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实验经济学|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社会网络中的实验[会议幻灯片共享]

最近两天在成都,参加电子科技大学主办的《第七届全国复杂网络学术会议》。其实本来这会议跟我关系不大的,人家都是专门研究物理啊、计算机啊等复杂性科学的科学家们,而我就是简单的做做社会网络中的几个比较小的经济学问题,所以基本上是联系不大的。可是谁让我脸皮那么厚,非要缠着主办者说,给我个机会讲讲呗,哪怕丢人也讲讲呗,所以在我百般烦扰之下终于有机会浪费听众们的半个小时、听我稀里哗啦闲扯了半天社会实验。嘿嘿。

嗯,是的,这次的题目就是:社会网络中的实验(Experiments in Social Networks)。说的主要是实验方法在网络中的应用和价值。这里是依惯例放在网上供大家批判的slides[......]

Read more


社会实验的特殊性(二)

还真没想到这一题目居然被我一直写下来了,虽然已然时隔一月。今天想说的是偏社会实验设计的东西,起承于“费歇尔(Fisher)三原则”。当然,关于Fisher,建议大家读一下《女士品茶 (The Lady Testing Tea)》这本书,会得到更多的八卦故事以及他的思想的来源。

Fisher三原则是指实验设计的:1)随机化原则 2)重复原则 3)区组化原则。

我就沿用计量的术语了,第一个随机化原则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就是保证进行实验的时候实验组和对照组(如为对照实验)的同质性,也就是避免我们在将实验对象分组的时候分组不均、造成由样本偏差带来的实验对照结果偏差。从社会实验来看,实验的对象必然是人[......]

Read more


被,被,被歧视了!

今天很不爽的被歧视了,其实的原因自然是那个旷日持久的话题——经济学是文科。我好伤心啊,伤心的缘故不是被歧视,而是被自己的父母歧视,无语。老爸一句“你们那经济学是文科”就让我有种恍然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好吧,我们整天解微分差分方程、讨论什么一致性的原来都是文科做的事儿。最让我无奈的是,我爸还附加了一句“你们又不做实验”。我,我,我说什么好呢?现在实验多热啊,到处都是实验,无论是田野实验还是实验室内的行为实验,至少都是实验啊……一句话就把我们打出地球了,哎。看来真的,从现在到经济学上升为科学的境地还是需要不断努力的。

话说回来,小小抱怨完毕(*^_^*)之后,我最近确实一直在想这个社会实验的[......]

Read more


这周看的几篇经济学文献及一点感觉[1st week,March]

开学的第二周,乱七八糟的事儿事儿很多,所以一直没有太多的时间看文献。自己给自己布置的任务是5篇。分别是:来自汪丁丁推荐的

  • If money doesn’t make us happy, why do we act as if it does?
    A Ahuvia - Journal of Economic Psychology, 2008 - Elsevier
  • Modelling as a way of organising knowledge
    AP Wierzbicki -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2007 - Elsevier[......]

Read more


鱼与熊掌的选择

古人曰,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似乎也成了亘古不变的真理。

今天溜回家里,懒懒的躺在床上,希望可以在这个略有些混乱的学期理出一点生活的思路。听了一个星期的课,却发现自己的逃课计划几乎全盘泡汤,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教室里面学习。更是发现这学期的课程表从周一到周五排得满满当当的,加上晚上的,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也很难保证每天的GRE复习时间。我想,这大概就是一种宿命吧。

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选择为好,而且信息经济学对我来说确实也是比较重要。真是纠结啊,我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达到效用的最大化,或者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冲突。

这么的喜欢着经济学,今天浸浴在经济史的氛围中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周的时间感觉自己得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