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经济、IT观察与思考|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我的互联网十年记忆 (A decade long faith of blogging)

2006年11月14日,刚进入大学不久的我,在手头并不宽裕的前提下买下了loyhome.cn这个域名。没想到十年之后,这个域名还在我手里,而落园则即将迎来她十周岁的生日(虽然落园的主域名变成了loyhome.com)。

screen-shot-2016-11-02-at-8-12-50-pm

十年并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而落园作为一个独立博客存在的十年,其实是见证了互联网的很多变化。我们不妨看一下落园的大事记

2002-2004.9:第一个网站(落园雏形),手工制作,大概总共加起来有十个左右的静态页面外加几个Flash,放在163的个人主页服务上,现在已消失。

那个时候flash刚刚兴起,跟现在的孩子追连续剧一样,那个时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等着S[......]

Read more


When we were young

想到了以前的一些有趣的事儿。

从有记忆开始(我的记忆开始的很晚, 大概6岁以前几乎没什么,12岁以前的我也忘的差不多了),比较一下不同时期的记忆,总感叹小时候的成长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每年每月都有着不同的故事,而青春期的各种尝试、无论成功与失败,都是人生蛮有意思的记忆。

那个时候,有幸可以和一些好朋友一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系。若有若无的定义大概就是,一年聊天个一两次吧,但每次都是各种有深度的长聊。那个时候最喜欢想的问题就是成长是怎么一回事儿,然后最经典的对话就是彼此提醒对方若干年前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事情已经变了很多不是么?记得一句经典的评论就是,“每次回头看看那年的自己,都觉得很[......]

Read more


求知欲

好像相比于在人群中肆意的狂欢而言,我更喜欢一个人的安安静静。若说一个人独处最大的收益是什么,那就是自由和无拘无束地展现求知欲。

在前段时间的颠簸流离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周末,连睡衣都不换,就窝在家里的沙发和地毯上读一些文字。虽然我也会偶尔看看电影和视频,但是相比于这些真实的动像而言,我更喜欢打开想象力空间的文字。文字是不用那么拘泥的。我看的很杂,小说、新闻、纪实、段子。什么都看。有些看过了就真的忘了,有些看过了还能记住一些什么。

前面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历了一种消极的等待阶段。我其实蛮不喜欢这种被动的状态的,但是无奈,改变不了什么。去年仓促的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然后开始陷入一种患[......]

Read more


网络购物与通胀指数; 奥林匹克的经济账

今天例行扫了两篇论文(主要是最近开始跑hadoop,各种时间都花在等结果上了...)。

第一篇是和MIT 08年搞的那个利用线上价格来监测通胀指数的项目(Billion Prices Project )有关(简单来说就是搜集了一堆在线商品的价格然后构造价格指数)。

(8) The Billion Prices Project: Using Online Prices for Measurement and Research

Alberto Cavallo and Roberto Rigobon

A large and growing share of r[......]

Read more


重读《凯恩斯传》(二)

昨天读了一大半,剩下了一小半,今天继续。

凯恩斯毕竟还是以经济学家的身份为大家所熟知的。以前读书的时候经常感慨经济学真的是什么都学,除了经济学原理本身之外,我们还得学历史、哲学、(天文)地理、政治、法律、数学、统计、计算机,甚至于物理——有些思维总是想通的不是?大概就还跟化学还没啥交集吧,连生物都有交集(一是跟生统和流行病学什么的有交集,二是跟神经经济学有交集)。

学的乱七八糟其实对于人脑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这也是我觉得为什么在西方教育体系下面,其实人文学科是比较难学的。对于理(工)科来说,极度的打磨抽象和逻辑思维能力是最主要的训练,而对于人文学科则有点考验见海纳百川的功夫——如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