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发展经济学|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总量和人均的迷惑游戏

这篇文章写了有一段时日了,只是断断续续的没写完,所以一直没发布。如今还是有些不甚满意的地方,慢慢修改也好。

1. 责任在哪里?

关于中国,由于总所周知的“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一谈什么东西我们总是会自觉不自觉的说起来人口这个问题。很简单,你看报纸上鼓吹GDP的时候总 是说我们“GDP总量超越日本,位居世界第二”,还大有什么米国麦国都不用放在眼里的滔滔架势;另一方面,一谈到污染,就扯上什么“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居 世界第九十二位”,好像这个全球变暖跟中国全然无关似的。真是,长期看这种报道的结果就是你会觉得中国真的是日益强大,然后所谓的民族自尊心开始无休止的 膨胀;然后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津津乐道我[......]

Read more


妥协……

原来在山大的时候,尤其到了大三,一切的概念就是“好多东西都还没学,抓紧时间补啊”,于是乎可以一学期修掉40+学分(一学分=一周一小时,也就是说理论上我一周要上40+小时的课),还不算那些只能旁听不能注册的研究生课程……大概是习惯了大三那种“地狱”似的生活,对于课程,永远是一种“贪婪”的状态。当然,我这么拿本科的课和研究生的课相比是不公平的,要知道本科的课大多是可以逃掉的——当然,我作为一个理性经济人,逃课的理由往往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虑,某些老师的课实在是哄小孩……这也说明课程质量良莠不齐的现象很严重啊。

然后跑到这边来,习惯性的想多学一点。上学期没什么选择,只能两门必修顺带修了数学,这学期[......]

Read more


中国的经济、经济学和经济学家

我承认这个题目起的有点太大了,很可能超出了我的论述范围。不过媒体理论中总讲究一个吸引眼球,这也是很多我认为论述内容稍显肤浅的某些博客作者其文章却能得到广泛阅览的一大缘故——或许可以视之为包装。那我也不妨自大一回,吸引一下眼球。

想起来这个题目,是前几日着实无聊在清华听了一个Clark U的Prof. James Carven的讲座,针对新古典经济学的批判的问题。我真是脸皮比较厚,其实说是讲座,倒不如说是人家的暑期课程,一个教室就零零散散的几个学生和老师。然后我就光明正大的溜进去了,坐在那儿听起来了。最囧的就是教授问“Do any of you want to go to American U[......]

Read more


高度决定价值——《经济学思想史讲义》有感

前几天从图书馆借来崭新的《经济学思想史讲义》这本书,不知道是不是有幸成为我所借出的这一本的第一位读者。开始的时候只是因为自己缺乏一些经济史的基础知识,所以希望找一些书来弥补,加之汪丁丁又是我比较敬仰的一位经济学家,所以当时看到是他写的就毫不犹豫的从架子上拿出来了。

接触之后迫不及待的翻开序言,薄薄的几页序言就让我知道我的观点大错特错了。这本书并不是一本经济史,也不是经济学说史,也不是经济思想史,而诚如作者所说的,是“经济学思想史”。这些文字游戏之间的区别我就不在这里细说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翻翻这本书,估计各个图书馆里面应该都有吧。

短短的一个小时读了两讲的内容,速度算是比较快。只可惜的是此[......]

Read more


读舒尔茨的《论人力资本投资》有感

其实这本书比较古老了,1990年中文版,现在只有图书馆还健在,还好一位同学很厉害的找到了电子版,然后我就打印了出来了。(豆瓣居然都没有,汗……)

最近由于读书会的缘故,我们一群人在细细研究这本书。不过在此之前,我先说说舒尔茨这个人吧。

其实我原来不知道这个人,只是上发展经济学的时候老师讲了他好几节课。然后开始讨论,我就查了查舒尔茨的资料。最感谢的自然是百度百科。百度百科的页面:西奥多·舒尔茨

引用一下评价,至少知道他是干嘛的先……

西奥多·舒尔茨在经济发展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研究,深入研究了发展中国家在发展经济中应特别考虑的问题,从而获得197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世界上大多数人是贫穷的,[......]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