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冒险|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飞蛾扑火

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壮烈过,我好像从小就是一个偏理智的人。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而现在可以越来越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少过于激动和兴奋,甚至怀疑是不是肾上腺分泌失调了,赶不上兴奋的速度,于是就越来越安静了。

火对于飞蛾,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在明媚地摇摆,还是炙热地拥抱,还是忽明忽暗地眨着眼。我不曾经历,自然也无法理解。我不知道飞蛾的眼球是什么构造,会像白鹅那样看什么都是小不点,还是像青蛙似的只能感触移送。我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执念让飞蛾奋不顾身地飞向火焰,然后燃烧,燃烧,任自己的灰烬和火苗的烟迹混成一缕。

然而扑过了,就过了。此种心迹不会再被复制,也不会再去扑火。伤痕累累,无人幸存。


换一种生活

在酒廊听歌,看着窗外穿梭的车流和旁边言语不休的人群。金碧辉煌下的脆弱。

在书吧写字,看着窗外走过的一家三口和旁边指尖飞舞的人群。简单平实之上的坚强。

DSC01040

现在,学会了用妆容伪装自己,开始挑剔衣服和场景的搭配,最后还不忘喷一点软软的香氛;而以前的自己,素面、抓起衣服就敢出门,也分不清香水之间的区别,也觉得弄一身香味太过做作。

现在,开始各种丢小东西,出门的时候总是忘带各种用品,稀里糊涂的扔到包里一堆东西就夺门而出;换作以前,提前收拾箱子不说,什么东西大致都是计算好了装起来的,永远不会突然发现缺失什么。

现在,不用思考、就可以合理搭配各种交通工具,最短路径跑到浦东机场或者虹桥火车站;以前,[......]

Read more


[疗伤之旅]第五站:济南

当时说,大概一个月之后,就应该忘得差不多了吧?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周了,3/4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段期间,出于一种逃避的心理,我维持着在不同城市之间周游的记录,公交、地铁、轮渡、的士、私家车、飞机、火车、Tram,反正各种可能的交通工具都搭乘过了,南至HK北至北京,按航线算空中距离也有2160公里……终于,在到了济南的那一刹那,发现自己是多么的疲惫。再也无力拎起旅行箱奔向江西,就让婺源的油菜花停在我的waiting list上面吧。

这次回济南,最大的任务自然是把在各地搜罗的好吃的带回去给爸妈。别的贵的东西也买不起,看到Burberry一条围巾都要3600HK的时候,我就只能打个电话告诉老妈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