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建模|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一些观察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1. 关于研究方向。

读的paper多了,发现大多数人的研究路数无非两种:

  • 一种是锚定一个问题,然后用尽各种办法来看哪种可解。换个通俗的就是,车坏了,找出一堆工具来看看怎么可以修好。
  • 另一种则是,沿袭一套方法论的路数,试图解决越来越多的问题。通俗的讲,就是木工不满足于打打家具,还要去试试电工水工装修工。

你说孰优孰劣?没有高下之分。谁也说不好一篇好的研究到底是问题导向的还是方法论导向的。不过鉴于一般来讲方法论比较容易训练出来,所以有的时候看似包装的很漂亮的paper可能正是这个方法灵了然后倒回头来包装问题本身。

本以为这个只是看paper时候的[......]

Read more


最近读paper的一些领悟

读paper易,做model不易,且读且珍惜。下面仅为个人半夜胡言乱语,轻拍~

最近扫paper的数量没什么下降,但是深入读全文的paper越来越少。一个原因大概是很多working paper 研究的问题我不怎么关心?毕竟不是读书的时候需要读很多paper来应对coursework presentation和literature review...

说说一些感受这样。看paper首先是看标题,有没有特定的关键字;有的话再去看下一步摘要,有没有有意思的地方,无论是建模方面还是结论。摘要有意思的话就标记出来,待扫完目录后去打印个别全文细细咀嚼。感觉现在扫working paper的功力越来越[......]

Read more


R会议小记

今年的R会又热热闹闹的开了两天,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没有大的波折。大家玩的很开心,各种旧友重逢相见恨晚按下不表。只说几点我的体会:

1. 数据挖掘越来越热,却越来越觉得泡沫。今年R会议创纪录的收到了接近500人报名,实际到场领取材料350人。会场一直有人需要站着听,这是以前没有的。R这两年越来越热,说明业界的需求上来了,用R的人越来越多毕业了,进入企业了。然而听了很多演讲,却没有感觉有让人“惊喜”。大家在重复的炒有限的东西。不见新意。

2. 工具越来越热,只能说明用的人越来越多,而不见得是用法越来越聪明。大数据热的一塌糊涂,大家关注的却只是怎么能实现计算,而少有从根本思想的角度提出[......]

Read more


教育与科研精神

很少起这么大的一个题目,只是今天看到了一些“旧闻”,颇有种“有感而发”的情绪,所以就忍不住写下了这个题目。

文中提及的是OECD的PISA测试,我们先不管对于这个测试本身的争议,它大致反映了各国中学教育的水平。上海于2010年首次加入这个测试(共34个国家地区),结果自然“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China’s 15-year olds also took the test. They ranked 1st, 1st, and 1st.

猛地一看我还以为是发泄情绪呢,后来发现分别是三样测试的成绩。搜了一下关于pisa的新闻,关于这个结果的评论大多集中于这个测试到底可不可信。很多人觉得上海是[......]

Read more


从理解世界到政策分析——经济学角色在变化?

一直觉得,经济学最引人入胜的时期就是“初逢”。几条简单的曲线勾勒出世界的美好,然后简单的分析让人眼前一亮,世界豁然开朗。倡导这样观念的大概 不得不算上张五常老先生,看看他写的散文集或者《卖桔者言》,就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可以被经济学简单的分析的——某种程度上,经济学显得过于强大了。

今天去听了UPF的一个recruitment讲座,是MIT的Dina Pomeranz,讲的是No Taxation without Information。 大概就是说怎么设计一种实验来使得上下游厂商之间难以相互勾结、逃增值税。去听这个讲座一方面是那天和director谈话的时候他提及了这个讲座,另一 方面确实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