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我的生活状态|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外来务工人员碎碎念

初到湾区的时候,开始学习大家对于湾区的各个区域的通俗叫法——比如,南湾(south bay)、东湾(east bay)、半岛(peninsula)、北湾(north bay),然而对于旧金山大家却简单的称为“the city”。过去的一年,我一直在抱怨南湾的农村生活,虽然很多人告诉我南湾的生活已经是不错的了——在上上周去LA转了一圈之前,我是不相信这句话的。

相比于旧金山、the city,三藩是我觉得目前最顺口的(中文)叫法。前段时间出去晃了一圈,在欧洲呆了一个月,因为醉心玩耍,所以就算手机有网络我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也显得过于安静。直到昨天好友发消息问我最近干嘛去了怎么无声无息的,我才意识到[......]

Read more


SFMOMA: Round 2

上次SFMOMA逛了半天没逛完,于是这周末又去了。结果还是没逛完....目测这是要有round 3的节奏了...等我从欧洲回来吧。

补几张比较好玩的图。

DSC05854

DSC05865DSC05849最后这个还蛮好玩的。首先旁边有个暗室可以看一个3-5分钟的小电影,电影大概就是一个人和鸟的故事。外面一圈各种静态的画,展现人和鸟的元素是怎么随着预定的曲线轨迹移动的。

第一个就是上次拍的那个,这次终于把我自己也放进去啦!

还有好多东西没来的及看,呜呜。

 


SFMOMA Reopen(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SFMOMA,全拼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是旧金山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去年的时候路过3rd st那边,看到了一个SFMOMA的商店却没有看到博物馆本身还蛮奇怪,后面才意识到原来SFMOMA在闭馆重建,昨天(5.14)刚刚重新开放。

第一天的票早早就被一抢而空,我也不是特别想去凑人多的热闹,就老老实实的没去。今天中午打开电脑,心里痒痒的就去看了一下,居然还有下午的票。点点鼠标买好票,打个电话呼朋唤友,然后出门走过去正好——这就是住在三藩城里面的好处啊,突发奇想也不要紧。 就好像以前在上海,经常眨眨眼睛翻翻地图哪里可以去,然后就开心的去了。[......]

Read more


美国搬家记(旧金山)

常年读落园的各位可能知道,我几乎从来没有写过跟搬家相关的事情——其实真的是没怎么搬过家。读书的时候去欧洲就一个行李箱子,然后回国又是一个行李箱,除了基本书之外,衣服什么的很少。然后初去上海工作也是一个行李箱。上海好处就是租房是带家具的(也好也不好,因为带家具意味着不能自己随心布置...),所以其实自己搬一些日常用品就好了。然后在上海的三年多的时间从来没有搬过家——我是真心懒,也是在上海的小房子住的太舒服了,完全没有搬家的欲望。

然后上海到san jose,跨国搬家。因为跨国,所以能扔的都扔了,剩下的打包了七八个箱子,由公司找的专业的跨国搬家公司帮我搬了,很清楚的记得从他们上门打包到结束只用了45分钟...然后到了美国发现很多东西确实真的没必要带,比如打包过来的若干衣服...加州实在是不冷,我带来的羽绒服至今还在衣橱里面堆灰,每年扔到洗衣机里面洗一遍...然后什么床垫啊这种大件都是网上买的送到家门口,也没什么搬家的痛苦之说。

这次从san jose搬到三藩是我二十多年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自己搬家。搬家的理由不赘述了,简而言之就是,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生活在农村的被惯坏的孩子,表示实在是不适应美帝大农村的生活(能步行我真的不要开车啊!)。一年的时间快把我折磨疯了,每次出门去什么纽约啊波士顿啊上海啊特拉维夫啊,都是开心到要死。于是痛下决心,去年的冬天开始看三藩的房子,然后寻寻觅觅了两个月终于找到了满意的公寓(美国叫apartment,是由一个公寓管理公司统一管理的公寓社区,并非私人出租)。一月份签下lease,因为是全新的公寓(一直在建设)所以拖到四月上旬才得以顺利入住...其间各种等待的焦灼不表。(可以另外写一篇找房子记了,我感觉无论是上海还是三藩,我找的房子还都是自己比较满意的)

还记得终于熬到来拿钥匙的那天(一个阴雨绵绵的周六),各种厚颜无耻的撒娇卖萌找了一位男生朋友帮我搬东西、以及在订的新家具的送到时候帮我看着什么的(传说中的湾区男生很多我反正是不信,找个男生帮忙真的很不容易!顺便新技能习得:撒娇卖萌)。(没有八卦,对方是有主的,我只是真的找不到人帮忙了...)

然后三藩的新房子和san jose的旧住处之间有三周的重叠,这样我就可以慢慢搬东西而不用着急。这段期间,印象最深的就是眼看着我的小Fiat的里程数刷刷的上去(单程50迈起,往返就是100迈啊!),两个月的时间几乎跑掉了过去四五个月的里程量。Fiat这车是众所周知的小,就算把后排座椅放下去也没多少空间可以堆东西。于是我常年的出差标配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两个28寸的行李箱+一个20寸的行李箱。搬家的时候开始翻箱倒柜的整理(或者说扔东西),才意识到自己在短短一年居然也攒下这么多琐碎的东西。边扔边整理,每次填满三个箱子收手,也居然陆陆续续的跑了四五趟才把零碎的东西都整理好(什么餐具啊,书啊,文具啊,化妆品啊,小电器啊,还不算衣服鞋子这种)。这个过程不停的在感慨,不要买东西了!然后边感慨边记录着一堆要买的东西的清单,什么沙发啊桌子啊这种大件就不说了,连热水壶这种我都想趁机换个新的(然后就买了个象印...哎),于是几张信用卡刷刷的就被我刷出历史新高。但是!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看着整理好的新家,各种摆设舒舒服服的,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我一直觉得,在上海我的潜在的女汉子属性被极大的压抑了——人工便宜啊,很多东西不需要自己动手,找人来干就好了。到这边,看着我信用卡居高不下的账单,咽了咽口水,只能自己动手省些人工费了。譬如家具,除了沙发这个大件我是真心搞不定,桌子什么都是自己装的。我又不怎么想买宜家,所以看了无数家具寻寻觅觅了无数排列组合之后,每次有新家具到手都是一番痛苦并快乐的组装过程(真的,相比于其他家的家具,宜家的是不能再简单了!)。还好这是个细水长流的过程。于是简单的记录一下:

  • day -30 到day 0的空空如也
  • 到day 1有了沙发和梯子(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 到day 7有了吃饭办公两用的桌子(房间空间不大,所以只能一张桌子;然后看到cb2的独特设计觉得就是它了)、和衣帽间的整理柜
  • 到day 14 有了地毯、shoe bench(门口可以坐下换鞋子顺便下层储存常用鞋子)和coffee table(此处有个关于创新的故事),以及一个挂在墙上的非常geek的表(此处暴露某些隐藏属性)。还买了一些新的餐具(茶具),此处其实是略微奢侈...
  • 到day 21有了bar stool(因为桌子是高脚桌,所以椅子也只能是配高脚凳)、有了浴室里面的架子、有了化妆台上各种整理柜、有了沙发后面的架子(又有一个关于创新的故事),还有了一些简单的室内装饰。
  • 到day 28有了自己琢磨出来的end table,有了无印良品的懒人沙发,重新布置了桌子的电源走线。

[......]

Read more


十年一觉扬州梦

写下这么一个矫情的题目,确实是想好好的矫情一番。

一件事情做了十年是什么感觉?我想真的只是麻木了,习惯了,融为生命的一部分了。是一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付出,是一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冲动,是一种“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的惘然。

十年一觉,我不知道自己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结局是伤心失落还是淡然麻木。十年前的我,不谙世事;十年后的我,读懂了那么多当年读不懂的晦涩文字,却不见得比当年更开心。十年前的我,个性张扬,风行电掣,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好像从不去计较后果;十年后的我,左顾右盼,心思缜密,却丧失了太多的勇气与自由。

然而这十年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