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宏观经济学|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重读《凯恩斯传》(二)

昨天读了一大半,剩下了一小半,今天继续。

凯恩斯毕竟还是以经济学家的身份为大家所熟知的。以前读书的时候经常感慨经济学真的是什么都学,除了经济学原理本身之外,我们还得学历史、哲学、(天文)地理、政治、法律、数学、统计、计算机,甚至于物理——有些思维总是想通的不是?大概就还跟化学还没啥交集吧,连生物都有交集(一是跟生统和流行病学什么的有交集,二是跟神经经济学有交集)。

学的乱七八糟其实对于人脑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这也是我觉得为什么在西方教育体系下面,其实人文学科是比较难学的。对于理(工)科来说,极度的打磨抽象和逻辑思维能力是最主要的训练,而对于人文学科则有点考验见海纳百川的功夫——如何[......]

Read more


[译文]动物们真的有动物精神吗?

原文标题:Do Animals have Animal Spirits? 

Marginal Revolution新鲜出炉的一篇博文。我承认这次我是标题党,动物精神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个话题而已。

译文:

我们在自然界中很容易看到“真实商业周期(real business cycle)”。我们不妨想象一个小生态系统——池塘。有一年一只寄生虫感染了浮萍。没有浮萍那么青蛙就没法捕捉飞虫,而后飞虫大量繁衍,但是青蛙却倍感饥饿,导致梭子鱼能吃的东西也变少。如果我们衡量总池塘的生物量(gross pond biota,GPD——译者注:这个我开始居然看成GDP了),我们可以看出自然的循环。事实上,如果我们[......]

Read more


宏观经济学的微观基础

在被高鸿业先生那本经典的《西方经济学:宏观部分》摧残了一个学期以至于几乎失去对宏观的兴趣之后,很难得的,我居然在一年之后的春天又对宏观经济学产生了兴趣。当然个中缘由不再赘述,感兴趣者直接移步:春天的拜占庭/Byzantine in Spring

自此,我开始关注一个问题:micro foundations for macroeconomics(宏观经济学的微观基础)

今天例行的在Google Reader里面浏览新闻的时候,看到了一篇可能是新近翻译过来的文章,颇有感触,不禁在如此夜深之时欣然动笔,写一点东西。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宏观经济学家的悲哀 作者:保罗·德·格劳威 出处:《国际金融[......]

Read more


我需要学习一下时间管理[3rd week, April]

最近最为紧迫的感觉就是时间不够用。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还要预留出一定的时间精力来处理各种莫名其妙的突发事件,因此也颇有些狼狈不堪。

很多课想去听,一种强烈的求知欲望让我对某些老师的课实在是无可奈何的跑掉了。然后到另外的教室,去听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课,去听更好的老师讲解同样的课程。对我来说,一个高效的课堂,或许就是可以激发我的反应能力的课堂。譬如博弈论,周三的时候仔仔细细听了三节课博弈论才恍然大悟博弈论到底在说些什么。唉,对自己以前浪费的时间赶到莫大的惋惜。差点就要放弃这门课了,幸好!

2008年,经常说自己学会的就是“选择”。还好,现在感觉自己的很多选择都是正确的。没选错专业,没选错导师[......]

Read more


[转]菲利普斯曲线与中国通货膨胀动态拟合讲座(附现场照片)

昨天下午去听的一个讲座。忙忙碌碌的光顾着拍照了,没怎么听前面的。还好有今天详细的内容挂到网上了,直接转过来。

主讲人:韩青(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系2008级博士生)--这大概也是第一个学生讲的国贸论坛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来者。

时间:2009年4月16日 下午

题目: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贸论坛第5期:菲利普斯曲线与中国通货膨胀动态拟合

大家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看内容了,照片,照片是最重要的。昨天模模糊糊的听到好像有人要建个什么“韩青后援会”“粉丝团”之类的,当时彻底晕倒咯!话说去的人还真多,都坐满了,幸亏我去的早!
20090414111315855

DSC_0126

由于不是自己的相机(虽然是个单反),用着不够习惯,照片也就[......]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