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博物馆|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沿着数学的思维

有的时候会感慨,这个现实中的工作简直就是“毁人不倦”,各种工作永远是重复性无意义劳动居多,一个想法太fancy就往往不会被appreciate了。原来一个好朋友曾劝我,“今日的忍耐是为了有朝一日的 pay back”,总会有收获的时节的。但是我还是很悲哀的觉得,能不能让我不要觉得最近三年的知识积累都没有用呢?现在各种怀念写论文时候的快乐。

有个blog的好处就是可以不停的在whinning,然后若干年后可以看看自己当年到底在关注什么。刚才因为一位读者的留言翻到了两年之前学习复变函数时候写的一篇blog,看了看自己反而不记得那些是什么了。“留数”,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概念,complex a[......]

Read more


雨雾飞扬

天晴总是不久的,南方多少要和阴雨濛濛连在一起。于是,上海便又被稀稀落落的雨水覆盖了。

有的时候在感慨,上海这座城市,太缺乏绿色了。到处都是水泥钢筋的现代感,偶尔有些绿色也是被高高的栅栏围在里面,走在路上只能无奈的窥视。公园是有的,但是好少。或许不公平,但这个时候我总是在怀念巴塞罗那的绿茵。尤其是在学校大大的Mac机房+书吧里面,向窗外望去一片绿树灿烂的感觉。

DSCN0051

窗外的天气阴沉,心里也就阴阴沉沉的。从成都回来之后,开始不停的看论文、看论文,一是感觉上几个月没有好好的看论文,陌生了;二是也想知道现在大家都在关注一些什么。或许看论文也越来越挑剔了,总是在试图找一下文章中是不是有unique的观[......]

Read more


Chase @ Shanghai

小时候总觉得上海是个神奇的城市~作为一个从小在北方长大的孩子,倒是没怎么觉得北京很神秘过,可能是因为总是去北京的缘故吧,对北京的地铁图大致烂记于心了。记得小时候有一个好朋友说她最喜欢的城市是上海,最想以后来上海工作。那时听的我这个乡巴佬一愣一愣的,上海是个什么概念?我想都没想过能去上海啊(那个时候到上海大概要一天一夜的火车吧,大概90年代末的时候)。

实话是,直到2009年冬天托R会议的福,我才有缘第一次来到上海这个城市。当时手里拿着刚买到的济南-上海的卧铺票,心里还有一种莫名的激动。这么,就可以去上海了?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一个从未去过的、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的城市。虽然也经常出门远行,但是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