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游来游去|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对欧洲的纪念(一)

有些事情就是像半夜里一盆冷水浇下来、一个激灵就醒了,然后与其任悲伤的思绪蜿蜒着到黎明,不如翻起身来计划一点什么。然后就随便定了一张去英国的机票,然后给朋友写信帮我出个签证邀请信,然后预约签证。前前后后等了一个月,拿到英国和申根签证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去欧罗巴大陆的飞机。Europa,我居然已经离开你整整五年了。

飞机降落在清晨的希思罗机场。由于时差的缘故,我其实是在飞机上度过了三藩的白天,然后落地就又是伦敦的白天了。拢了拢稀松蓬乱的头发,然后冲了个澡,就开开心心的挽着朋友去逛伦敦了。伦敦其实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非常模糊的存在——老舍笔下的雨雾弥漫,抑或朋友口中的古典浪漫。就这样,我一直[......]

Read more


SFMOMA: Round 2

上次SFMOMA逛了半天没逛完,于是这周末又去了。结果还是没逛完....目测这是要有round 3的节奏了...等我从欧洲回来吧。

补几张比较好玩的图。

DSC05854

DSC05865DSC05849最后这个还蛮好玩的。首先旁边有个暗室可以看一个3-5分钟的小电影,电影大概就是一个人和鸟的故事。外面一圈各种静态的画,展现人和鸟的元素是怎么随着预定的曲线轨迹移动的。

第一个就是上次拍的那个,这次终于把我自己也放进去啦!

还有好多东西没来的及看,呜呜。

 


SFMOMA Reopen(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SFMOMA,全拼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是旧金山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去年的时候路过3rd st那边,看到了一个SFMOMA的商店却没有看到博物馆本身还蛮奇怪,后面才意识到原来SFMOMA在闭馆重建,昨天(5.14)刚刚重新开放。

第一天的票早早就被一抢而空,我也不是特别想去凑人多的热闹,就老老实实的没去。今天中午打开电脑,心里痒痒的就去看了一下,居然还有下午的票。点点鼠标买好票,打个电话呼朋唤友,然后出门走过去正好——这就是住在三藩城里面的好处啊,突发奇想也不要紧。 就好像以前在上海,经常眨眨眼睛翻翻地图哪里可以去,然后就开心的去了。[......]

Read more


初探Lick Observatory

湾区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住了一年居然不知道在离家二十多迈的地方居然有一个天文台。而且这个天文台居然历史追溯到100多年前(1876年开始建)。名字是以Lick命名的,听馆员的解说是这个人也很神奇,一下子捐了当年的70万美金(相当于现在的2亿美金)来建造了一个天文台。这个天文台现在归属于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由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出资和管理,平时也免费对公众开放。当年这个望远镜是全球最大的反射式天文望远镜,就今天来看还是一个庞然大物。

之所以对家附近有个天文台比较意外,也是想着湾区这么多夜晚的灯光,不知会对天文台有多大的影响。看wik[......]

Read more


Sunsets in a year

有的时候可以静静的在那里用镜头捕捉日落,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可以作为一个衡量生活质量的因素。

数数今年还是有幸看了几场日落。日出基本上是爬不起来了。

  • 加州,三藩。在酒店顶层的爵士吧里面一边听着演出,一边喝着鸡尾酒,一边出神的看着落日。
  • 加州, Big Sur。落日时分开车开到big sur海边,在临海丛林中略略穿梭,边走边拍边笑逐颜开。
  • 以色列,特拉维夫Jeffa古城。日落之前,跑到古城码头边居高临海的餐厅,临窗落座,边品中东美食边看落日西下。
  • 以色列,Galilee湖。慢慢的绕着湖开着车,开呀开,开呀开。左边是夕阳西下渐埋山中,右边是初月新生照耀湖水。
  • 上海。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