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教堂|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中美洲的纸与运河

以前的生日喜欢跑到一个高高的地方俯视所在的城市。不知为什么,在上海的时候每个生日恰巧都在上海,所以就每年都毫无创意的跑到柏悦上面去喝鸡尾酒吃芝士蛋糕。其实到现在我还有点怀念柏悦的配着蓝莓和红莓的芝士蛋糕。

去年的时候延续这样的风格,跑到三藩的洲际顶上的mark on the top去喝鸡尾酒吃蛋糕。慢慢的看着夕阳西下,带着一个本子和笔乱涂乱画,然后回家。

今年突然间就不想重复了。可能真的是厌倦了重复吧。本来可以和家人一起庆祝,到后面反而猝不及防的发现要自己找个旅行计划。然后就打开地图。去哪里好呢?本来想去北边的加拿大,结果开始签证才意识到已然来不及了。那么就换个不用签证的呗。三藩虽[......]

Read more


周末两日在苏州(惊魂篇)

每月例行出游~嘻嘻。以上海为中心,周围好玩的还是不少的。继上次飘到无锡之后,这次近一点,苏州也好~

话说可能是习惯了一个人旅行,这次的有人陪着反而不习惯了...两个女孩子一路上叽叽喳喳,呜啊,被我们骚扰的路人对不起呀呀。什么开车逆向闯单行道之类的事儿,我会说我们开的还是苏牌的本地车么?在一种人民群众围观的火辣辣眼神之下,两个做错事儿的小孩子低下头表示无脸见人...苏州啊苏州,每次来都有一点点惊魂才罢休。

话说这次,没去成苏州博物馆(辜负鸟兄的一番推荐了,555),也没照例去苏大转一圈……狮子林人满为患,简直没有任何细细品味的情绪。偶得两三张照片,凑合着看看,算是记忆吧。远没有那年去拙政园时[......]

Read more


巴塞罗那的移民

记得小时候就在各路媒体上被熏陶“华夏儿女无处不在”,当时却没啥切身的感受。到了巴塞罗那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生活原来是多么的依赖各国移民。酱油醋这些最基本的原料就不说了,肯定是中国超市里面可以找到又便宜又正宗的;就连实在受不了头发的疯长决定剪一剪头发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事儿还真得去中国人开的理发店里面搞定,要不以我的破烂西班牙语和人家比划半天怕也拎不清楚。除了中国移民,这边还有很多巴基斯坦和印度移民,找什么椰浆之类的去他们店里准没错。还有忙碌的中午随手买个物美价廉快捷方便的kebab,八成也是巴基斯坦人让你可以不用付出特别高的价钱。话说,现在连barceloneta这边的海鲜店都有好多是巴基斯坦人开[......]

Read more