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2016

日历不知不觉地翻着页,不经意间就已经是一年年末。总要例行写点什么,便于日后简单翻阅。若用四个字总结一下这一年,那就是“野蛮生长”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世界变化还是我在变化,野蛮的找出一条路然后走了下去。

最近一个月发生了许多事情,很多事就一晃而过,根本没来得及细细琢磨。那就不如倒叙,趁着记忆还新鲜。

十二月:换了一份工作。离开eBay的时候数了一下,居然已经过去了1635天(2012-06-18 to 2016-12-09)。难以回忆起来这一千六百多天是怎么过去的,还清楚的记得连夜从加德满都飞回上海、第二天在淋淋的小雨中去eBay报到。

昨天在同事的提醒下更新了一下link[......]

Read more


番茄酱

此处酱不是ketchup而是paste,就是更像纯番茄熬成浓汤汁。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本书,说是一个学徒跟着老师傅学厨艺。其中有道什么菜来着忘了,菠萝咕咾肉么?反正要用番茄酱的吧,老师傅坚持要用新鲜的番茄现煮而不是买来现成的。

家里以前惯做西红柿炒鸡蛋,所以我一向不知道番茄的其他用处。后面自己偶尔下厨,才明白番茄其实是提鲜神物,无论做什么汤或者汤底,提前扔个番茄到锅里炒成番茄酱,然后再加到汤里面,瞬间鲜味被激发。我不甚了解其中的化学原理是什么,只是屡试不爽,所以也就成习惯了。

每次去意大利面馆吃面,我也无比纠结。在番茄底和奶油底之间踟蹰不已。我极为喜欢番茄意面的清爽,却也偶尔想尝试一下奶油[......]

Read more


宅·生活

自我觉得不是一个很宅的人,比如yihui说他很享受在家办公的“宅”生活,而我属于不去上班不跟人讲话聊天就受不了的类型。周末也是如此,如果两天不出门,周一醒来就会觉得小小的期待,终于可以出门了耶。

可是我也是很享受“宅”的状态。早晨睡到自然醒,爬起来吃点东西温暖一下胃,然后决定要不要再窝一会儿。穿着最宽松的睡袍,衣冠不整,妆容凌乱,反正也不需要见任何人,这种状态最为惬意。

沙发是宅生活的最重要的地方——所有吃喝玩乐的东西都是围绕沙发摆放,不知不觉就堆成了小山。然后打开电脑,连上网,沉迷在游戏里面若干小时,不吃不喝,不闻不问。下雨的时候尤其享受,反正外面也是黑黑的,不会在日落时刻有什么[......]

Read more


浮生若梦

昨天约了一位好友在三藩吃饭。晚上的三藩最热闹的要数Mission区了。我们跑到一家闻名已久的tapas餐厅,配着烤鱿鱼和tacos小酌几口,听着轰轰隆隆的音乐。一旦过了八点,整个餐厅就自然而然地变身成了bar。这在Mission毫不奇怪。甚至如果这家开到晚上十点还是餐厅的话,我倒会觉得诧异。

好友的时差未解,我们便打算走出去吹吹风。沿着Valencia大街走走,不远就是一家独立书屋。三藩除了著名的City Lights,大概每个区多少都有一家这样的略有年头的书店。我们也只是信步而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书店的安静和酒吧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样的安静却提醒我家里还有一本上次淘到的《[......]

Read more


三藩的雨

在南湾住的时候,大家都在纷纷的抱怨加州不下雨。听听广播看看新闻都是加州大旱,号召大家节水。后面发现,其实这种地中海式气候,冬季温和多雨还是事实的。只是雨比较受温度的影响,故而一般都是晚上和清晨,白天下雨倒是不太常见。

后面搬到三藩,才知道原来一年四季都可以阴雨绵绵。好不容易九月份温暖了几天,过了十月这又开始冷了,也开始不时地飘点小雨。不过倒也不至于措不及防,一般就是飘飘的,外套不透水便也不怎么担心。

下雨的三藩适合躲在暖暖的书店里。三藩的图书馆其实也是一个优雅的地方,只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其周围有那么多流浪汉,每次路过都是提心吊胆地,后来索性不怎么去了。想不出来读什么书的时候,就毫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