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周涛|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满载而归——记第五届R会议(北京)

今天在回来的高铁上,在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从虹桥站踏出火车的时候,突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照理说,我这么一个整天游荡在各个城市的人,应该习惯了不同地方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在北京呆了两天,却好像两个月那么久。太多美好,太多记忆,让人割舍的时候才体验到心痛的味道。

R会议开到第五届,COS长到6岁,一切居然都这么快。上次去北京虽说只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但是上次在北京开R会、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好朋友,还是不得不追溯到2009年了。岁月如梭?一下子,大家都长大了许多。长江后浪推前浪,总在被年轻学子的朝气蓬勃所影响着、激励着。心态,一下子就变得好年轻。

先说一下最俗的、物质上的斩获。真的是满载而归[......]

Read more


别样的风景

今天被某人"骗"去复旦听了一场讲座(还是物理系),话说这居然是我第一次进复旦,真是神奇。讲座的主角是大名鼎鼎的周涛周教授--传说中那个当年最年轻的正教授哦,亲,是正教授哦~

今天讲的是人类动力学,嗯,反正不是什么我熟悉的东西。还好,周教授大概是考虑到有我等无知听众在场,没有一上来就是扑天盖地的公式,而是一点一点由图形娓娓道来。虽说对这个领域不怎么了解,但是耳濡目染了几次讲座,还是对幂率什么的略知一二,大概也知道这群人感兴趣的问题是什么。简而言之,人类行为的时间和空间特性,这跟经济学家执着的纠缠于人类行为的成因思路不太一样,关注预测也和经济学关注因果不太一样,但有意思的是我觉得两者的ultim[......]

Read more


充实的一周、R会议小报

刚刚结束的一周大概是最近最充实的一周了,几乎每天都在外面跑——去杭州就不用说了,周五更是一天之内横穿了上海两次+,各种高铁地铁磁悬浮、公(交)车私(家)车出租车……真的是为上海的经济发展和碳排放量增加做出了杰出贡献啊!同样的,肯定睡眠不足,终于知道每天都是最终脑子不转了躺在床上立马入睡的感觉,居然被看出来面色憔悴……嗯,我还是喜欢解释为一种挑战极限的充实感。前一周,我被养的太舒服了,果然,这周就必然的加倍还回去。

忙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今天刚刚落下帷幕的第四届中国R语言会议(上海会场)。正如前几日发出来的[cref %e7%ac%ac%e5%9b%9b%e5%b1%8ar%e8%af%ad%e[......]

Read more


怎能寄希望于不染青莲

我还是没忍住,索性说说对于百度最近被各种攻击的一些看法吧。

前段时间打开电视,习惯性的就调到CCTV 2 去了。我说过了,我还是经常看CCTV的,毕竟上面很多信息还是有用的。在我已然被隔离了一年不知道这些热播的电视剧说的是什么的今日,打开电视调到CCTV或许并不是一个坏选择。

然后很意外的看了很久对于Baidu的批判。虽然稍早的时候在网上看到大家说起这个事儿,但是还是抵不上自己看一遍来的深刻。貌似,前些年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报道。怎么,旧闻重提?

实话说,我原来是不用百度的,因为觉得上面的信息太繁杂,一个个辨认起来太麻烦,有的时候还是google更符合我的习惯。这就像开始的时候我是有点不信[......]

Read more


毕业论文和复杂网络

磨磨蹭蹭的又改起来毕业论文。这一次写论文写的很失败,真的很失败。虽然没有直接被导师毙掉,还欲往最高级别的优秀论文推荐,但是我自己心里已经惩罚过自己好几百遍了。最后弄出来一个形式大于内容的东西,真的不是我所希望的。Social Network太好玩,以至于我光顾着怎么玩的更好一些,分散了本该集中于论点的论述。实话实说,抄了一篇四五年前AER的模型,虽然也加了一点自己的东西。然而真正我自己想表明的东西,却在落笔的一刹那,发现以我现在的积累根本表述不清。建模是个很大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我也没有完全想清楚。虽然每一次写论文写到最后总会和最初的想法有所偏差,但是想这一次这么南辕北辙的最后只能“挂羊头卖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