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的呐喊——《美国怎么了?一个自由派的良知》读后感

刚刚入手了克鲁格曼的《美国怎么了?一个自由派的良知》,而最近让该作者比较热的大概就是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声誉了。其实这本书在去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版了,只是国内迟迟没有中文译本,而且在网上也没有英文原版的电子版下载。故而时至今日我才得以买来一览。
值得一说的是,去年一年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世界是平的》一书。在这里不想讨论畅销书和经典巨著的关系,只想说我现在觉得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一书很有可能是我今年秋天以来读到的最好的畅销书了。
克鲁格曼对于每个学习经济学的人来说都不会陌生,他所撰写的International Economics(6th Edition)成为了最为畅销的国际经济学教材,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经济学生恐怕都是必学的。然而我们往往忽略了他同样出色的一个领域:发展经济学。顾名思义,发展经济学说的是关于经济发展的问题。记得在宏观经济学学习的过程中已经略有涉及该方面的内容,直到这学期作为必修课我们开设了发展经济学,我才有机会好好去学习和理解。而发展经济学很多研究者都是来自发展中国家,因为他们自身的国家正在经历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的种种问题。克鲁格曼作为一个美国的经济学家,奉行着自由派的经济政策,却关注着全球各个国家的经济状况。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者或许是一个非常耀眼的招牌和畅销书的代言词。克鲁格曼以批评小布什政府的政策而声名鹊起,在美国经济经历着严重的金融危机的此时此刻又站出来批评政府已经延误了救市良机。本书虽然写于金融危机之前,但是其对于保守派经济政策的批判依然是那么的锋利。在本书中,他用了"长镀金时代"这么一个词来描述罗斯福新政之前的整个时期。然而在罗斯福新政之后,贫富差距并没有得到显著的改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政府实行的税收和其他财政金融政策并没有对整个社会的福利状况有着显著的改善。而且更糟糕的情况依然继续,工会的力量逐渐削弱、恐怖威胁和自然灾害肆虐……可以说,对于现在的美国大众阶层来说,他们的生活是非常之艰辛的。经济学追求的是帕累托最优,故而希望不断的改善所有人的生活状况。效率和公平或许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但是对于美国这么一个经济体来说,恐怕公平是更为重要的或者说更为现实的问题。经历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黄金时期,美国人们的生活水平伴随着各种科技发明的应用和普及极大得到改善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非常的不容乐观。
从小我们学习政治的时候都会讲到那个经典的“资本主义危机”,每每伴随的都是倒牛奶和排队领饭状况并存的鲜明对比。研究经济周期的人非常多,例如最近在读索罗斯的《开放社会:改革全球资本主义》一书中,就有“资本主义危机是可以通过自我改革来克服的,而共产主义的粗暴的计划经济只会破坏社会经济的良好运行”。在这里不讨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问题,但是对于我们现在不得不面对的市场经济,我们究竟应该何去何从。斯密奉行的“市场最优”和凯恩斯主张的“国家资本主义”都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极大的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是这就足够了吗?自由派倡导的是回到“中产阶级社会”,也就是说社会的大多数权利都是掌握在中产阶级而不是少数富人手中的。自由并不意味着完全的放任,更带有一种前进的含义,对于现状的积极革新。在这种状况中,大多数人都应该参与并且对政策的制定有一定的影响。
故此,归根到底,克鲁格曼倡导的自由主义就是两个字:民主。从经济停滞的现状中解脱出来,维护社会的公平和稳定,然后赋予美国一个全新的民主环境,整个社会就会积极向上的发展。
其实说到这个层次,我们已经不能很简单的说这本书是一本经济领域的著作了,更多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理念的传达。或许克鲁格曼发挥了专栏作家文笔犀利的一贯作风,但是确实是有许多值得我们启迪和思考的地方。
中国的经济走在一条艰辛的道路上,我们可以做什么呢?社会体制的不同并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历史和整个环境都和西方世界差异太多。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又是什么呢?虽然往往一说“有中国特色”多多少少就带有了一些歧视和贬义色彩,但是我们不得不正视这么一个严肃的问题。中国的发展绝不能照搬苏联模式,更不能照搬西方模式。特殊的国情下,必然需要特殊的经济发展策略。或者更深刻地说,需要特殊的经济发展理念。
有的时候,理念比怎么做更为重要。不要说我唯心主义,因为实践始终是由理论指导的。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