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巴塞罗那|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对欧洲的纪念(三)

印象中的瑞士是高山湖泊,处于欧洲心脏却高高在上,独立而保守的经营着自己的小领土。对瑞士的钟表和铁路闻名已久,到了瑞士,惊讶的是苏黎世过关的速度....那些同飞机的人呢?仿若一把白盐,飘进水里就融化了。意外的是,苏黎世用烟和雨来欢迎我。烟,并不是袅袅炊烟,也不是晨雾弥漫,而是真真实实的带着烟草味的烟雾。我一直不甚习惯于烟草的味道,只能自我勉励步履匆匆。

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拥抱瑞士,就踏着晨光登上了飞往马德里的班机。自我嘲讽地感慨居然是第一次去马德里,真不知道我那年是有多么的虚度时光。马德里是个热情的姑娘,明媚的笑容温暖了阳光。有幸拜访前同事的自家餐馆,跟他美丽的阿根廷女厨娘畅谈食物的美好。一[......]

Read more


美好的时光是忙碌中有闲暇可打发

人生经历过或快或慢的一些节奏。读master的那年还是比较忙碌的,很多deadline赶很多paper要写,但也觉得蛮开心的。一方面是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以专心的泡在图书馆里一个人傻傻的兴奋或发狂;另一方面,也是巴塞罗那这座城市给了人一些生活的情调。每月一日的免费博物馆日,骑车十分钟可到的音乐厅画廊,随便走走小巷子里面的手工艺品店,还有穿梭在居民区内的甜点和酒窖珍藏。和同学们研究一下分布在校园不同角落的自动咖啡机哪个更好喝,周末顺便去海滩上懒懒的晒太阳。对的,这样的调剂让人不觉得忙碌是可怕的。略有闲暇,无数的方案可以打发。

工作的第一年经常很忙,忙到记忆都有些中断。然而那样的忙碌却单[......]

Read more


又一次死亡

最近养了快一年的薄荷死掉了。这是我在上海养死的第二盆薄荷。这盆薄荷居然开了好多紫色的小花,可惜还是没挺过冬天。

第一盆养死是一直出差,没机会浇水,所以干死的。然后意识到那时的生活节奏弊大于利,果断逃离。这次是一时兴起浇了一些牛奶,本来是想补充一些氮的,结果适得其反...当我意识到薄荷叶的味道已经掩不住下面腐生生物分解蛋白质产生的含氨气体后,还是狠狠心丢掉了。

而我人生中养过的第一盆薄荷,是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它伴随着我度过了半载悠悠读书写论文的时光,为我的厨房探索贡献了很多美妙味道。而后却没办法把它带回国,只能遗憾的留在了阳台上...

DSCN0061
刚买来时巴塞罗那的薄荷

DSCN1002 (1)
三个月的茁壮[......]

Read more


青藏行纪(三):修行之道

修行之道
总有那么一些邮件,收到的时候让你泪流满面。最近借着ebay的reference check,联系并顺便和几位教授update了一下我的近况。看到一位的回信,那种天然的关心,让我对着屏幕不禁泪水盈眶。在巴塞只呆了短短一年啊,没想到还有这么持久的联系。感动。联系起前阵子郁彬一封又一封的回我们这些小孩子的邮件,真的是越来越怀念research的氛围。学术圈,纵然有种种不好,但他的那一些好还是让人不断回味的。话说最近一位朋友在考虑quit phd,哎,机会成本超高啊。再容我感慨一下,没做好准备前我是不会去这么折磨自己的。

DSC02849
In Lhasa Museum, Lhasa.

DSC02844
In Lhas[......]

Read more


雨雾飞扬

天晴总是不久的,南方多少要和阴雨濛濛连在一起。于是,上海便又被稀稀落落的雨水覆盖了。

有的时候在感慨,上海这座城市,太缺乏绿色了。到处都是水泥钢筋的现代感,偶尔有些绿色也是被高高的栅栏围在里面,走在路上只能无奈的窥视。公园是有的,但是好少。或许不公平,但这个时候我总是在怀念巴塞罗那的绿茵。尤其是在学校大大的Mac机房+书吧里面,向窗外望去一片绿树灿烂的感觉。

DSCN0051

窗外的天气阴沉,心里也就阴阴沉沉的。从成都回来之后,开始不停的看论文、看论文,一是感觉上几个月没有好好的看论文,陌生了;二是也想知道现在大家都在关注一些什么。或许看论文也越来越挑剔了,总是在试图找一下文章中是不是有unique的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