找几个人在下面说点好话,但是我发现,即便如此,后面的人还是照骂,我就奇怪了,你们咋不从众呢?后来想想,是因为在网络 上,人们之间互不认识,也对不上脸,所以就不担心其他的人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蠢?也就不介意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所以,如果我现在来做这个事情的话,可能就会稍微改变一些,首先,我会让意见领袖在公告下面支持我,这样,很多人就会想,那谁谁谁都说好,那就一定 好,之所以我觉得不好,是因为我根本就没发现其中的美好吧?此外,我还会争取用事实说明改版到底为什么好,再加上我本身的公信力,把“好”内化到会员心里。

这里虽然是一种对于从众心里的应用,但是换到一个社会网络的角度,就是一个人们对于信息摄取过程的区分。有些人乐于在搜集信息上投资,这部分人经常被产品销售商定位于“尝鲜者”,类似于某某新科技刚出来就被某些狂热粉丝追捧。有些人乐于投资在建立社会网络的联系上,以期从社会网络中获取更多的信息。这样,在一个社会网络/群落中就形成了一种博弈。这篇文章说的就是这种博弈均衡的存在以及影响的因素,虽然模型相对比较简单,数学上的技术处理也挺无聊的,但是看看这样的直觉上的启发感觉还是蛮好的。突然发现某种程度上,找回对于经济学的触觉最好的方式或许就是多多的读一些东西,首先不能局限于那些整天赶着人跑的problem set,其次也不能屈就于被动的在讲座上被灌输一堆数学公式。毕竟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模型背后的经济意义才是更为重要的。作为一个普通人,谁关心为啥“囚徒困境”一定有纳什均衡解呢?只要知道均衡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可以被改变就可以了。

呃,回到复习中去了,毕竟现在是考试周了没有时间用来挥霍了。然后接下来开始关注我的master project,天知道这会不会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唯一一篇以写论文的方式写的东西了。这次有意思的很,会做一些social network的应用,而且很可能是在health economics领域,这大概是我以前从来不曾预期、周围了解我的人也不见得预料的到的一种组合吧。不知道最终会做成什么样子,但愿不会太让人失望。不过考试周啊考试周,唉。当学生就是如此命苦啊。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