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因果关系|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最近读paper的一些领悟

读paper易,做model不易,且读且珍惜。下面仅为个人半夜胡言乱语,轻拍~

最近扫paper的数量没什么下降,但是深入读全文的paper越来越少。一个原因大概是很多working paper 研究的问题我不怎么关心?毕竟不是读书的时候需要读很多paper来应对coursework presentation和literature review...

说说一些感受这样。看paper首先是看标题,有没有特定的关键字;有的话再去看下一步摘要,有没有有意思的地方,无论是建模方面还是结论。摘要有意思的话就标记出来,待扫完目录后去打印个别全文细细咀嚼。感觉现在扫working paper的功力越来越[......]

Read more


那些埋伏在互联网公司的经济学家....

嗯啊,自从著名的微观经济学家Varian跑到google兼职之后(话说Varian这厮最著名的八卦,就是自己在买新彩电之前,各种搜集数据建立模型,然后经过各种最优化选择了最佳时点入手...不就是买个电视嘛,至于这么学以致用嘛~),经济学帝国主义展露出其雄心勃勃的志向——无底线的渗透到各个行业各个环节。有的披着数量分析的外衣,有的带着策略决策的高帽,总之就是各种高端各种名正言顺。然后看看他们发出的paper嘛,什么呀,还是economists这群人自己的逻辑规则。哎呀呀~

最近看AEA系列的文章,发现了两位埋伏在互联网公司的大神,Justin M.RaoDavid H. Reiley,貌似原[......]

Read more


(线性)相关性的迷惑与数据挖掘

今天刚刚看到TED的一个视频。以前的时候总是听到TED的大名,但是一直没有怎么看。刚才的是关于统计分析的,感觉很有意思,见:http://v.163.com/movie/2011/7/L/1/M7805EO9V_M7805PEL1.html

TED可能受众是大众一点,所以演讲者更多以举例为主。这个就是以TED现有演讲为基础,来黑色幽默的展示统计分析可能带来的误导和违背常识。哈哈,一如既往熟悉的美式幽默风格呢!

里面有很多例子,比如“受欢迎的演讲者”一般头发要长一些,之类之类很简单的相关性统计。然后给出了一个终极TED演讲模板……当然有点搞笑了。不过这也让我想到,关于“相关性”和“因果关系”[......]

Read more


落差与落寞

原来学计量的时候,喜欢嘲笑计量自以为是的“因果关系”,一致性毕竟只是数据上表达出来的统计标准,到底是不是因果关心还有待考量。可见,对于科学,多少还是心存敬畏的。

工作之后,先是[cref %e5%ba%95%e7%ba%bf 感慨底线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后则是各种无奈。比如想回答一个问题,是不是“X导致了Y”,明明有很好的计量方法可以去用,结果无奈的只能一次次的按照一种“普通青年能理解的思路”用最简单的分类统计去做,然后什么“显著性检验”之类的都算作浮云了。这个时候再自嘲,自己都不愿意看着自己算出来的结果说事儿了。唉,更加怀念当年手动推$$plim (hat{beta}) = beta$[......]

Read more


社会网络中的实验[会议幻灯片共享]

最近两天在成都,参加电子科技大学主办的《第七届全国复杂网络学术会议》。其实本来这会议跟我关系不大的,人家都是专门研究物理啊、计算机啊等复杂性科学的科学家们,而我就是简单的做做社会网络中的几个比较小的经济学问题,所以基本上是联系不大的。可是谁让我脸皮那么厚,非要缠着主办者说,给我个机会讲讲呗,哪怕丢人也讲讲呗,所以在我百般烦扰之下终于有机会浪费听众们的半个小时、听我稀里哗啦闲扯了半天社会实验。嘿嘿。

嗯,是的,这次的题目就是:社会网络中的实验(Experiments in Social Networks)。说的主要是实验方法在网络中的应用和价值。这里是依惯例放在网上供大家批判的slid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