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学习|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自我通识教育

貌似最近“通识教育”这个词儿蛮热的,很多大学一进去都不分专业了,先来一段什么“通识教育”再说。好吧,我这个已经毕业的人了,也没什么被教育的机会了,只能自我教育一下,故而改称之“自我通识教育”。

今天在读一篇paper,呃,大概久违的非econ的paper了吧。

Zhou T, Kuscsik Z, Liu JG, Medo M, Wakeling JR, Zhang YC. Solving the apparent diversity-accuracy dilemma of recommender system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0 Mar 9;1[......]

Read more


潮流的味道

今天的日志可能有点琐碎,以最近异常的更新频率大家就可以看出来我现在是有多么的无聊了……终于冒险坐高铁回到了家,上车后依旧自顾自的倒头睡去,管他到底什么运气!这两周,彻底把各种交通工具都坐烦了,就差去青岛坐船了!

先说说上午的所见所闻。这是继两周前跟某公司探讨了一下可能的发展方向之后,第二次继续谈这个东西。这一次见到了两位经济学背景的人,说起话来也轻松一些,至少不用我去思考怎么跳过那些专业名词来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一件事物。不过,有点小小的被考的感觉,三个人稀里哗啦的扔给我一堆问题,还好我乱七八糟的总能扯到自己知道的方向上去,一个P-A model还是可以拿出来撑撑门面的,哈哈。

总体上依旧感[......]

Read more


没有数学的经济学[3rd week, June]

现在说这么一个标题,简直就是“非主流”,毕竟经济学现在几乎就是应用数学。但是承蒙几位老师的辛勤教导,我很幸运的没有把经济学学成数学。越来越学习经济学,才能体会到数学背后回归到原汁原味的经济学的美丽。

前两天正好是课程改革,让我们经济系的去提提意见。也许是感受太深了,我哗啦哗啦的说了一堆东西。然后看到侯老师哗啦哗啦的不停地在记,心里稍稍有些安慰。但是另一方面,也很明白,自己这些八成只是一种良好的愿望,而不见得最终能付诸实践。席间有些话不便明说,看着刘国亮老师直穿人心的眼神,我实在是有种苦不能言的感觉。第二天给他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许只是因为在考试周,所以这点时间显得格外[......]

Read more


统计学和计量经济学的神奇?

我又要从方法论上说事儿了。关于计量经济学的应用,着实有一种“泛滥”的感觉。尤其是在前段时间和一些同学争论“格林兰因果检验”的时候,对那种“把统计检验结果奉若至宝”的态度实在是感到心痛。这种检验也就是摊上了一个好名字,最多可以否定一下因果关系(这还有待商榷),哪能作为肯定的依据?

这两天和Taiyun WeiYihui两位同学交流甚多,他们都是统计学专业科班出身的,可谓对于统计学的认识颇深。让我这么一个连本专业经济学都还没出师的对于统计、计量的看法和认识深入了很多。确实,计量只是一个工具,不能替代真实的世界中的因果关系(causal-relationship),虽然很多计量经济学家都在热衷[......]

Read more


鱼与熊掌的选择

古人曰,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似乎也成了亘古不变的真理。

今天溜回家里,懒懒的躺在床上,希望可以在这个略有些混乱的学期理出一点生活的思路。听了一个星期的课,却发现自己的逃课计划几乎全盘泡汤,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教室里面学习。更是发现这学期的课程表从周一到周五排得满满当当的,加上晚上的,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也很难保证每天的GRE复习时间。我想,这大概就是一种宿命吧。

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选择为好,而且信息经济学对我来说确实也是比较重要。真是纠结啊,我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达到效用的最大化,或者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冲突。

这么的喜欢着经济学,今天浸浴在经济史的氛围中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周的时间感觉自己得到[......]

Read more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