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经济、IT观察与思考|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Tirole,诺奖,激励理论

看到今年的诺奖经济学奖,不禁想矫情的回顾一段岁月。(非常矫情)

大三寒假那段格外失意的日子,翻开了拉丰的《激励理论》,从此迈入了Toulouse系基于信息经济学的宏大的委托代理框架。那个时候没有人开这门课,就一个人跑到图书馆里面借来这本书,然后采用最笨的方法:一页一页的抄。不仅仅是抄文字公式,连图都没有放过,一张张认真的临摹下来。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两三个月,终于抄完了这本书,其中还是懵懵懂懂的很多。然后决意写论文,就有了第一篇关于声誉制度的讨论的论文。边写边看,对激励理论的理解也就越发的深刻。后面再看Toulouse系的其他书,大都也是这个框架,只是具体问题的差异了。

时隔整整五年后的今天[......]

Read more


说说我见过的一个“坐市商”

好久没写科普类文章了。今天想起来以前经历过的一个经典故事,不妨写出来记录一下。挺好玩的。

先列几个关键字:细分市场、价格垄断、坐市商

故事要从大概两三年前讲起。我一直有泡坛子的习惯,这个坛子便指论坛。一般来说,某个细分领域专业的信息肯定是论坛里面的,而不是随便网上搜搜就那么容易搜到的。每一次想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我一般都会开始看找个专业论坛泡着,大概泡上个一两个月也差不多把这个领域摸熟了,然后视情况而定是不是继续泡着还是可以走了。

以前经常泡的一个坛子就是一个常旅客论坛。现在这个坛子名气大了,但凡玩常旅客或者甚至跟常旅客无关、只是偶尔有旅游需求的童鞋们和一些信用卡羊毛党都喜欢去[......]

Read more


一些观察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1. 关于研究方向。

读的paper多了,发现大多数人的研究路数无非两种:

  • 一种是锚定一个问题,然后用尽各种办法来看哪种可解。换个通俗的就是,车坏了,找出一堆工具来看看怎么可以修好。
  • 另一种则是,沿袭一套方法论的路数,试图解决越来越多的问题。通俗的讲,就是木工不满足于打打家具,还要去试试电工水工装修工。

你说孰优孰劣?没有高下之分。谁也说不好一篇好的研究到底是问题导向的还是方法论导向的。不过鉴于一般来讲方法论比较容易训练出来,所以有的时候看似包装的很漂亮的paper可能正是这个方法灵了然后倒回头来包装问题本身。

本以为这个只是看paper时候的[......]

Read more


擦肩而过的全球化,我印象中的「重庆大厦」

每每写这类文章,总是倾向于带点煽情的、随意流淌的感觉。五月份去香港,在书店里无意的一瞥看到了《世界中心的贫民窟:香港重庆大厦》这本书,如获至宝,欣然收入囊中。迄今约有一月光阴,该写点东西刻画一下记忆的片段了。

关键词1:背包客的天堂

几年前,很随性的说走就走,然后就跑到了香港。事先没有什么计划,到了香港打给了几个好朋友,然后一个人先来接我。首先便是找个住处。我们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弥敦道上,我的注意力还停留在两侧琳琅满目的店铺,朋友便指引我进入了重庆大厦。我们排队等待电梯,我年少无知的没有去试图理解周围人奇怪的目光。最后花了很低廉的价格在重庆大厦的某一层寻得了一间小屋。然后扔下行李,我们就开心[......]

Read more


第七届R会议

大概是一个多月没有更新落园,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其实这一个月还是发生了蛮多事情的,再不记录一下就有点时间匆匆流过白白浪费的感觉了。

最重要的大概就是5月24-25跑到北京去开R会议吧。作为一枚脑残粉,蹭到了和偶像Hadley的合影自然很开心。然后被一千多人的场地惊呆了,心想这阵势到秋天上海怎么搞...在这一切烟花绚烂中,R反而有点成为了配角,你看,你看,大家都是奔着余凯那些大牛去的,一下来就被人们团团围住了呢。

还见了某些反正每年都会固定见两回的人...还有之前的周末在香港,见了一位很久没见的朋友。泪奔,三年未见,世界根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小...

有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