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事

落园有个很“神奇”的功能,那就是右边会随机选一些过去的文章呈现出来。一般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不会有空来落园碎碎念,所以久而久之除了完全死物的文章之外,就只剩自己幽怨的呻吟了。

然后下次陷入幽怨的时候,又可以拿出来扒翻一下,努力地从模糊的语言中想一下当时的处境,然后再跟现在的状况对比一下,然后心情大概会豁然开朗一些。都经历过更凄惨的遭遇了,现在的又算什么?对吧。

此为记。最近话太多,各处都盛不下了。


读大学读什么?

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花费了那么多时间读书,究竟读了一些什么?

知识这东西,但凡肯花时间,大部分都是能学会的。应付考试什么的就更不是特别难的事情了。

可是成绩单上满满的,都是知识、知识。让人看起来都觉得疲倦。

除了知识,上学的时候还学会了什么?更多是培养性情?养成一颗好奇心,养成探索事物的兴趣,广泛的接纳各个领域的思维冲击。说起来工作了之后,太多东西都是可以现用现学的,没有什么那么困难的。

前段时间在看美国LAC(Liberal Arts College)的教育模式,培养精英的气质。因为有幸接触过一些top LAC出来的精英,确实气质上稍胜一筹。

A "liberal arts" institution can be defined as a "college or university curriculum aimed at imparting broad general knowledge and developing general intellectual capacities, in contrast to a professional, vocational, or technical curriculum."

越往后走,这种积淀的力量越能超越知识课程什么的,支撑着前行。而我的大学,确实缺少这样的时间。被无辜的填了太多鸭,被GPA逼得去竞争分数,缺少了太多太多思考的广度和深度。而那些知识,考过了试,又有多少受用至今?了了。

说回语言。学西班牙语的时候,很多人说,拉丁语系学两门以上,其他的就都很容易了。现在深以为然——计算机语言也是如此。R和Matlab用的熟了,加上C和PHP的一些基础,现在去看Python真的没什么难度。估计去学Java也不会花太多功夫。

我曾经试图说服无数周围的人,数学也是一门语言(统计学不是,它是一种思维方式,可以用多种语言表述),学了那么多公式什么的表达的其实是人们对于逻辑推理的极致追求。看似复杂高深的课程,其实大都还是可以,读书百变、其意自现的。

想到这里就说到这里。是的,我是在有些可惜那些匆匆错过的时光。


python小试

今天非常无聊的决定去试一下python。找了一个题,大意如下:

  • 给定一个输入字符串,找出最漂亮的无重复子字符串。
  • 子字符串:从原字符串中减掉某些字符可得到的。
  • 无重复字符串:没有重复的字符
  • 甲比乙漂亮:甲的长度>乙,或者甲的字典排序在乙之后。

因为都是无重复的,所以肯定不需要甲的长度大于乙,故而是所有长度一样的无重复子字符串中,找出字典排序最大的。

这个先用R写的,为的是写出一个有效的算法来。基本的思路就是强行的逐层递归。

后面用python重写了一遍。基本就是等价函数的替换...我是不是在暴殄天物的利用python?完全不理解program on the fly的感觉...

最后好不容易写完python之后,发现网断了...没法在线提交了。等重新连上,时间已经过了,sigh。就当周末无聊历练一下了。


美好的时光是忙碌中有闲暇可打发

人生经历过或快或慢的一些节奏。读master的那年还是比较忙碌的,很多deadline赶很多paper要写,但也觉得蛮开心的。一方面是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以专心的泡在图书馆里一个人傻傻的兴奋或发狂;另一方面,也是巴塞罗那这座城市给了人一些生活的情调。每月一日的免费博物馆日,骑车十分钟可到的音乐厅画廊,随便走走小巷子里面的手工艺品店,还有穿梭在居民区内的甜点和酒窖珍藏。和同学们研究一下分布在校园不同角落的自动咖啡机哪个更好喝,周末顺便去海滩上懒懒的晒太阳。对的,这样的调剂让人不觉得忙碌是可怕的。略有闲暇,无数的方案可以打发。

工作的第一年经常很忙,忙到记忆都有些中断。然而那样的忙碌却单单是忙碌,因为一旦闲下来只想窝在家里睡过去。完全没有精力调节生活的情调。上海的艺术氛围远不如它金碧辉煌的购物广场,走来走去的文艺青年捧本线装书就在地铁上傲然。太不随性,太过于符号化。在纸醉金迷的城市里,看不到年轻人的美好梦想。走进过一家又一家咖啡馆,只觉得小资书吧和星巴克连锁也没有什么气质上的两样。我嗅不到自由的味道。对我这种物质欲尚远不如口腹之欲的人来说,在这个城市活得多少有些麻木和迷茫了。我需要新的目标,来忙碌,来折腾。

死得轰轰烈烈,也比活得行尸走肉强。期待,破茧。
7-31-12-spongilla-fly-cocoon-img_7739图片来自naturallycuriouswithmaryholland


连续>离散

刚刚跑code的间隙去扫了一眼这篇Econometrics, political science, epidemiology, etc.: Don’t model the probability of a discrete outcome, model the underlying continuous variable,蛮有意思的。基调就是,如果可以选择连续变量,就不要用那些拆分出来的离散变量了。举了一些例子,baseball的那些我不熟,最后econ的那个自然是吸引眼球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