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转]菲利普斯曲线与中国通货膨胀动态拟合讲座(附现场照片)|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转]菲利普斯曲线与中国通货膨胀动态拟合讲座(附现场照片)

昨天下午去听的一个讲座。忙忙碌碌的光顾着拍照了,没怎么听前面的。还好有今天详细的内容挂到网上了,直接转过来。

主讲人:韩青(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系2008级博士生)--这大概也是第一个学生讲的国贸论坛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来者。

时间:2009年4月16日 下午

题目: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贸论坛第5期:菲利普斯曲线与中国通货膨胀动态拟合

大家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看内容了,照片,照片是最重要的。昨天模模糊糊的听到好像有人要建个什么“韩青后援会”“粉丝团”之类的,当时彻底晕倒咯!话说去的人还真多,都坐满了,幸亏我去的早!
20090414111315855

DSC_0126

由于不是自己的相机(虽然是个单反),用着不够习惯,照片也就勉勉强强的能看。唉!早知道要陪她们犯花痴,我就带相机去了。拍成这样真是愧对韩青学长!

讲座PPT下载:http://www.view.sdu.edu.cn/linshi/xwzx/jjhq.ppt

------------------------------------下面是内容简介-------------------------------

4月16日下午,经济学院在经管楼609举办第5期国际经贸论坛。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2008级博士生、《经济学(季刊)》匿名审稿人韩青担任主讲人,演讲题目是“菲利普斯曲线与中国通货膨胀动态拟合”。国际经济与贸易系范爱军教授、系主任孔庆峰教授、张岩副教授、林琳副教授和陈强副教授参加了此次论坛,论坛由范爱军教授主持。
首先,韩青博士谈到,1978-2007年,我国名义GDP为 NGDP 9.78%,实际GDP为RGDP 7.7%;此外,我国分别在1980, 1985-1989, 1993-1996, 2007下半年-2008年末发生了较为严重的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是一种体制性威胁,对我国的经济发展有重大的影响,所以反通货膨胀对于政府来说是一件谨慎而且苦恼的事情。
菲利普斯曲线一开始表示的是英国的失业率与工资增长率之间的关系,随着经济的变化与发展,这一角色扮演存在不成功的因素:90年代后期,利用菲利普斯曲线测算的通胀率超过了实际增长水平。举例来说,传统菲利普斯曲线估计美国2000年NAIRU在6%左右,而实际水平是4.2%。然而菲利普斯曲线的价值不应被抹煞,对于菲利普斯曲线的立足点应是进一步对其进行修正,使其能够更好的测算。通过直接设定总量变量间关系的建模方式,旨在对具体环境下的通胀行为做出有用总结。实践证明,存在其它力量使这一特征事实变得复杂。问题不在于成立与否,而在于如何修正菲利普斯曲线以探析导致曲线变动的真正原因。
以下为传统的菲利普斯曲线:演进视角Phillips(1958)“失业-工资”菲利普斯曲线;Samuelson and Solow(1960)“失业-物价”菲利普斯曲线;奥肯定律:“产出-物价”菲利普斯曲线;基于产出缺口的菲利普斯曲线(Output Gap-Based Phillips Curves)。它们在50-60年代较为稳健,然而70-80年代被打破,于是提出了附加预期的菲利普斯曲线(Expectations- Augmented Phillips Curve)。
其次,韩青博士给出了“附加预期”三种预期通胀的测度:调查数据,以过去值作代理变量,不完美理性预期,以债券名义利率与事前实际利率之差作为债券到期日的预期通胀。然而,高估仍很普遍,所以除控制变量外,寻求能很好拟合通胀走势的变量:如Mio(2001):标题通胀-截断通胀;Galíand Gertler (2003):实际工资占产出的比重(Wage Share);Mehra(2004):标高与需求增长缺口。
从以上分析可得出如下结论:菲利普斯曲线的演进路径逐渐地沿着探析导致“失业/通胀”或“产出/通胀”关系变动背后隐含的力量发展而来;生产率和潜在产出被认为是重要的;其理论的立足点为:生产率快于价格的调整、并指出Mehra(2004)标高问题与Ball and Moffitt(2001)关于生产率与工资的非一致调整有相同的实质。下面他对模型进行修正:从一系列的变换中看出,实际工资由于代换,没有了直接影响。但工资慢于或快于价格的调整,名义工资和名义价格中存在名义粘性,包括不完美信息、合约束缚、菜单成本、重新谈判成本、劳动供给冲击等。生产率加速提高而工资增长缓慢则降低了单位劳动成本,价格高于单位劳动成本的部分为加成(Markup),也称作标高。
通过此模型可以看出,生产率快于价格的调整与生产率快于工资的调整相联系;该模型由标高方程推导而来;而标高与名义粘性的相同本质,所以Ball and Moffitt(2001)、 Galí and Gertler (2003)以及Mehra (2004)对该问题研究的实质相同。修正背后所反映的思想:通货膨胀与劳动生产率和潜在产出相关;生产率快于价格的调整会抑制通胀生成;潜在产出水平及增长速度似乎是通胀的附着点或“名义锚”,两点并非完全割裂。
举例来说,2003年以前中国公认的潜在GDP增速7%左右,2002-2007年两位数增长,年均CPI只有2.64%,潜在产出增速由7%上升到 8%-8.5%很可能是其中原因。只通过数学公式的推导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所以有如下经验证据:采用CPI&GDP作为矫正指数做通胀拟合与预测。GDP Deflator可代表所有商品,而CPI则代表篮子中的代表性商品;CPI能更好的反映民生,而GOP则更好的反映经济过热。潜在产出度量为HP Filter。
最后,韩青通过对一图表的对比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名义增长缺口与价格调整的生产率对通胀大体呈一对一的影响,且方向相反;以工资调整的生产率不如以价格调整的生产率拟合效果好;若所有变量均以2001-2008年间的平均增长率增长,6.34%。他讲解了平减指数型通胀的预期增强菲利普斯曲线简单及修正模型估计。他说,现在不是否定菲利普斯曲线价值的时刻,而是催生更深洞见的契机;劳动生产率快于价格的调整以及名义产出快于潜在产出的增长对中国的通胀动态具有显著的预测作用;生产率越是快于名义量的调整,经济就越是具有吸收通胀压力的能力;潜在产出相对于名义产出的增长率比水平差(产出缺口)有更好的解释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细节性的内容值得注意:标高问题与生产率快于名义量的调整是一致的;中国的价格粘性比工资粘性更值得关注;名义增长缺口能很大程度上改进菲利普斯曲线的表现,但直至将价格调整的生产率融入模型后才达到满意的结果;增长中的稳健通胀环境,除货币因素外,最重要的在于生产率以及潜在产出的增长。
通过以上的全面分析,韩青博士向我们阐述了他的论文的全面观点,并且提醒在座的每一位同学虽然菲利普斯曲线已无法解释现在的许多经济问题,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否认它。在新的金融危机的时代经济背景下,我们应当对菲利普斯曲线在内的很多经济模型和思想有所思考,去对它们有所改进,使之发挥出新的作用,而经济危机也让这些经济思想框架重新有了用武之地。

原文来自:http://www.eco.sdu.edu.cn/ecosite/siteindex/2009/0417/article_8272.html

http://www.view.sdu.edu.cn/news/news/sdxs/2009-04-17/1239935668.htm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