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行在途中|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行在途中

刚刚结束了一段旅行,时间不算长,和这一年来的旅行大抵一致,一周左右的时间。但是跑的很远,连夜火车就已然到了几千公里之外。大漠边陲,风沙漫漫,却也有青海湖的明镜秀美,更震撼于丹霞如彩虹般绚丽。大自然之神奇,不可言喻。

行在途中,路在思索。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且不说李白杜甫吟诗作游,想想徐霞客当年只身入山的壮举,怕是足以让当代这些号称“资深野驴”的户外爱好者望洋兴叹。于是乎,在《徐霞客游记》之后,又念及《老残游记》的世态民生(读书读得少,一时想不起其他的游记),却再也不敢以游记作标题来舞文弄墨,其实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贻笑大方。

旅行有很多意义,陈绮贞唱出了一些,却也不尽然。相机,这个让众多旅者又爱又恨的装备,我还是潜意识的在抗拒。原来觉得没有相机难以成行,后来发觉相机会阻碍亲眼饱览美景的酣畅淋漓,现在却又发觉相机还是有它存在的意义。我依旧没有带相机,早晨5点天蒙蒙亮爬起来,翻山越岭爬到张掖丹霞、爬到山顶静静等待日出的时候,突然觉得相机并非必要。用眼球看到的日出,才是最美的。那种磅礴的气势,就算镜头记录的下来,却震撼不到心里。

有人说,行者无疆。行者固然行走的地方始终是有限的,但是心灵确实是可以无疆的。这也是我这一路感受最深的。一路西行,越来越用心去体会不同人们生活的状态。原来说,经济是虚的,是一堆堆宏观指标堆积出来的对社会发展的定量记录。现在才知道,经济活得是多么的真真切切、有血有肉。百姓并不像微观经济学的假设那样冷血和呆板,经济发展也并不是一个lucas模型就可以描述的。经济是真真切切融入在每个人的生活之中,而模型描绘的是最具代表性的那一面。由此而再度恍悟,为什么凯恩斯说经济学家并不单纯的是经济学家,而是伦理、社会等等融入一体的。

旅行让人惊叹,同时思维放纵在无边的牧场。有了一些好的idea,有的或许可以从商,有的或许可以成文,却也都不重要了。永远的,idea不是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执行。只有变成现实,idea才实现了有点像马克思所谓的”惊险的一跳”——价值增值。行在途中,疲惫的是肉体和身躯,享受的是视觉盛宴和特色美食,而成长的,是心灵对于生活的感悟。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