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驴训练记

刚从泰山捡了半条命回来,现在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腿疼啊。这次傻乎乎的就跟着一群训练有素的资深驴子们走山道登顶泰山了,然而不曾预料山路之崎岖,与体力消耗之巨大。一位领头驴乐呵呵的跟我说,我们就是来训练你这种野驴子的,多训练几次就好了。呃,我真的是体力透支哎~不过也多亏一路上他们的帮助,要不我估计半路就瘫在那里了。要知道那种路,直上直下的,真的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我只能忍忍,憋住一口气,毕竟下山难得多,还是继续爬吧。

不过,有付出自然有收获,山路虽然人迹罕至,但是风景却绝美无比。那天天气好得很,雾蒙蒙的很凉快,却又不是那种闷闷的。爬了一会,大概海拔八九百米的时候,穿梭于云雾中,时而一阵微风袭来,卷来缕缕轻雾,拂于面上,清凉直澈心脾。而山顶之野花丛丛,更是恍若仙境,不知何时就会冒出来个天仙姐姐,下凡采花……相比而言,登顶之后在玉皇顶海拔最高点,只看到拥挤的人群,就乏味的多了。

爬过才知道,这群野驴子们是多么懂得享受啊!远比我们这些买买门票踩踩各个景点的来自滋润得多。古人云,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山之美,正在于其险、其奇,若只是沿着开凿好的石阶拾级而上,自然是少了许多韵味。而夏季的泰山,流水淙淙,山泉顺势而下,处处深潭清幽,更是让人喜不自禁。远处青烟袅袅,脚下冷水粼粼,水和云就这么完美的勾勒在一幅景致上,却也不输“淡烟流水画屏幽”的意境。

好吧,我承认今年我比较能玩,山东转了一圈,江南走了一遭,手里还攒了一堆往返北京的动车票留作纪念。现在就惦念着要去趟西边体味一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阔,等体力恢复了再成行~所谓,人生的意义正在于不断的折腾。

呃,没有带相机,现在已经越来越没有带相机的意识了。所以此番美丽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难以在这里分享与大家了。见谅。不过相信好的摄影师有的是,我也就不卖乖了。

----------

p.s. 刚刚听闻,北大有人大一刚结束就要发一篇《经济研究》一作者了,真强悍啊。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过,《经济研究》越来越不招人喜欢了,好的idea越来越少见,有点过于中规中矩。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