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读书有感|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重读《凯恩斯传》

说来也有趣,这本书陪着我居然漂洋过海了好几番。我虽然对宏观属于一知半解的状态,但是对于凯恩斯这么一个传奇人物还是始终保有着足够的好奇心的。

IMG_1912

顺手翻了一下落园以前的日志。好怀念那种读遍各种书籍的日子。那时一点点不成体系的思维,还有那种对哲学朦朦胧胧的感慨,现在都更顺利的串联起来了呢。

已经记不清六七年前第一次读这本书是具体怎样的体会和感悟了,现在重新翻开却也颇为有趣。想看凯恩斯的同性到异性恋的转变,想看凯恩斯从对于哲学和概率的着迷到参与政治事务投身宏观政策,想看凯恩斯和熊彼特的“既生瑜、何生亮”。

那就先从哲学和概率论看起吧。

IMG_1893

这一段还是蛮好玩的。说的是老[......]

Read more


笔记:美国的个人所得税

前几天第一次完成了在美国的报税。因为是跟着公司搬过来的,所以有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帮我来报税。其中需要我自己做的事情其实不怎么多。只是收到四大发过来的厚厚的72页的报税表格之后,我还是饶有兴致的学习了一番这个税是怎么算的(其实主要是因为要补税,所以在心疼我的钱...)。

以前说过,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和中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征缴的方式。中国的个税是在发工资的时候就按照累进税率由公司代扣了,以单人单月单笔工资收入为基数计算;而美国的税则是以家庭为单位,代扣数额需要填一张生活负担表(w-4),然后按照预期的年度收入税总额平摊到每张工资支票。这个税虽然也是由公司代扣,但是每年会有一个多退少补的环节——[......]

Read more


美国婚姻法的一段历史(1840-1850)

今天扫paper扫到一篇关于美国婚姻法变化的。全文可以在作者网站上找到。

Bankruptcy and Investment: Evidence from Changes in Marital Property Laws in the U.S. South, 1840-1850

Peter Koudijs, Laura Salisbury

We study the impact of the introduction of a form of bankruptcy protection on household investment in the U.S. South in the[......]

Read more


重学动态规划(dynamic programming)

这真的不是什么可以引以为豪的事情....我一直认为我是懂动态规划的,直到这两天重新看到动态规划的代码发现自己看不懂,然后恍然间意识到上次看懂都是7年前的事情了。google了一番搜到自己的blog真的是欲哭无泪,然后痛定思痛,觉得这次把它搞懂,重新写一篇笔记,这样万一若干年之后再回头看这个,至少保证这次的笔记有更多的含金量自己可以看懂。(更惭愧的是,高级宏观的时候天天在手动解动态规划,最多的就是无穷期动态规划,现在居然不怎么记得当年是怎么解的了...)

动态规划的用处还真多。很多例子都是斐波那次数列的,但是其实我感觉这样的例子并没有很明显的感觉。倒是今天看到一个文本排列的例子觉得很有意思[......]

Read more


写完了再改

现在越来越理解为什么很多native speaker也会不停的改来改去了....用对词真的是一种讲究。

great writers and revision

Ernest Hemingway

Interviewer: How much rewriting do you do?

Hemingway: It depends. I rewrote the ending of Farewell to Arms, the last page of it, 39 times before I was satisfied.

Interviewer: Was the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