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事儿关经济|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落差与落寞

原来学计量的时候,喜欢嘲笑计量自以为是的“因果关系”,一致性毕竟只是数据上表达出来的统计标准,到底是不是因果关心还有待考量。可见,对于科学,多少还是心存敬畏的。

工作之后,先是[cref %e5%ba%95%e7%ba%bf 感慨底线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后则是各种无奈。比如想回答一个问题,是不是“X导致了Y”,明明有很好的计量方法可以去用,结果无奈的只能一次次的按照一种“普通青年能理解的思路”用最简单的分类统计去做,然后什么“显著性检验”之类的都算作浮云了。这个时候再自嘲,自己都不愿意看着自己算出来的结果说事儿了。唉,更加怀念当年手动推$$plim (hat{beta}) = beta$[......]

Read more


第四届R语言会议上海会场通知(附演讲列表)

最新的R会议通知,刚刚出炉哦。演讲者列表初步确定了,大牛云集,嗯嗯~

会议时间

2011年中国R语言会议(上海会场)即将于两周后(2011年11月12日~13日)召开。

会议地址

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学术交流中心(逸夫楼)一楼报告厅。地址:中山北路3663号(地铁3,4号线金沙江路站)。

开车方式:内环金沙江路出口下来(以逆时针方向为例,顺时针方向下高架后需要在前方调头),靠右行驶数百米,留意路的右边有一个蓝色标牌,上书“进华师大车辆”,右转即可进入校门。进门后会收停车费10元。一直向前,到先锋路(进校后第一个路口)左转,即可看到停车场的标志。逸夫楼就在停车场旁边。如果使用GAR[......]

Read more


底线

有的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一点点底线,很多事情越来越习惯于容忍和接受。前几天在slides中还在意气昂扬的讲随机分组的重要性云云,现在就开始各种妥协了。毕竟,不可能拿学术界的标准来衡量一切的事情,哪怕这个标准再基本不过、可谓学术论文必须遵守的底线。

想想其实也不足为奇。新闻报道到处都是可以拿来当作GRE AW论文素材的东西,经不住最基本的逻辑批判,那么还谈什么其他的商业报告?当所有的人都在商业报告里面搅混水的时候,默默遵守规则恐怕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清高了。有的时候,必然的,底线也就是一降、再降。不管心里多么痛苦、多么无奈。

一个不讲究逻辑和科学性的大环境。


economists

从来没有意识到economists这个词儿离自己很近,直到最近看到越来越多的同学在linkedin上面的title都换成了各种各样的economist,才发觉原来读到硕士之后,圈子已然很小了。我这职业都有点算是“离经叛道”了,跟他们相比我已经和economics有一些距离了,虽然自己还觉得很近。

不得不说,econometrics造就了一大批就业岗位,各种国际组织NGO之类的,对此类人才需求极为旺盛。说起来,不就是做一个回归么,不就是会选择回归模型么,就可以拿着回归的结果大肆说事儿了,真有意思。尤其是这群人,往往面对的就是几个国家级别的政策导向问题……可谓影响深远啊。

说来有趣,这些在各种[......]

Read more


社会实验的特殊性(三)

在上一篇[cref %e7%a4%be%e4%bc%9a%e5%ae%9e%e9%aa%8c%e7%9a%84%e7%89%b9%e6%ae%8a%e6%80%a7%ef%bc%88%e4%ba%8c%ef%bc%89]里面回顾了费歇尔的实验设计三原则之后,那么归根结底,我们为什么要做实验?

从一个纯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社会实验的目的之一就是在我们面对现有的数据受到各种局限、从而无法完美的回答我们关心的问题的时候(说到底还是各种内生性问题),采取的一种主动出击寻求答案的方式。故而,实验之前我们一般是有一个基本的思路和方向的,然后更多的想去看一下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在现实中就是这个样子。从这个角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