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兴奋|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飞蛾扑火

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壮烈过,我好像从小就是一个偏理智的人。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而现在可以越来越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少过于激动和兴奋,甚至怀疑是不是肾上腺分泌失调了,赶不上兴奋的速度,于是就越来越安静了。

火对于飞蛾,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在明媚地摇摆,还是炙热地拥抱,还是忽明忽暗地眨着眼。我不曾经历,自然也无法理解。我不知道飞蛾的眼球是什么构造,会像白鹅那样看什么都是小不点,还是像青蛙似的只能感触移送。我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执念让飞蛾奋不顾身地飞向火焰,然后燃烧,燃烧,任自己的灰烬和火苗的烟迹混成一缕。

然而扑过了,就过了。此种心迹不会再被复制,也不会再去扑火。伤痕累累,无人幸存。


≪统计学习精要(The Elements of Statistical Learning)≫课堂笔记(五)

鉴于我上周写的[笔记(四)]让很多人反映太枯燥、太无聊(全是公式...可是这就是笔记嘛,又不是写科普文),我努力让这周的笔记除了公式之外多一点直觉和应用层面的点评。

其实[笔记(一)(二)]中说了很多回归和分类器的不同了,那么在经历了线性回归方法之后,就来说说分类器好了。我原来一直觉得回归和分类器没有什么本质不同的...主要是最常用的分类器logit和probit都是我在学计量的时候学的,那个时候老师只是简单的说,这两个和OLS都是一致的,只是我们想让预测值在0~1之内所以做一下变换。而且我们那个时候也不叫他们分类器,而是叫他们“离散被解释变量模型”。前几个月的时候,看data min[......]

Read more


单一的色调

或许单调这个词儿就是“单一的色调”或者“单一的音调”的简称吧,不知道英文中的monotone到底是怎么个来源的。总之,单调说明了生活模式的不变,或者说没有什么波澜或者惊喜,只是按部就班的,每日如一。

连续三天,每天泡在学校敞亮的计算机室里面,不知疲倦的写和改paper。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觉得mac机真的是很惊艳啊,后来发现也就是这么回事儿,长得漂亮不是就可以靠长相一辈子卖饭吃的。哎!

文章写到最后,真的是越写越恶心,恶心到每天早晨都是被一场关于paper的噩梦惊醒,然后强迫自己继续打开电脑写paper。真的是很无聊哎!人生啊,难道不是应该更加丰富多彩一些的么?这样说来我也有点庆幸不是在读ph[......]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