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鸡肋 [2nd week, May]|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鸡肋 [2nd week, May]

昨天有幸和一位学长+老乡聊了一下午,感觉有很多收获。毕竟是CCER的直博生,谈吐之间气度不凡。很巧的是他也在做和social network有关的东西,不过他是偏重于小额贷款和集资,听他说了很多他们调查,有些结果有点像格莱珉银行那样子(参见:[cref %e5%b0%8f%e9%a2%9d%e4%bf%a1%e8%b4%b7%e7%9a%84%e9%9d%a9%e5%91%bd%e5%ae%b6-%e7%8b%ac%e4%b8%80%e6%97%a0%e4%ba%8c%e7%9a%84%e9%93%b6%e8%a1%8c%e5%ae%b6%e9%bb%98%e7%bd%95%e9%bb%98%e5%be%b7%c2%b7%e5%b0%a4]),让人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了一个集资的例子,就是现在兴旺的“农家乐”,说了很多关于到底那些当地村民是怎么筹集到起始资金并发展壮大的。我一直隐隐约约的觉得小额贷款是一个很能促进个体经济发展的东西,但无奈信息不对称等等阻碍了它的发展。从格莱珉银行开始,越来越多局部制度的设立让人觉得越来越有希望。只可惜,真正的学习金融的研究生们没有人会去关注此类问题。他们把金融提到那么一个高度,却不关心金融是如何真正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只关心怎么给自己和公司创造价值。“兼济以达”,可惜没有人有这份耐心。

唉,只是我很不厚道的成了蹭饭的,本来带的钱在只能用校园卡的地方也成了无用之物,弄得我很是不好意思。话说,这两年突然发现吃饭的时候掏钱的次数越来越少,男士们越来越有风度——而以前都是宰我没商量的。不知是不是攒RP攒的太多了,终于到舒舒服服的时候了。

席间学长给我说了一些CCER今年申请北美的情况,让我很意外。首先是申请比例很低,40人大概只有10人在申;其次是offer数量,只有5人拿到offer,才占一半。这个让我实在是颇为意外。最近蹭课听的时候课间听他们讨论了很多offer情况,有一个拿到Harvard、Chicago和Northwestern Kellogg的牛人,还有一个Harvard加几个Stanford之类的,但没想到居然只有这几个人,而其他的人居然也凄凄惨惨的挂零。从心底说,我一直觉得CCER是国内最好的经济学(不含金融等)学府,但是今年的情况彻彻底底打击了我。我一直觉得我没有offer很正常,而看了今年的各个论坛报offer的情况,真的是全面的凄惨。看来金融危机对于各个学校budget的影响真的是太大了。不过更为担心的是,这一批人大都抱着一股劲明年再申,如果我也申的话,又是一场惨烈的竞争——毕竟还有下一级作为申请的主力军。我不知道是不是也不应该对明年的申请抱太乐观的态度了。一个master或许还不足以满足我野心勃勃的目标——虽然我一直觉得有野心不是一件坏事儿,敢想才有可能嘛。

题为鸡肋,是指最近很意外的收到一个HKUST的AD,Msc econ。说它鸡肋,是没有奖,所以投资还是很大。而相比于手中其他几个AD,也相差不大,或许便宜那么一点点,但是语言环境却也差了一截。这个HKUST让我等了那么久,发了n封email都杳无音信,我都放弃不考虑它了,反而又给我来了一个AD。还要两周内答复,真是的……去吧,说实话有一点点的不甘心;不去吧,拒掉也不是那么容易。最要命的就是问了N个人之后,发现还不如不问,支持和不支持的对半分——加权之后还是对半分。老爸老妈也是今天支持UK,明天支持HK……彻底无奈了。你说说这事儿我该怎么办?我觉得我一般不善纠结的,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当机立断结果和纠结所差无几。

不过日子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继续过下去的,所以我还是不浪费时间在纠结上了,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先好好的改我亲爱的毕业论文。导师两年来第一次用一种很沉重的语气来评价我的论文,这让我太过于意外了。作为他回国后的第一批学生,我很无耻的消耗他大量的时间来阅读我各种稀奇古怪的草稿(嘿嘿,默认导师是有义务阅读我写的东西的,无论我写的有多么无聊),却是第一次收到这种评价——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本以为选了这么偏的一个题目,他会草草的扫一眼放我过去直接答辩,结果还是被打回来改——不过总比我发邮件前心里忐忑的觉得会被直接毙掉好一些。我只能承认,时间太短,我只把自己的想法写了1/3,然后把这一部分抽了出来,迫于无奈翻译成一篇才万字左右的毕业论文(后来才知道,原来毕业论文真的不接受英文的)。至于英文的草稿,我打算写好久,有些问题现在还论述不清,需要进一步的找寻一些想法,搁置上个三五年都有可能——可惜毕业不等人,我只能草草的拿1/3不成熟、不系统的论述来应付。所以很显然的,他也看出了我的论述不够,所以打回来让我重新完善论述体系。加上已经发现的一些错误,最近确实有的忙了。可是最近又有很多琐事,一担搁就是好几天,只能先可怜一下deadline前的我了。

又要回济南了。北京这一个半月过得太舒服了,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吃的,随心所欲听自己喜欢的讲座,随心所欲查阅各种资料,随心所欲的写写博客胡说一通,随心所欲睡到自然醒。人生活至如斯自由,真的是一种福气。可惜自由太短暂,还需要为很多事情负责任。只能相信今日的付出,是为了日后的自由吧。


Comments

  • 世界草民 says:

    学了一顿经济学,还是不好选择啊……


  • loserhead says:

    没奖的话,去uk吧,hkust大陆人太多,不够决绝,呵呵


  • 梁兄 says:

    为什么将我的链接给去了?
    是不是解释一下,我的是朝夕博客。网址在上面。


    • cloudly says:

      呵呵,看来你没看到这篇日志:http://www.loyhome.cn/953.html
      我调整了首页链接,因为太长了,专门移到一个链接页里面了……如果不满意,参见上面那篇博文中所述。


    • 梁兄 says:

      看到了啊。我看到有三种处理方法,我希望能回到首页,行不?
      如果不行,请删了我的链接,因为我那儿没有放LINKS页。


    • 梁兄 says:

      没发出去?
      我看了三种处理结果,如果可以选择,请将我放回首页啊。呵。如果不行,请删了吧。因为我这儿没有挂LINKS页。


    • cloudly says:

      你删了指向落园的链接吧,我还是把你的链接保持在链接页,反正PR对我来说无所谓了,我注重的是链接网站的内容。


  • roy says:

    For most Chinese went to top schools, no matter where they came from, or which one they came to, most and most of them failed after five or six years. (Although people still think they are really sucessful since they have phd degrees from those top ones.)

    It does not matter at all to yourself whether other people could go to those best programs. I believe, not all those people are really enjoying the research life there. Staying in a phd program that you have no interest at all is never an easy job for most of people.

    What makes sense to you is whether you like this profession or not. If you like it, I think, spending another 2 or 3 years to get admitted by a good program worth a try. It might not be a wise decision. But if you like economics,...


    • cloudly says:

      Thank you for telling me the true life of PhDs.
      I love economics, but I love many other interesting things as well. To be rational, I'll limit the opportunity cost within a certain volume.
      I do not want to study for a degree. Degree is not important for me. I have fun when doing research, so I'll apply for a Ph.D program la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