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试图拿起的笔|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试图拿起的笔

多少次,拿起最舒服的笔,铺好最舒服的纸,选好最舒服的阳光,喝着最舒服的冷饮。如果音乐不能让我感觉它自然的存着、与我的心情共鸣着,那么不要也罢。

这笔,需要是不粗不细,不要太软也不要太硬。流利的下墨水,然后还不能太快的浸润干燥的纸。握笔的地方需要软软的,不至于滑走。最后,还得是纯纯的黑色。不要一点点杂色。墨水流下来,最好可以反射淡淡的阳光。

这纸,不能是纯白的,需要一点黄色,自然的黄色。不能太滑,也不能太糙。不能太软铺在桌上飘飘的,也不能太硬迎风都飘不动。

这阳光,不能是太晴的,要不没有云彩飘扬的味道。也不能是太弱的,要不就得打开灯光辅助。不能是太白的,刺眼。也不可以是掺杂太多杂色的,那就不纯了。

这冷饮,得放在配得起它的杯子里。透亮的就要用玻璃材质,深邃的就要配得起它的年代沉积。冰要适度的,不能大块大块的不透明,也不能碎碎的成为沙冰,倒是可以加些许苏打变得更调皮些。

可是,就算这四样具备了,赏心悦目的文字还是写不出。心情都调节好了,文字它还是不来。不随着心情说来就来。

而感情生长、汹涌、爆发的时刻,什么都无所谓了。淋漓尽致的,文字就会站在那里望着你。等你伸手,一个个罗列排布。

--------------
说到底,我还是一个喜欢随着心情而走的孩子。热情,从来不是可以勉强的。So is everything else.所有的所谓挑剔,所有的完美主义,都会在恰当的那分那秒,轰然崩塌。

另,岁月一直在,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